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星辰
作者 :  夏商周

  小风云是长股国最不开心的小男孩。他的上半身和普通人一般大,可是两条腿却有二十米长,而且还在疯长,远远望去,就像踩高跷的演员,还像挂在麦地里吓唬鸟儿的稻草人。
  “妈妈,我不想两条腿再长了。”小风云哭丧着脸说。
  “为什么?”
  “我太高了,和地上的小动物玩太不方便了。”小风云说,“我又蹲又弯腰,还是像一棵树那么高,抱不到小狗,捉不到小公鸡。妈妈,为什么我的手不像腿那么长呢?”
  “傻孩子,因为我们是长股人。”啪,妈妈在空中亲了儿子一口,慈爱地说,“长股人生来就这样,虽然有烦恼,但也有快乐,不是吗?想想你轻轻松松过河的时候吧!”
  是啊,长股人的生活也有令其他种族艳羡之处。他们不用修桥,不用造船,再深再湍急的河流,裤脚一挽,踩着河底就过去了。爬山的时候,他们从来不走山路,往峡谷里一站,要是山比自己矮,两手撑住山头,噌的一声跳上去了;要是山很高很高,他们抓住峭壁上的松树或突出的岩石,三两下就攀上去了。虽然弯腰种庄稼很不方便,但猎取其他食物,却是手到擒来——一伸手,就摘下悬崖边的杜鹃花和长在绝壁上的灵芝草,掏鸟窝就更不在话下了。鸟儿们都把长股人当敌人,一看见长股人的脑袋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树梢边,不是惊叫飞散就是成群结队地攻击。但是长股人不太喜欢吃鸟肉鸟蛋,因为他们最喜欢吃鱼。他们捕起鱼来就像长臂人那样利索,往大海里一站,一撒网,成群的鱼就提起来了。
  长股人吃鱼的时候就像吃公共食堂,热闹非凡,因为除了国王一家,长股人都没有自己的房子。跟大人国的巨人一样,因为个子太高了,修房造床要占很大的地盘,为了节约有限的土地,他们不得不住野外,睡长长的山洞,或者在两个山头之间搭棚子,集体住在空旷的峡谷里。峡谷里摆满了长长的木床和锅灶,谁家做了好吃的,都会和邻居分享,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长股国是西海上的岛国,这个岛国有一个天池,像一颗翡翠明珠镶嵌在群山之间。尤其是夜晚的时候,星星和月亮的倒影在水面上荡漾闪烁,像梦境一般。小风云最喜欢这个天池了,经常去玩。天池里本来生长着很多银鱼,因为银鱼味道异常鲜美,所以很快就被长股人捉了个精光。没有银鱼的天池,只剩下静默的水和虚幻的星光。
  天池的水是最清莹最纯净的水,小风云经常去那里游泳,但他只在晚上去,因为白天,成群的长股人在那里洗澡戏水,有大人有小孩。虽然天池很深很深,可是长股人一伸脚就碰到了底。几百双脚在水底踩呀踢呀拌呀,搅得沙土石子都翻上来了,弄得水浑浑的。小风云每次都劝人们不要搅拌池底,可是没人听。没办法,为了在最洁净的水里游泳,他只好夜里去。
  这天深夜,小风云从床上爬起来,偷偷来到天池。天上明月高悬,繁星闪烁,天池正在沉睡,身上盖着轻纱般的月光,微风吹来,星光荡漾,闪烁着迷人的梦幻般的光泽。四周的山峦静悄悄的,像卫兵守护着天池。
  小风云正要下水,突然噗的一声,一个小动物从水里蹿出来,高高地跃向天空,啪的一声,又掉落水里,朦胧的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银鱼!”小风云暗叫一声,“天池的银鱼不是绝种了吗?”
  他很想捉住银鱼,但是没带渔网。天池这么大,赤手空拳是肯定捉不到银鱼的。
  那条银鱼没发现岸边有人,过了一会儿,她又从水里跃向空中,这次她居然还叫了声“妈妈”,声音有点像猫叫。
  小风云吓了一跳:“哇,这条银鱼会说话!”
  啪,银鱼又掉进了天池,可是眨眼间她又奋力跃出了水面,拍着胸鳍,摇着尾鳍,像鸟一样拼命往天上飞,这次她蹿得更高,并喊出了一段完整的话:
  “爸爸妈妈,我想和你们一起闪烁!”
  小风云太惊奇了,发誓要捉住这条神奇的银鱼。他差点抠破了脑袋,终于想出了一个聪明的招数。他趴在地上,像老虎一样躲在灌木丛里,当那条银鱼又拼命跃向空中的时候,他悄悄伸出可怕的长腿,噗,银鱼正好掉在小风云的脚板上,他的脚闪电般地一勾,啪,银鱼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掉在了岸上。小风云一把逮住银鱼。
  “别吃我!”银鱼哀求说,眼里滚出了晶莹的泪珠。
  这是一条可爱的小银鱼,只有小风云的半个手掌大。
  “我不会伤害你的。”小风云说,“我要你做我的好朋友,你愿意吗?我因为太高了,没有一个动物伙伴。”
  小银鱼瞪着小风云,眼珠转来转去,她感到非常惊讶,因为她从没见过这样好心的长股人。长股人把她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吃掉了,把所有的叔叔阿姨和别的小朋友都吃掉了,从小,她就对长股人又怕又恨。
  “我愿意。”她犹犹豫豫地说,“可是,你能把我放进水里去吗?我,我不行了……”
  真的,小银鱼口吐白沫,抽搐起来。可是小风云担心她钻进天池就再也看不见了,于是急忙在岸边挖了个坑,装上水,把小银鱼放进坑里。小银鱼又活了过来,在水坑里大口大口地吞着水,吐着水泡。
  “哼,你不相信我。”小银鱼没好气地说。
  “不,我只想和你说话。”小风云趴在地上,脸向小银鱼凑近,说,“我叫小风云,今年七岁。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茵茵。”小银鱼说。
  “是女孩的名字。”小风云咯咯地直笑说。
  “人家本来就是小女孩嘛!”小银鱼撇着嘴说。
  “我有好多问题想问你。听好了,第一,你为什么会说话呢?第二,以前那些被捉的银鱼为什么不能说话?第三,你是怎么逃过渔网的?第四,天池里还有别的银鱼吗?第五,你为什么要拼命地朝天上跳呢?嗯,还有很多问题,暂时没想好,以后再问你。”
  小银鱼把头深深地埋进水里,当她抬起头来,哇的一声哭了。哭啊,哭啊,她哭得太伤心了,小风云怎么也劝不住。
  “我恨你,恨所有的长股人!”小银鱼哭着说,“你们吃掉了我所有的亲人,把银鱼家族都吃光了!我是天池里最后一条银鱼,要不是我爸爸妈妈在水下的山壁拼命咬出一个小洞,把我塞进去,我也会被你们吃掉的。爸爸妈妈对我说,要是有一天,他们被长股人吃掉了,别伤心,长股人吃掉的只是他们的躯壳,吃不了他们的灵魂,他们的灵魂会飞上天空,变成星星,晚上会回到天池,陪我玩耍。我们银鱼都会说话,你们捉住他们的时候,他们吐着水泡,就是在说话,只不过说的是鱼的语言,你们听不懂。爸爸妈妈刚说完,就被渔网网走了。他们被拖到水面的时候,还在叫我不要走出洞穴。呜呜呜……爸爸妈妈是最后一批被抓走的银鱼,从那以后,天池里就只剩下我一条银鱼了。白天,我躲在洞穴里,看着长股人的脚在外面密密麻麻地搅拌,听着水流送来的说话声,根本不敢乱动。日子一长,我就会说你们的人话了。晚上,我钻出洞穴,把头探出水面,望着天上的星星。我知道,他们是我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叔叔阿姨,还有亲爱的小伙伴们。他们用最温柔的光辉照着我,那些光辉好像他们的眼泪。我在他们的幻影里游荡,倾听他们灵魂的絮语声。我知道他们和我在一起,但我不满足于和幻影嬉戏,我要到天上去,和他们真真切切地团聚……”   小风云听到这里,泪水止不住地哗哗奔流。他清楚地记得,捕捉最后一批银鱼的时候,他也在场。他家的渔网抓住了四条大银鱼和一百多条小银鱼,当天晚上他们就把大银鱼全吃了。说不定,其中两条大银鱼就是茵茵的爸爸妈妈……
  小风云心里充满了悔恨。在此之前,他和大人们一样,以为银鱼就是鱼,虽然有生命,挨刀的时候知道痛,会挣扎,可是不会像人那样会说话,有感情,有灵魂,吃了就吃了,从来不会为杀了一条鱼而内疚。可是现在,听了茵茵的哭诉,他知道自己错了,世界上的所有生命都是有感情有灵魂的,都是值得怜悯的。
  “我该怎样帮助你呢?茵茵。”
  看到小风云的泪水,小银鱼深深地感动了。她知道自己看见了人类世界最纯洁的一颗心。
  “请把我送到天上去!”小银鱼说,“让我变成星辰,和爸爸妈妈一起闪烁。”
  “啊?”小风云为难了,挠着头说,“我的腿是很长,可是天那么高,怎么才能把你送上去啊?”
  说完,他一骨碌爬起来,举起手臂伸向天空。
  “看吧,我的长腿加手臂,只能伸这么长。”
  “你不是还要长吗?”小银鱼大叫。
  “妈妈说,我的腿长到十八岁就不会再长了。”小风云弯腰说,“最高的长股人,也只有350米高。可是天有多高?无限高啊!”
  “那就快把我放进天池吧!”小银鱼无比坚定地说,“别阻碍我练跳高,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跳到天上去的。”
  “啊?”小风云惊呆了,伸出大拇指说,“我支持你,可是——”他趴到地上,抱起小银鱼,小心翼翼地把她放进水里,接着说:“我不相信!”
  小银鱼没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滑进深深的水里,昂头,拍胸鳍,摇尾鳍,助跑——嗖,像一支利箭射出水面,跃向高高的星空。
  小风云被小银鱼的斗志折服了,他想,要是能帮助茵茵达成心愿,那该多好呀!
  此后,小风云每个夜晚都去天池陪小银鱼训练,每次都要带一罐新挖的蚯蚓,给她补充体力。小银鱼越跳越高,可是远远望去,却离星空依然非常非常远。
  有一次,小银鱼跳累了,躺在水面上疲惫不堪地对小风云说:“帮帮我吧,帮帮我吧!”
  小风云说:“我去捉一只金雕,让它把你带到天上去!”
  小银鱼说:“金雕飞得再高,也只能飞到地球上最高的山峰哦。”
  小风云没辙了。第二天晚上,他又去看小银鱼。奇怪,这次小银鱼没有训练,而是趴在一片荷叶上,嘴里叼着一根水草。
  “小风云,我等你很久了。”小银鱼兴高采烈地说,“看到这根水草了吗?猜猜它有多长?”
  “没我的腿长!”小风云笑嘻嘻地说。
  “再猜!”
  小风云想了想,指着山顶说:“最多和那棵大树一样长!”
  “这根水草是在我住的洞穴里发现的。”小银鱼说,“也就是说,它原来是长在石头里的。”
  “真神奇!”小风云说。
  “更神奇的是它的长度,你拽一拽,看它有多长。”说着小银鱼纵身一跳,跳到了小风云胸前。
  小风云赶紧弯腰,一把抓住小银鱼嘴里的水草。小银鱼落到水里,看小风云拽水草。小风云拽呀拽呀,草茎从水底缓缓钻了出来,像蚕吐丝一样绵绵不绝,似乎没有尽头。
  “这根水草到底有多长呀?”小风云惊讶极了。
  “无限长!”小银鱼说,“我相信这是一根魔草,你要是把它吃下去,就会变得无限高,那样就可以把我送到天上去了!”
  “真的吗?”小风云高兴极了,马上把水草吃进肚子里,边吃边拽。
  奇迹出现了,小风云的双腿快速变长,他看见山顶渐渐下沉,兴奋得叫喊起来:“哇,真的是一根魔草!茵茵,快跳呀!”
  嗖,小银鱼奋力一跃,跳到半空,小风云伸手抓住小银鱼,放到头顶上,继续拽水草,边拽边吃。
  魔草源源不断地钻进小风云的肚子里,小风云的双腿疯狂地长长。山顶沉下去了,他的头伸进了高空,钻进了云层。
  小银鱼说:“小风云哥哥,我要为你唱支歌。”
  说完,小银鱼唱起歌来:
  “月亮鱼,星星草,
  长呀长,飞呀飞,
  飞到天上把家归,
  脱下躯壳,
  灵魂永远放光辉。”
  月亮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了,好像触手可及,小风云的头已经离开了大气层,脱离了地球,进入了太空,但是那根魔草还没拽完,小风云还在吞吃魔草,双腿还在疯长。
  小银鱼的歌声渐渐消失了。小风云忍不住眼泪直流,离开水那么久,他知道小银鱼快不行了。这时一群星星飘来,小银鱼挣扎着,发出最后一声欢叫:“啊,那是我的伙伴们!”
  噗,小银鱼的尾鳍耷拉在小风云的耳朵上,再也没动弹了。
  “茵茵!茵茵!”小风云痛苦地叫喊起来。
  一片炫目的光芒从小风云头顶射出来,小风云抱下茵茵,只见她浑身透明,闪闪发光,她的皮肉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光彩夺目的灵魂。她已经变成星辰了。小风云的泪水落在这颗星星上,使她的光辉更加灿烂。这时两颗大星星飘到小风云面前,绕着他飞翔,久久不去。小风云明白了,是茵茵的爸爸妈妈接女儿来了。于是他松开双手,小银鱼便缓缓飘到两颗大星星身边,跟着他们飞走了,飞进璀璨的银河。在那里,他们像鱼一样嬉戏,继续在地球上过着未完的幸福生活。
  又一群星星飞来,在小风云身边穿梭往来,发出天堂里才有的悦耳歌声。小风云听了很久很久,直到月亮隐没,星光暗淡,他才猛醒过来——天快亮了,该回家了。于是他从嘴里往外拽魔草,拽呀拽呀,当魔草尖尖被拽出来的刹那间,嗖,他的双腿急速缩短,他的头急速下降,眨眼间,他恢复到原来的大小,在天池边迎来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而那根盘成山一样高的魔草,像蛇一样嗤的一声滑进天池,不见了。
  “小风云!小风云!”妈妈从对岸冲过来,抱住儿子厉声呵斥,“你昨晚跑哪儿去啦?害得全家人找疯了!”
  往常,小风云都会在黎明前溜回家,所以父母从未发觉,这次耽搁得太久,暴露了。
  小风云严肃地对妈妈说:“我要告诉你个天大的秘密,天池真的没有银鱼了。”
  “废话,早就没啦!”妈妈不屑地说,“想吃鱼就去海里捞!”
  当天晚上,小风云没有去天池。半夜里,他爬起来,攀上山顶,看见天上有一颗耀眼的银鱼状星星。那颗星星好像认识他似的,冲着他连连眨眼睛,把清幽的光辉撒到他身上。小风云知道那颗星星是谁。他对那颗星星说:“你就照耀着我成长吧,谢谢你的光芒,茵茵。”
  (编辑 QQ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