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见闻系列之五
作者 : 未知

  学校的每年固定进行的野营是第一学期的重头戏。从二月一开学,各种致家长的信件就纷至沓来。学校也不断向学生以及家长闻讯各种信息,类似于医疗保险号、过敏史、突发病史等等,最大程度上保证学生不会在野营期间出现紧急情况。我是八年级的新生,并不像其他同学们那么了解野营的各种事项,所以“厚着脸皮”拉着同学Megan问这问那,拖着她去买一些专业的器材,连捡包的时候都通过电话隔空让她进行指导,以至于Megan最终讲了一句:I am not your information centre.(我不是你的信息中心)
  本来就人少得可怜的班上还被分成两组(大概只有我见证过同文中学一个班多少人才会产生这种想法),我们组只有九个人,由一位学校分配的老师和一位OEG的专业领队带领(OEG,the Outdoor Education Group,一家与我们学校合作的户外教育机构),来到了澳大利亚的最南部也是整个澳洲最著名的自然公园——Wilsons Promontory。
  澳洲人是非常重视人与自然的亲密度的,所以在自然公园里常常可以看见很多人们开车到野营区旁搭个小小的帐篷,和朋友们一起一住就是三五天。风景区都是有专人管理,有大型的洗手间和洗浴间(有时想想国内风景区那洗手间哪是人上的。。。)。领队划出一片区域,把帐篷包一扔,让我们自己组。这个时候团队合作精神是非常重要的,一小部分人群的领导才能也会显现出来(当然像我这样四肢不发达但头脑够简单的人自然是被领导的)。当日下午,我们在自然公园内的一条浅浅的小河里进行划船活动。两人一船,不得不说我的同伴Sissi同学真是一位十分“靠谱”的好孩子,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顺利地把船弄翻,致使我俩成功跌入水中。冰冷的河水啊!!!虽然水不深,但是如果我不会游泳也十分够呛。(顺便一提,在澳洲人人都会游泳,学校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会将游泳当作一项基本技能培训,每个星期都开设至少一节游泳课,他们听说一个人不会游泳就犹如听说哪条鱼不会游泳一样。)为了取暖,我和Sissi在河岸的小沙滩上跑了跑去,那样子十分滑稽可笑。所有同学笑到摊在船上,年级主任笑得死去活来还不忘掏出照相机拍几张照片。群山环绕的山谷中环绕着我们的笑声,引得路过的游人驻足观看。重新开始划,Sissi就一路嚎“Lengyi is a superwoman!”,我说“ We can go really fast if you spend half of the energy of yelling to canoe!(如果你用嚎一半的体力去划船我们就可以划得很快)”
  回到营地已是黄昏,领队又变戏法似的变出一些简单的户外炊具和一箱水果蔬菜,让同学们自己商量,将大家分为三组:烹饪组、切菜组和洗碗组。本人由于丰富的洗碗经验自动请缨在洗碗组,被戏称为“dishwasher”(洗碗机)。其实我觉得叫洗碗机不够准确,得叫智能语音调控节能减碳型洗碗机……因为烹饪组有详细的菜谱指导,所以各位老师领队们就呆在我们旁边聊天,什么都聊就是不提供任何帮助。由于大家都没有野外使用炊具的经验那天直至九点多我们才吃上饭。
  第二天的活动是整个野营活动的重头戏:负重徒步。背上几公斤的登山包,穿上防雨外套,我们走了近二十公里的山路。不得不承认那天像个只会行走的机器,有时恨不得就一屁股坐在狭窄到只容一人勉强通过的路上赖着不走。可是当我真正站在山顶,看着绵延的山脉,俯视大海,这种绝美的景色竟让我恍惚中明白了徒步的价值。尽管理解了价值,回到营地全身酸痛极了,恨不得一头栽进睡袋里。
  第三天大家转移到了另一个海岸,也算是无所事事的一天,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第四天的项目竟然让人倍感……上午是冲浪。学校联系了一家冲浪学校,为大家提供专业用具并且进行冲浪的入门指导。表示本人做了所有冲浪所需要的动作,除了在冲浪板上站起来……并且亲自被动体验一条真理:海水是咸的,而且好咸好咸……领队偷偷授意让大家在最后结束的时刻对冲浪学校的工作人员齐声喊谢谢,这种感恩教育往往是最温情的。下午又是让人半死不活的徒步,八公里的沙滩行走。别以为没什么,当你背上十几公斤重的全部行李就会很有什么了。天色昏暗,头被强烈的海风吹得想要爆炸。我们从一个营地点再次转移。晚上顶着星光每个人交流自己的感受。
  最后一天一起来大家共同的任务居然是刷锅……这些天炊具被火烧得奇黑无比,我们被要求把锅刷成原有的闪耀光泽……嘿咻嘿咻,九个人围坐在一起,整整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将那些锅刷到基本符合要求,本人觉得有必要请九把刀再度出山写一本?那些年,我们一起刷的锅?。最后的活动是大家坐在沙滩上,每个人分别坐在各间隔十余米的圆圈里,面朝大海静思十五分钟。看着潮起潮落,回忆这次野营发生的种种,想起独自在家一周的母亲,想起远在九江的家人,就仿佛在那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情。这五天,因为禁止带所有电子设施,离开了日以陪伴的手机和随身听,我的心才能真正的安静下来,倾听自然,向自然朝圣。
  虽然写的极度像流水账,但是我希望大家能从我贫乏的叙述中,多面地了解澳洲的教育理念,更为客观地看待国内外教育模式的差异,吸收其中的可取处,在国内教育的大环境下,以自己的方式去不断独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