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论当代文艺的大发展大繁荣

作者: 刘延福

   内容摘要:促进文学艺术的大发展大繁荣是党和国家在新的历史要求下提出的一项战略任务,是时代的需要,人民的需要。在文艺活动中,我们应该坚持以人为本、人民至上的理念,坚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凝聚神气、强基固本的同时,尊重文艺发展的特殊规律,引领文艺科学、健康地发展。只有这样,才能促进文学艺术的大发展大繁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关键词:文学 大发展 大繁荣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全面分析形势和任务,做出《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指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习总书记认为,实现“中国梦”也要做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建设。作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学与艺术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与作用。面对新形势、新问题、新任务,文学何为、艺术何为成为摆在无数文艺工作者面前的重要课题,需要我们认真思考、严肃对待。
   21世纪的中国所面临的时代课题,不仅是经济问题、科技问题,还是人与社会的全面发展问题。作为人类精神家园与承载社会文明的文学、艺术,是什么以及为谁的问题,成为了当代中国文学与艺术界应当深入思索的一个现实问题。面对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传统的文化范式与价值体系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危机,在追求商业价值与各种利益的驱使下,在急功近利的社会氛围的渲染下,人们的思想价值观念发生裂变,一些作品精神价值失重,许多艺术家、艺术欣赏者、消费者、批评者视文艺为游戏,将文学与艺术看成纯粹消遣的工具,刻意淡化文学的主体意识与理性精神,文学、艺术的审美性逐渐消失,而被感官追逐、欲望满足和语言游戏所操控,文学艺术的发展日趋呈现出迷茫、困顿、不知所措的状态。鲁迅先生曾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光,同时也是国民精神前进的灯火”,然而,当下的文艺却萎缩了,消沉了,落寞了,边缘化了,“灯火”渐渐失去了它的光芒与品格,它的发展渐行渐远地缺失了精神内涵与精神依托。于是,当代中国文学与艺术界出现了许多令人忧虑的危机,由于一味的迎合、献媚,许多伪文学、伪艺术、伪批评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许多艺术家高呼所谓的“纯文学”、“纯艺术”,越来越与现实脱轨、与社会脱轨;文艺批评者也畏手畏脚,失去了批评者的责任感和对社会审美趣味的科学评判与思考,一味地逢迎与附和,弃置了批评应有的品格。与文艺危机并行而生的便是文化危机、思想危机、道德危机、诚信危机,一些社会成员人生观、价值观扭曲,各种病态的社会现象随之而来,药家鑫案、小悦悦事件、深圳公务员打骂父母事件以及无数的“官二代”、“富二代”事件等都给我们敲响了警钟――社会究竟需不需要文艺?需要怎样的文艺?文艺究竟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
   时代需要文艺,时代呼唤文艺精神。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决定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没有文化的积极引领,没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极大丰富,没有全民族精神力量的充分发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可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因而,文化不能死,作为文化核心内容的文学、艺术更不应该死。文艺是人类优秀的文化成果,它最大的特质在于具有特定的人文追求与价值指向,饱含着艺术家对人类本质的深刻认识和对人类未来与前途的不懈追求。文艺精神所包含的时代精神、民族精神、审美精神、人类精神等精神因素是文艺的向心力、凝聚力、集合力产生的根本原因,也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得以发展的精神动力。在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作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成为我国人民的热切愿望的特定历史背景之下,高举建设由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旗帜,用先进的文艺作品感染人、启发人、激励人、陶冶人,重拾文艺照亮人生、启迪智慧、激发创造的品格,对于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具有极大的作用。有鉴于此,我认为应着重从以下几方面入手加强社会主义文艺建设:
   坚持以人为本,坚持人民至上。文艺历来是陶冶人们道德情操、抒发人类美好理想、丰富人们艺术享受、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一个重要领域。因此,文艺就是为人的,不带有任何价值判断与精神追求的所谓的“纯文学”与“冷文学”是不存在的。毛泽东同志曾经指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在我国,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的愿望就是国家的愿望,人民的需求就是国家的需求。以人为本就是要以人民群众为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基本特征就是坚持以人为本、坚持人民至上。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要求我们所有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文艺活动作为人类精神活动的一部分自然也不例外。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必须紧紧依靠人民来实现,必须不断为人民造福。”因此,我们的文艺要坚持正确的创作方向,要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持以最广大人民为服务对象和表现主体,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关心群众疾苦,体察人民愿望,把握群众需求,通过形式多样的艺术创造,为人民放歌,为人民抒情,为人民呼吁,真正做到“源于人民、为了人民、属于人民”。这首先要求,在文艺创作中,我们的文艺工作者应该“向人民学习、拜人民为师”,投身于火热的人民生活中去,从人民群众中间汲取营养、挖掘素材;同时要充分考虑人民群众的接受水平与接受能力,创造出体现人民需求与利益、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艺术作品。其次,在艺术的出版与发行过程中,我们的出版界、发行界应该摒弃利益至上、唯利益是从的思想,远离拼凑和概念化的空心文化、皮相文化,充分考虑的人民的精神需求与购买能力,认真贯彻实施精品战略,要不愧于人民、不愧于民族、不愧于国家。另外,在文艺鉴赏与批评中,“人民历来是作家‘够资格’和‘不够资格’的唯一判断者”(《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我们的艺术批评家要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情怀,回归真正的批评,摒弃各种庸俗之气,克服各种歪风邪气,用先进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研究创作实践,捍卫批评的权利,履行批评的职责,勇于担当起积极引导全民族文化和文明素质的重任。我们的管理者,也应该创新文艺管理体制,积极提高工作效率和服务意识,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提高管理水平,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    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凝神聚气、强基固本。文学、艺术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抛弃产生它的社会历史环境而成为一种虚无飘渺的空灵之物,它们是不断地与社会、时代、文化背景甚至社会政策发生着联系的。文艺的力量与作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凝结其中的核心价值体系的力量与作用。只有体现和反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才能使作品获得正确的、积极的价值,获得深刻的思想内涵与深厚的历史内容,从而对人们的精神世界产生巨大作用。抵御腐朽、堕落的思想,摒弃恶俗、低级的品味,鞭挞邪恶与黑暗,歌颂正义与光明,弘扬真善美、揭露假丑恶,需要核心价值体系发挥作用。我们在文艺活动中要坚持正确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根本上确立马克思主义思想在文艺事业上的指导地位,用科学的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坚持不懈地用社会主义思想凝聚力量,坚定广大干部群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心和信念,引导人民群众增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觉性和坚定性;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积极调动各方面各领域的文艺资源,激励中华儿女锐意进取、开拓创新,把爱国热情转化为振兴中华的实际行动;树立和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传承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推动全社会形成知荣辱、讲正气、促和谐的良好风尚,正确引领社会潮流与时代风尚。
   尊重文艺发展的特殊规律,引领文艺科学、健康地发展。毛泽东同志说过,要研究事物的普遍规律,也要研究事物的特殊规律。文学是审美的,艺术是审美的。文艺的审美性质决定了它的发展又不同于哲学、政治、宗教等其他不同意识形态的特殊规律。我们的艺术家、文艺界、管理者应该充分尊重艺术发展的这一特殊规律,引领文艺科学、健康发展。艺术家应冷静地面对现实的社会与人生,冷静地面对各种社会现象,养成自觉地进行文艺创作的习惯,既不能急功近利,将艺术看成是追逐利益的工具,为五斗米而折腰,也不能无病呻吟、为写作而写作,而应通过文艺抒发真性情、真感情、真思想、真精神、真境界,实现文艺对人生、对社会的真正价值;文艺批评者要坚定不移地高举历史的和美学的观点相统一的批评标准与批评原则,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先进世界观和美学观开展文艺批评,保持独立的批评品格,为文艺创作与批评实践提供先进的思想资源与理论依据,客观、公正、全面地行使批评的权利,履行批评的职责,从理论上进行文艺思想的再生产,引领创作不断向更高的境界发展;文艺管理者既要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二为”方向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充分发挥“指挥棒”的作用,也要充分尊重文艺发展的特殊规律,不要滥用强制性的政治手段干预文艺的正常发展。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关于文化发展的论述,对我国文艺的发展具有战略性的意义,为文艺的发展提出了要求,指明了方向,同时也提供了重大历史机遇。作为文艺工作者,使命光荣、责任重大。我们应以正确的态度和科学的方法,始终坚持“二为”方向、贯彻“双百”方针,在弘扬主旋律、提倡多样化的实践中,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做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继承者、建设者、弘扬者,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N].人民日报,2011-10-26.
   [2]习近平.共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N].人民日报,2014-02-18.
   [3]李欣复.论文学精神[J].西北师大学报,2002(6).
   本文为河南理工大学博士基金“荀子礼乐思想与和谐文化建设”(项目编号:B2011-037)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介绍:刘延福,河南理工大学文法学院教师,文学博士。研究方向:中国古代文论与美学)
论文来源:《文学教育》 2015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644674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