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期间美国妇女就业状况及其对英语词汇的影响
作者 :  黄洁

  【摘 要】语言是人类社会发展特有的产物,它的发展与人类社会的发展变迁有着密切的关系,同时也反映着人类的社会价值观。文章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通过考察二战期间美国妇女就业急剧增长的状况,依据萨皮尔—沃尔夫的假说,探讨了美国社会这一变化对英语词汇的影响及性别歧视的诸多语言表现。
  【关键词】美国妇女 就业 英语词汇 影响
  引 言
  语言是人类社会发展特有的产物,既是一种文化反映,又是一种社会现象。妇女在社会生活和家庭生活中处于从属地位,有时甚至成为被歧视的对象。语言作为社会文化的外在表现,也不可避免的将其表达出来。在英语词汇中可以看到大量的性别歧视的影子。二战后妇女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都得到了改善。这一深刻的社会变化是由妇女就业率提高而产生的,在社会语言学中就有着明显的表现。关于美国女权运动对英语词汇的影响,学者们进行了不少的探讨。
  学者们普遍认为女权运动与词汇的变化关系密切。笔者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正是由于二战中和二战后妇女就业状况的改善导致社会地位的改变,在社会语言学上必然要有相应反映。本文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通过考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及战后美国妇女的就业状况,依据萨皮尔—沃尔夫的假说,探讨美国社会的变化对英语词汇的影响及其性别歧视的诸多语言表现。
  二战期间美国妇女的就业状况
  1.二战中美国妇女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就业机会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极大地改变了美国,不仅男子的生活,还有妇女的生活,使人们的日常生活有了政治意义。战争的进程使得美国国内和军方出现劳动力的短缺,妇女于是在更多的社会领域接管男子的工作,成为一支浩大的生力军。美国妇女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就业机会。
  据有关资料记载,战争期间,有600万妇女,相当于过去的两倍涌进劳动力市场,其在劳动大军中的比例从1940年的25%增加到1944年7月的35%,1945年已高达38%。由于成千上万的男子参加了军队,妇女便成为最大的人力资源。民用需要部门大量雇用女性劳动者,她们成为宾馆、商店服务员、办公楼中的电梯操作人员、电报员、传递员等等。此外,办公室中工作的妇女增加了200万。但对妇女力量的最大需求是战争工厂,国防工业吸引了200万的妇女。战争也使国家的商业、专业方面的人员短缺,这打破了雇佣妇女的一些障碍,仅华盛顿妇女新闻工作者的人数就增长了3倍。更引人注目的则是在各兵种中服役的35万女兵,她们从事着护理、通讯、行政工作,驾驶员、无线电操作人员、人事专家、技师、教练员等非战斗性的工作,还有许多在海外服役,其足迹遍及欧洲、非洲及太平洋战场。
  美国妇女的广泛就业,在战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为世界反法西斯侵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这是不容置疑的。更重要的是,美国妇女本身的地位也因此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尤其体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妇女就业结构的变化:从传统的女性职业如服务性行业、纺织、食品之类的非耐用品制造业向男性职业如飞机制造业、造船业的移动。因此,这种战争行为对妇女社会地位的变化具有重要影响,不仅仅意味着就业上的解放,也标志着整个社会的重大变革;妇女参加工作,不仅仅是其在经济上获得独立,更重要的是其构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影响着妇女自身意识的觉醒,冲击着人们传统的妇女观,她们喜欢工作,喜欢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成功感。妇女们在战争中作出的巨大贡献,一方面是对其自身能力的证实,另一方面则促进了她们的自信心和竞争意识的发展。妇女自我意识的增强,自我能力,自我价值判断的提高以及斗争自觉性的加强等,都为战后美国女权运动得以高涨奠定了基础。
  二战后美国妇女就业稳定增长
  20世纪50年代以后,由于各种社会、经济因素的促进,美国妇女的就业人数也出现了稳定的增长,各个年龄段的妇女都涌向劳动市场。根据杨华的统计,16岁-19岁之间的年轻女孩由于教育机会的增多而把更多时间投入在教育上,从而使就业大军中的单身女性数量急剧下降,其就业率从1950年的41%下降到1965年的38%,而20世纪50年代以后美国妇女就业率增长较快的年龄段主要集中在20岁-54岁之间。她们中的65%-70%以上的人都在就业,其中又以25岁-34岁妇女就业率增长最快,从1950年的34%增长到1986年的71.3%,增长了37.3%。而在二战时期妇女就业“黄金年龄”的35岁-44岁的年龄段妇女,同期上升了33.6个百分点。这种变化不仅说明战后已婚妇女已经成为就业大军的主体,也说明生育已经不再是劳动妇女退出劳动市场的主要因素。54岁-65岁以及65岁以上妇女已经属于老年妇女的行列,但她们的就业率是在1970年以后才开始下降的。
  战后随着妇女就业的大潮,美国白人妇女就业状况也出现了显著变化。由于种族优势的结果,白人妇女自20世纪以来,就业范围就是优于其他种族妇女的。战后这种优势仍在继续。白人妇女继续占据较多的工资和地位都相对较高的白领工作,如书记员、售货员和教师等。从1964到1974年之间,白人妇女从事白领的比例始终维持在61%以上,另外还有35%左右的妇女是办事员,而从事服务工人的白人妇女的比例在十年间始终维持在19%,从事家用工人和农场工人的白人妇女的比例更低。到1990年白人妇女继续在行政、后勤、管理和专业领域有较高的就业率。
  20世纪60年代以后的立法增加了黑人妇女进入劳动领域的数量,而她们的就业范围也随之有所扩展,黑人妇女进入了几乎所有的就业领域。1964年以后她们的就业机会扩展到包括从前被白人妇女所占据的职业。她们作为银行家、学校教授、公司主管、新的业主、教师、社会工作者、医生和经理,进入到她们的前辈们所不能进入的工作领域。尤其在政治领域,黑人妇女也迈进了国会。但黑人妇女由于其性别和种族歧视的双重特征,长期以来其就业状况就比白人妇女的状况要差。
  美国妇女就业状况的改变对英语词汇的影响   20世纪50年代,在美国人类学家,语言学家萨皮尔(Edward Sapir)和他的学生沃尔夫( Benjamin Lee Whorf)过世后,一些语言学家为概括他们的相关理论,提出了“萨皮尔-沃尔夫”假说。沃尔夫用语言的细微差别去证明语言之间存在很大的不同,而且这些差别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
  1.长期以来英语词汇中的性别歧视
  《圣经·创世纪》上说,上帝造成亚当之后,又从他的身上取下一根肋骨,造成夏娃,第一位女性就是这样来到世上的。所以,在人们的心目中,女性处于附属的地位,这种心态也反映在英语词汇的构造方面。
  (1) 构词法上的体现
  Miler 和Swift 认为,英语词汇反映了“男性中心模式”,也就是说,在没有明确性别提示的语境中,男性词汇,尤其是带有man 的复合词,通指男性和女性[5]。在性别模糊的情况下,用代词he, his, him。在英语语言中,类似句子“Man were bore equal,”“Man can cook”中 都要将man翻译成“人”,“ 人人生而平等”,“人会做饭”。在合成词中,常常以男性词为词根, 于是有sportsmanship 而没有 sportsladyship , 还有许多包含man的词,往往指称两性,也反映了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生活。比如:chairman(主席),policeman(警察),statesman (政治家), congressman (议员)等。又比如, Someone left his pen here 句中的his即可指男性,也可指女性。
  英语中不少词只表示男性,如果要表示女性身份,则需要在其后添加粘着词素-in, -ess或者-ress。比如,count/countess, prince/princess, host/hostess,hero/heroine等。
  另外,英语中,很多表示女性的名字都比男性的长,常常是以男性的名字为基础,词尾加上一两个音节构成。比如,Christian/Christiana,Glen/Glenda等。
  大多数表示职业的词习惯上都指向男人,诸如professor, doctor, lawyer, surgeon等, 一般认为指的是男性。当我们听到有人说: My friend is a doctor 时, 多数人会断定,该friend 是男性, 当指向的是女性时, 就需要在该词前加 women ,female, 或madam等词。如woman minister ( 女部长), female engineer ( 女工程师)等。
  (2)词语内涵上的体现
  某些女性词词义由褒到贬的变化。在英语词汇的演变过程中,有一些词逐渐形成了对女性的轻蔑意义,而对应的男性词汇却没有。如governor在古英语中指在地区行使主权的首领,译为总督,而与之相对应的governess 的含义却变成了“家庭女教师”,甚至保姆或情妇。king( 国王) 对应的词queen 的词义变化更大,可用来指“扮演女性角色的男同性恋者”。bachelor和 spinster都是指a person who is not married, 但前者有积极的含义,带有“快乐”,“冒险”的意思,而spinster 则含贬义,通常含有唠叨、严厉、怪癖等内涵意义。wizard通常指奇才,而witch指巫婆。我们常谈及unwed mother,却不会说 unwed father, 似乎一个未婚男子有了小孩,并不犯什么禁忌,而一个未婚女子生了小孩,就意味着遭人唾弃。
  在词语的搭配上,有些单词在修饰与男性有关的词语时,具有积极的含义,而在修饰女性名词时,却含有贬损之意。例如,当说到a professional man 时,人们一般会认为是个医生或律师,可是当提到a professional woman 时,人们可能会认为她是一个妓女。
  (3)性别歧视在英语谚语中的体现
  在英语谚语中,很多都表示出对女性的歧视意味。比如
  Words are women and deeds are men. 女人空谈,男人实干。
  A fair woman without virtue is like palled wine. 美女无德,淡酒一杯。
  A good wife and health is a man’s wealth. 贤妻和健康是男人的至宝。
  Three things soon pass away: the echo of the woods, the rainbow, and woman’s beauty. 三样东西最易消逝:森林的回声,彩虹和妇女的美貌。
  (4)用事物或者动植物词汇来比喻女性
  语言学家Nilson 在1982年曾援引一个实例,来说明女性角色在美国文化中的社会地位和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问题:美国印第安纳大学英语系的一则野餐通知上写到:Good food! Delicious women! (刘婷婷)她又说,将女性比作美味佳肴的说法,在英语里司空见惯,然而,这恰好说明美国社会中女性角色的地位——试问,还有比盘中餐更为被动的地位吗?在英语里很多单词既可以指食物也可以指女人。如,tomato ( 西红柿,美女),peach ( 桃子,漂亮女人) sweat pie ( 甜馅饼,情妇)等。
  (5)词序上的表现
  英语中有大量并列词组,比如:prince and princess,brothers and sisters, husband and wife, Adam and Eve,boys and girls,King and Queen,father and mother, man and woman, Mr. and Mrs. Lee等都将男性词置于首位,女性词随后,这也是重男轻女的一个体现。   2.二战后英语词汇的变化
  由于二战后女性就业状况普遍提高,妇女经济地位改善,社会地位也在女性不断斗争下逐渐提高。而20世纪60年代在美国出现的女权主义运动,也与妇女政治意识的觉醒有着直接的关系。 这个明显的社会现象在英语语言中也得到如下体现。
  (1) 创新词语
  20世纪60年代末到70世纪初,女权主义者对英语当中的性别歧视现象加以研究。她们从种族歧视“racism ” 一词中得到启发,而创造了 “ 性别歧视” “sexism ”, 继而在70年代末,受法国女权主义者Simon de Beauvoir 《第二性》的影响,在着重考察了“性别角色”(sex-role)的形成及其意义的基础上发展了“gender ”(社会性别)这一概念。还有许多新的词汇被引入到现代英语中。由于男性词Mr. 是无标记的,而女性词 Miss, Mrs.是有标记的,于是Ms (女士) 一词出现了,以示反抗以婚姻状况来确定女性身份的习俗。几百年来,housewife (家庭主妇)在英语中都没有对应的另一半,而在20世纪70年代,househusband(家庭主夫)一词的出现打破了传统观念, 表明性别角色分工中从事家务劳动的不仅仅是妻子,还应有丈夫。 “sex harassment” (性骚扰) 一词在20世纪70年代也被发明使用。1980年,联邦平等就业委员会对此词做了定义,并根据《民权法》第七款,认定性骚扰是性别歧视的一种方式,是非法的[3]。Date-rape( 约会强暴) 一词也进入了1993年版的《美国遗产字典》。
  ①中性对等词的出现
  一些只能用男性词语(male words)描述的对象现在出现了中性对等词(neutral words)
  如spokesman-spokesperson,the common man-ordinary people, chairman-chairperson; steward,stewardess—flight attendant;waiter,waitress—severer; mankind—people, human being, humanity, human race, human kind;man-made—artificial,synthetic; freshman-new comer。
  ②创造新的中性人称代词
  创造新的中性人称代词,反对性别歧视者首先对he, she, him, her, his, himself, herself 进行了改革,她们认为解决人称代词男性化的最为有效的方法是创造中性单数人称词。如语言学家Varda·One 建议用ve, vis, ver 分别取代he,she, his, her[1]。
  另外,当指代的人性别不明确时,人们尽量避免使用男性代词。例如: 1.Each applicant must include a vita with his application。2. A full-time secretary is entitled to her own desk。 之类的句子通常被改为 1.All applicants must include vitas with their applications。 2.A full-time secretary must be given a separate desk。
  结 语
  综上所述,英语的语言深深地打上了妇女备受歧视凌辱的烙印。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女权运动和二战中、二战后妇女就业状况的改善有着直接紧密的联系。人们正在摒弃那些由祖辈流传下来的对妇女有歧视性的语言。要消除语言中的性别歧视,就要根除人们思想观念中的性别歧视。
  参考文献:
  [1]安贝容.外语学刊[J]. 1997,1:105-107.
  [2]鲍小兰.西方女性主义研究评介[M].上海:三联出版社,1995.
  [3]顾嘉祖,张豫.1998女权主义与语言[J].外语研究,1998,1:45-46.
  [4]李颖.英语中部分性别语言改革及其应用现状[J].黑龙江科技信息.
  [5]林鹂. 从词汇的演变看英语语言中的性别歧视现象[J].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2008(28)6:135-136.
  [6]林艳.略论第二次世界大战对美国妇女的影响[J].东北师大学报, 2006,9:51-53.
  [7]刘婷婷.浅谈英语中的性别歧视现象[J].中国科技信息, 2009,3:150-151.
  [8]肖婷.浅议英汉词汇中的性别歧视[J].科技信息, 2001.
  作者单位: 西安外国语大学商学院 陕西西安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