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喜欢的地方,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
作者 :  暖乎乎

  去年我来青年志面试的时候,Billy正在给大家拍照,筹备四周年派对。当时看他一身Hip-Hop打扮,戴着棒球帽拎着相机的模样让我觉得这真是一个炫酷的青年啊!来了青年志,发现Billy炫酷的地方很多:说唱、玩滑板、滑雪、拍视频、设计潮牌……浸泡在各个青年文化社群里。趁着《论业》栏目要采访工作好玩的人的选题,我迫不及待地采访了Billy君。
  问:介绍一下你和你的工作吧?
  答:我叫Billy,在青年志3年了,负责公司的行政运营、社群联络和视频制作。
  问:你是怎么来这儿工作的?
  答:一次青年志给一个运动品牌做工作坊,要找一些玩滑雪的人来参加,那会儿我还在上大学,一个青年志的研究员在滑雪论坛上找到了我。就这么来参加了一次活动,觉得这个地方挺好玩的,在胡同小院里,当时也没什么其他的想法。我大学学的金融,2010年大三的时候,去证券公司实习,做电话销售。我坐那一天一个电话都没打出去,第二天我就不去了。我是那种只要不喜欢的就极度抵触的人。可我还得找地方实习,就问青年志的人招不招实习生,他们让我去聊聊天。
  问:聊什么了?
  答:不记得了。最有印象的是Lisa问我你有什么梦想。我那会儿有点慌,因为从来没人问过我这个。然后还聊了聊平时干过什么之类的,就来实习了。一开始做过案头研究、采访,后来开始学视频制作,也帮着去银行和税务机关处理一些行政工作。从兼职实习变成全职实习,毕业没多久就转正了。
  问:当时毕业还有别的打算吗?
  答:我们家是军队家庭,2011年毕业,给我找了一个国家单位让我去上班,每天做的事都一样,轻轻松松。我70岁时可能去,20岁肯定不去,把我年轻的、躁动的心都给泯灭了。我跟我爸说我自己找工作,我爸为这事半年多没搭理我。他一直觉得我来这儿上班是胡闹,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回去了,结果我一直待到现在。
  问:这期间有过动摇吗?
  答:有得不到认同感想辞职的时候。但因为喜欢,一直没离开。这里不太像公司,更像家庭,大家彼此关心、对人本身的关心,相处融洽,不会钩心斗角,每个人都很磊落,也都很好玩。
  问:你说每个人都很好玩,这几年你一定认识了不少有趣的人吧?
  答:之前我圈子很小,除了学生时代的朋友,就是滑雪和滑板社群的人。来这以后,圈子开始漫延:画插画的、搞网站的、做公益的……因为老帮各个年轻人社群做活动,还跟其中一些人成了很好的朋友,比如“嘿”组合的独立动画导演雷磊、MC说唱歌手小老虎和音乐制作人李星宇。以前小老虎是我偶像,我是他歌迷。
  问:听起来大家都挺喜欢你的?
  答:也有不喜欢的。但整体上我不太招人讨厌,说话直,心眼好,还能逗乐,所以大多数人都挺喜欢我。最重要的是,我乐意尝试新的东西,所以每个社群都去混一混,认识一个新的社群,就多了解一个东西。在这一直能接触新的年轻人,听到更多年轻人的故事。我书念得不好,要从别的途径来吸收东西。
  问:那些没在任何一个社群里的年轻人呢?
  答:其实也无所谓社群。普通年轻人也都想要去改变自己的生活,社群领袖是那些去做了的人。相比起来,普通年轻人更真,只是没有勇气去做抵抗。再说了,没有普通年轻人哪能凸显社群领袖啊。我觉得所有人都是普通年轻人。
  问:你认识那么多好玩的年轻人里有你特别羡慕的吗?
  答:以前我会特别羡慕像雷磊那样的自由艺术家,觉得他们过着一种别人看着特别酷,自己过着特别好的生活。前些年在青年志一直有失落感,不知道做什么。每天来一个别人看来特别好玩、前沿、酷的地方上班,却没有归属感,同事说的好多东西我都听不懂,融入不进来。后来经同事Zafka点拨,脑子才变清楚一点,知道其实是自己没把自己当回事,也不知道怎么把自己当回事。以前是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现在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就觉得自己现在的工作、生活挺好的。
  问:你手头在忙什么工作?
  答:蘑菇青年大趴、月底公司的周年派对。我在组织整个派对,也在拍一个“青年新闻联播”,自导自演自剪,整理一下这半年青年文化生态圈的新鲜事。我会以惊艳造型出现在大屏幕上:大背头、大金链子、花衬衣。当天我也会做主持,还会有我和“嘿”组合的小演出。派对会有很多好玩的年轻人来玩来交流。
  问:你这些好玩的想法都是从哪来的?
  答:我天生就是个带给大家欢乐的人,有我在,不欢笑,那不行。我看电影都只看喜剧片,不敢看恐怖片,又觉得爱情片特假。也是虚荣心作祟,容易搞笑的人都是容易被关注的人,我享受被不认识的人打招呼的那种感觉。
  问:我觉得你挺厉害的,搞得了这些好玩的事,也搞得了行政那些繁琐的事。
  答:以前我也觉得跑一些机关单位办行政手续特没劲,后来也看成锻炼了,学习为人处事,做事会成熟稳重些。现在我去哪办事,见什么人说什么,也学着察言观色,办得比以前顺利多了。
  问:你说现在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是什么事?
  答:做职业极限运动摄影师,我现在还不行,需要学习。公司愿意给我机会和时间,但我不能学得太慢。学习的过程也挺艰难的,得坚持。
  问:听上去跟现在的工作不怎么相关啊?
  答:我负责公司活动和公司文化的视频剪辑制作,最开始跟着同事学,学得特别块,后来一个人导演、制片、拍摄、发布。去年四周年派对的视频,我剪片子好几天不睡,因为喜欢,也无所谓累不累。这种事只能趁年轻干,岁数大就干不出来了。今年我已经可以自己写脚本,画分镜头了。我玩音乐,所以剪片子节奏感特别好。每当我放在视频里的小心思、配乐的小心思被人看出来,就很有成就感。因为喜欢极限运动,所以休假我去滑雪时会去拍一些极限运动的视频。把自己的想法灌进喜欢的事情里面,做出自己喜欢的东西。
  问:折腾这么多事,公司对你的影响是什么?
  答:时时反思,做事要用最牛的标准。公司之于我,像个部队的番号,它的影响是血液里的。
  问:你理想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啊?
  答:我做饭特别好吃,也喜欢调酒。如果以后真做了极限运动摄影师,希望雪季拍片赚够钱,雪季过了有个小饭馆,在海边,或是在北京一个特别舒服的地方。朋友来了调杯酒,做个饭,听听音乐,没事儿接个小活。当真的过上这种生活时,可能也就烦了,觉得没想的那么好。反正只要工作,都苦都累。
  责任编辑:陈思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