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精彩
作者 :  颜芹

  学校组织语文教研活动,年级组安排我执教《生命的林子》一课。按照课前的预设,一节课波澜不惊地进行着。快下课时,我问学生:“学完了这篇课文,你可以和大家分享哪些收获?还有哪些疑问需要请教大家呢?”
  “我要学林子里的松树,奋力向上生长,成为有用的人。”“人要成才,不能离开自己的小集体。”学生纷纷表达着自己的见解。不一会儿,下课铃响了,教学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我倍感舒坦。正当我宣布下课时,突然有名学生插嘴道:“老师,课文这样写不好!”我一时理不出头绪,看看后面听课老师还没走,只好示意他已经下课了,下课再说。
  课后,几个同事在集体评议时,都说课上得不错,学生对课文的理解也比较深入。整节课收放自如,节奏稳控。显然,没有人提及课尾那个“小插曲”。看着大家的评议,我心里也感到轻松,教研课任务完成了,几天的辛劳总算没有白费。可那句“老师,课文这样写不好”又让我心里堵得慌。于是我把那名学生找来,让他说个明白。
  很快,我知道了缘由。这名学生发现课文第六小节开头写道:“法门寺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林。方丈先将玄奘带到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上。这座山上树木稀疏,只有一些灌木和三两棵松树。”他觉得前后的描写有点矛盾,读不通。
  细细读来,确实有些不顺,明明“法门寺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林”,文中方丈还说“我们到寺后的林子去走走吧”,怎么一走就走到了“树木稀疏”的“山头上”?学生读书发现了课文写作上的问题,举手要说,偏偏铃声响起老师宣布下课,眼看没有机会了,一着急就插嘴了。学生的一番话,让我很吃惊。自以为备课比较充分,课文前前后后读了不下20遍,硬是没发现学生指出的毛病,这到底是怎么了?看着学生那稚嫩笑脸上忽闪忽闪的眼睛,我陷入了沉思……
  也许,我总在揣摩课文的特点,想着怎样教给自己的学生,哪里注意作者笔下的疏忽呢?这么想来,不是我不能发现这种近乎明显的失误,而是我戴上了有色眼镜,我的判断力被自己禁锢了,总是围着教材、抱着课文在想教学,没有跳出教材,站在课程的角度去思考。
  也许,我对教学的认识牵制了自己。曾几何时,我羡慕从容不迫、滴水不漏的课堂,教学环节衔接自然,师生合作默契,时间控制精准,认为这样的课堂便是理想的课堂。刚工作那会儿,上课总不自在,有时学生总是刁难,同事劝慰说那是学生不懂得配合,等时间长了也就好了。想想也是,光自己着急有什么用,“剃头挑子一头热”呢。再说,等一等还真有点儿效果,学生渐渐地适应了,可曾想或许是我渐渐适应了,当时还觉得自己总算有了点儿教学经验,沾沾自喜呢。这回教研课上学生插嘴,还真出乎意料,一时间难以应对。
  其实,这插嘴的背后,问题的实质,却正是学生自主意识的觉醒,是语文素养和生命活力的体现。问题想明白了,办法也就找出来了。第二天语文课上,我请他向同学们讲述了自己的发现,启发大家一起思考。很快,大家认可了他的发现,教室里响起了一阵掌声,还有人转过头朝他看,眼里满是羡慕。
  紧接着,我们一起寻找修改方法。有的学生建议去掉第六小节开头“法门寺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林”,一读,果然好多了,顺畅了。可是,新问题出现了,马上就有学生举手发言,说第七小节开头写着“方丈又带玄奘到那片郁郁葱葱的林子中去”。我却不着急,静静地等待学生去探究。果然,不一会儿,有人想出办法来了:把“那片”换成“一片”,教室里掌声再次响起,学生个个情绪高涨。
  这掌声是对自我发现的肯定,是对思维火花的礼赞。这掌声让我明白,学生无惧权威,敢于挑战。他们有着独特的思考潜能和巨大的想象空间。课堂教学本身就是师生双边的互动过程。我们追求完美的课尾只是自己预设的句号,而有时逗号也能得到不期而至的精彩。(作者单位:江苏省海安县实验小学)■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