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现代中等职业教育体系探析
作者 : 未知

  基金项目:2012年贵州省基础教育科学研究、教育教学实验重点课题“国际视野下贵州省残疾学生职业教育模式研究”[2012A089],课题主持人:刘其晴。
  摘要: 芬兰已经建立起了完善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文章从办学主体、拨款体系、专业领域、学习申请、课程管理、教学组织、学生评估、资格证书、教师资格、学生指导等几方面对芬兰现代中等职业教育体系进行了剖析,总结其特点,以期获得有益借鉴。
  关键词: 芬兰;中等职业教育体系;特点
  “职业教育体系是一个国家成为经济强国和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1]我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到2020年,我国要建成“体现终身教育理念、中等和高等教育协调发展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2]。芬兰职业教育领域经由20世纪90年代后期重大改革以来,已经建立起了完善的中等职业教育体系。本文将对该体系进行剖析,总结其特点,以获得有益借鉴。
  一、办学主体与拨款体系
  在芬兰,大多数职业教育提供者属公办实体。近40%的职业学校由私立组织维持,但只有20%学生在私立职业学校注册。无论其办学主体的所有制形式如何,其拨款标准均相同。芬兰教育文化部规定了职业教育提供者的办学领域和学生总数。职业教育提供者在其规定办学的教育领域内,决定其职业学校所组织的职业资格和学习课程类型。从2008年开始实施的“职业院校策略”旨在加强职业教育提供者的联络网,组建较大的办学实体提供充足的“模块”以确保学习者实现职业资格的个性化,能自我选择与变化中的学习需求相匹配的课程。职业院校可依据其专业领域或区域特点来自由组织其工作。芬兰政府自2007年起已经为职业教育提供者间的合并提供了每年高达500万到1100万的欧元支持。2011年初,职业教育提供者的数量从2007年的212个降至173个。[3] 芬兰现行的中等职业教育拨款体系包括两大部分,即法定的核心拨款体系与绩效本位拨款(performance-based financing)体系。法定核心拨款体系以学生人数、单位成本和具体领域、特殊任务的费用为基础进行计算,追求公平分配的原则,确保各年龄组能获得公平的教育机会。绩效本位拨款设立于2002年,当时教育提供者根据其绩效单独获得政府补助金奖励。2006年,绩效本位拨款体系被拓展,纳入中等职业教育整个拨款体系。绩效本位拨款接近职业教育全部拨款的3%。绩效本位拨款根据绩效本位拨款指标进行分配,这些指标包括:效率;向劳动力市场的转移或继续学习;辍学率,完成率;员工(正式教学资格,员工的继续教育和培训)。当计算绩效本位指数时,各指标被赋予不同的权重。[4]绩效本位拨款体系注重中等职业教育的长远发展,追求激励性和办学质量,对提升芬兰中等职业教育吸引力起了积极推动作用。
  二、专业领域与学习申请
  芬兰中等职业教育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力求专业设置与劳动力市场需求相互匹配,主要涵盖八大领域:人文与教育;文化;社会科学、商业与管理;自然科学;技术、通讯与交通;自然资源与环境;社会服务、医疗保健与运动;旅游、餐饮与家政服务;其他教育(消防、警察、管教等)。芬兰中等职业教育实施免费制度,一般要求是完成义务基础教育或是在国外完成对等教育,其学生年龄主要在16-25岁之间。申请中等职业教育主要是通过“国家共同申请系统(joint application system)”来完成。该系统于1979年创立,适用于申请普通高中教育和学校本位中等职业教育。申请时,学生只要填写一张申请表就可以申请五个不同学校。中等职业教育的选择标准通常包括一般学习履历、学习领域所重视的学习成绩、工作经验以及各种入学考核。也常组织对申请者进行性向测试,优先录取先前没有接受过职业教育的年轻人。完成普通高中教育的学生也可以申请参加中等职业教育。
  三、课程管理与教学组织[5]
  芬兰中等职业教育课程体系由国家核心课程、教育提供者的地方课程以及个人学习计划构成。国家核心课程由芬兰教育文化部决定,由行业企业、专家、教师和学生等共同制定,确定了职业资格相关行业领域劳动力市场所需的基本能力和职业技能,是学生绩效的国家评估依据。 其中,职业技能被定义为工作生活的“功能模块”。中等职业教育提供者以国家核心课程为依据制定自己的课程。职业学校自行决定教学组织形式,可以把工作生活和社会的地方变化需求考虑在内。
  在芬兰职业教育法律框架内,中等职业教育无工作日(课时)、学年和假期等的具体规定。学习课程以周期的方式组织,每个周期都有不同的日、周课程表。教育提供者自主决定学习单元的安排。必修课主要以小组方式进行,教师与学生一起拟定学生个人学习计划。教学可以灵活地在晚上或者周末以及暑期组织。教学方法没有作规定,教师自己可以选择适宜的教学方法以实现课程中所设定的目标。当前,重点是“以学生为中心”的工作方法,培养学生的主动精神和创业精神,培养学生的责任意识。为了把教学融入更大课程模块,可使用“联合教学”的方法和“项目工作”。
  四、学生评估与资格证书
  芬兰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布有关学生评估和资格证书的条例。评估由教师负责实施。对于在职学习期学生的表现,教师同雇主任命的在职指导者一起评估。评估必须对学生起到指导和激励作用并发展学生自我评估能力。中等职业教育证书由芬兰国家教育委员会管理,受《职业教育法》制约。合格成绩分如下等级:卓越(3分);良好(2分);满意(1分)。在中等职业教育领域,学生一旦完成了某个资格所要求的所有学习课程,就被授予相应的资格证书,并由教育提供者或职业学校授予。[6]芬兰从2006年起,在能力考试的形式中,职业技能展示(vocational skills demostrations)被纳入职业资格考核中,作为学生已达成职业学科学习目标的证明。技能展示的目标和评估标准在芬兰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布的核心课程中确定。技能考试的设计与实施必须与行业企业合作。如果学生没有完成职业资格而中途退学,就发给肄业证书(包含该生所完成课程及其分数等级的详细内容)。一经要求,学生也可以被授予已完成课程的证书,同时在证书中注明学生尚未完成、需要后期继续学习的课程。[7]   五、教师资格与学生指导
  在芬兰,教师任职必须具备法律规定的资格要求。职业学校所有教师都必须完成60学分的“教育学”课程。核心学科教师,如数学或语言学科教师的教育同基础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的教师相同,而不论其所教的学科领域。核心学科教师要求具有硕士学位,并修满300学分(包括60学分的教育学课程)。职业学科教师要求具有相应的硕士学位、多科技术学位或具备所教职业学科领域的最高资格。另外,职业学科教师必须修完60学分的“教育学”课程以及具备所教学科至少3年的工作经验。因此,职业教师教育有两个基本要求,即学位和工作经验。当申请教师教育时,学员往往已是某一领域的专业人员,具有丰富职业经验。特殊教育教师除了要修完特殊教育专业课程外,其他资格要求同指导教师、核心学科教师或职业学科教师相同。[8]
  在芬兰,学生指导是提升教育和培训质量、提高留存率、减少社会排斥的一个重要手段。学生指导在学校工作中处于中心位置。[9]与芬兰中等职业教育相关的学生指导分为申请职业教育前、职业教育学习中以及向工作生活或继续学习的过渡等三个阶段,具体而言,职业教育指导体现在为学生拟定个人学习计划、做出有关选择时提供支持服务。通过指导,学生也可以获得个人选择对职业能力、继续学习与就业可能产生影响的信息。职业学校对指导和咨询服务进行组织,支持学生进入工作生活,促进学生就业并做跟进服务。当学生在进行教育申请时(如高等教育类型的选择),也可以得到特别支持。[10]值得一提的是,在芬兰中等职业教育体系中也关注具有特殊需要(special needs)残疾学生群体。芬兰特殊教育推行“全纳教育”原则,因此残疾学生职业教育一般融入主流教育中。芬兰设有特殊职业学校(vocational special institutions),为严重残疾或患慢性疾病的学生提供特殊场所和各种特殊需要服务。未患此类残疾的学生也可入学。该类学校常年接受入学申请。[11]
  综上所述,近十多年来,芬兰已经构建起了完善的中等职业教育体系,其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在办学主体上、在强调政府责任的基础上,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推行职业院校“联网”策略,加强与劳动力市场密切合作;拨款体系上,公平与效率(质量)并重,追求可持续发展;专业体系上,以市场需求为导向、追求与劳动力市场的高匹配度;在学习申请体系上,灵活性、服务性和畅通性并举;课程管理体系上,法律规定了核心课程的全国统一标准,同时也考虑了地方和学生个体的特殊需求;教学组织体系上,充分调动地方、教师和学生的自主性和灵活性、与工作领域紧密结合;学生评估体系上,注重指导和激励作用并发展学生自我评估能力,充分发挥劳动力市场主体的参与功能,与资格证书的发放紧密联系并追求灵活性;教师资格要求上,推行高标准原则,重视实践经验;学生指导是芬兰职业学校工作的中心,贯穿中等职业教育体系的众多环节,并特别关注残疾学生。芬兰现代中等职业教育体系的这些特点值得我国借鉴。
  参考文献
  [1]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中国特色职业教育发展之路――中国职业教育发展报告(2002-2012)[R].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2:70.
  [2]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 [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15.
  [3][4]Cedefop ReferNet Finland. Finland. VET in Europe � Country report 2010[R]. Thessaloniki: Cedefop,2012:20,85.
  [5][7]EURYDICE Unit, Finnish National Board of Education. Structures of education and training systems in Europe. Finland 2009/10 edition[R]. Helsinki: Finnish National Board of Education,2009:29-31,31.
  [6][10]Cedefop ReferNet Finland. Finland. VET in Europe � Country report 2010[R]. Thessaloniki: Cedefop,2010: 85,37-38,31-32.
  [8]Ministry of Education. VET teachers and trainers in Finland[R]. Helsinki: Ministry of Education, 2006:13-17.
  [9]刘其晴.近十年来芬兰增强中等职业教育吸引力的改革研究[D].重庆:西南大学,2011:75.
  [11]Finnish National Board of Education.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Finland. Short description[R]. Luxembourg: Office for Official Publications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200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