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怀想天空

作者: 冯鲸洁

  仰头望向湛蓝色的天空,悠悠的白云见证着人世间多少如诗如画的欢情与离恨。失意的,惆怅的,太多沉郁的感怀被历史这阵风吹散,伴着波澜壮阔的江海涌向生命的滥觞。
  历史的云海之中,总有一袭流淌无依的风在穿梭,总有一汪碧波万顷的水在涌流,那是逝去的傲岸写向天空的诗句,那是历史留下的苦涩而又甘醇的风华,那是跨越时空的沟壑注定流传于长空的亘古绝唱。
  魏晋时代,黑暗的底色掩盖了太多本应有的光明,然而,却遮不住文化前进的步伐,掩不住唧唧断鸿的长情。那是一个黑暗的时代,却有竹林七贤们的高谈阔论,嬉笑怒骂;那是一个动荡的时代,却有琴声、打铁声、碰杯声裹挟着山风生生不息。
  竹林间卷袖打铁的嵇康,用广陵绝响弹奏出风骨;驾着破车游荡山间,穷途痛哭的阮籍用傲然独得的神情令世人侧目;抱栏杆而舞,执盏而歌的刘伶更是以一种不羁的人生姿态与浓重的暗色做着对抗。夕阳西下,广陵散的琴音却久久在穹宇间回旋,历史将凛冽的疾风施与魏晋,魏晋却还给天地一身刚健朗畅的风骨,伴着奔腾不息的时光洪流义无反顾地向寥廓云天涌去,用震颤心扉的声声回响将天地唤醒,长空亮如白昼。
  再回首,那一段段慷慨悲歌金戈铁马亦随滚滚的江水远走,留给后辈们不尽的沉思与敬慕。曾几何时,无限关山,独自莫凭栏,唯由那眼沐浴过千万年月色的清泉涤荡在心间,独自用无声的爱意抚慰着时光留下的伤痕,用沉寂完成对历史的沉淀。
  那水,悄悄地从指缝间滑过,将鲜妍明媚的绿意赋予草长莺飞的阳春三月。她静静地流淌过我们的生命,在婴儿纯净的明眸中留下一片清明与释然。世间万物,白衣苍狗,没有哪一个生命可以脱离水的怀抱。“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是滔滔江水赋予人们的豪情,“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是潺潺溪水赋予人们的清幽。
  水用淡漠的姿态轻易就使人从世事变迁的沧桑感中挣离而出,重新追忆起生命的本源。孔子在江畔叹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苏东坡在浩瀚江水间豁然开悟,了然释怀,只留下一抹“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的悠然;张若虚在春江花月夜的图景中用浅淡的语调向无边苍穹道出沉重的疑问:“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润物无声的水在潜移默化间使我们坠入寥廓广域的时间感中,用最直接的方式引起历史的共鸣。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已逝的风华让记忆远走,那一袭流向天际的风如同先贤们闪烁着光辉品节的诗篇,那一江春水也将携带着厚重的历史涌向更远的地方,携刻在我们生命的年轮里。
  怀想天空,品味一段段隽永的长歌,欣赏一次次前进的豪迈。
论文来源:《求学·高分作文版》 2012年第10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357076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