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星辰
作者 :  陈勋杰

  从高中开始我便是一个独来独往的少年。一个人做题、自习,在没伞的雨天跌跌撞撞骑着车回家,抑或奔跑在漆黑的校园跑道上,唯有星光像灰尘一样散落在肩膀和鼻尖,心情却是落寞之中闪现出明朗。那时的我不如说是被迫这般独来独往的,我所就读的高中生源极差,唯独我成绩遥遥领先有考上重点的可能。除了埋头学习和抱怨这里之外我的眼里容不下班上任何一个人,加之父亲是学校的后勤处主任,与任课老师关系熟络,老师对我的偏爱几乎让每一个人眼里都露着不爽。但我却觉得这些都很自然。独来独往的生活依旧继续,我抿着双唇面无表情只希望挺过这一年迅速逃离这里。
  高三到来前的那个盛夏甚是燥热,只休息了一周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补课,白得扎眼的期末考卷发下来,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便开始讲题。粉尘和汗珠漫天飞舞,我却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夏梦。醒来之后发现空荡荡的身边多出了一个叫魏哲明的男生,他浸在漫天飞舞的粉笔屑中毫不怠慢地写着笔记,指尖因用力过度而变成白色。
  魏哲明是上届转入我们班的复读生。黝黑的皮肤墨色的头发,穿着件印有“热血”字样的白色短袖,眉眼间的明亮被隐藏在一种无所谓的表情里。似乎自己也觉得复读并不光彩,平日里极少说话,下课的时间全被用来解一道数学大题。置于讲台上的吊兰伸出颀长的叶条,魏哲明的表情淡成一盅清水。
  那时的魏哲明对我的状况毫不知情,只觉得我很励志,分数即使拿到重点高中也能排在前面。他的分数距离我二十多分,毫无悬念地排在第二。魏哲明与我并排端坐在教室的第一排,除此之外周围空荡荡几乎没有一个人,他不知晓其他同学对我的排挤,更不知晓这种排挤背后复杂的原因。但闹哄哄的晚自习依旧有纸团或者修正带的空壳从身边擦过来,或趁我不在的时候桌子上一大摞书本无缘无故被掀倒。此时我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狠狠静下心来收拾好继续埋头做题,魏哲明一脸不解地问我,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啊。
  没,闹着玩呢。我露出淡淡苦笑。
  但状况却愈演愈烈。班主任在没有过问任何人的情况下将班长的职位交给我,我磨磨叽叽地答应下来。而班上其他人的目光却如芒在背,一些男生对这样的偏心行为早就厌恶至极,满腔的不甘心终于找到机会发泄出来。周五下午的理综模拟没有老师监考,整个教室乱成一团。而我明明已经急躁得不行,却基于自己的信念埋头苦干,间隙抬起头看见魏哲明,浓密的眉毛正拧在一起,在誊写物理大题的答案。似乎完全与教室内的喧嚣隔绝开来,独特安静的气质瞬间将空气固化。
  打破这般宁静固化空气的是一瓶鲜红的胡萝卜果汁。像撕裂的晚霞一样打在魏哲明的手臂上,我的裤腿也溅到了一些。班上突然像是沸腾的汽水,后面一个男生吼着,扔的准不准啊打错人了没看见?另一个男生的声音冒出来:不都一样,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缓缓转过头去,看见背后那群歪瓜裂枣的男生嘴巴张成邪恶的角度。我对着魏哲明说,等一下,我去办公室找老师。手指却明显颤抖起来。
  然而我的脚步都还没挪开,魏哲明便举起屁股下的椅子瞬间砸过去。就像是电影里播放的一样,那把充满怪力的椅子狠狠飞过去在后面那群人中间炸开,中途不慎擦过了一个女生的脑门。一声凄厉的惨叫,手忙脚乱之中女生的脑袋流出了鲜血。而魏哲明喘着粗气站在原地,白衬衫上的胡萝卜汁像开满的艳丽杜鹃,又像是被人开了几枪崩出的血。他斜着眼犀利地看了看我,便不再说话。
  晚上我和魏哲明被叫到办公室数落。这是我第一次被老师教训,之前都是被夸奖。我漫不经心地答应着,老师也不再追究,只是罚我们晚自习在办公室面壁。日光灯像一条条白色的鞭子抽在我的脸上,狭小的空间闷得像一只透明的蚕茧。末了魏哲明问我,你高一和高二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我说,被胡萝卜汁泼,还是头一次。
  从来没有想过改变?魏哲明说。
  高考完离开这里就好了呗。我故作轻松的口气。
  那明明是逃避。魏哲明悄悄叹了一口气,双手撑在墙壁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这时门口突然探出个人影,是下午那个被椅子砸中的女生,叫唐浅。脑门上还缠着纱布,皮肤不知道是因为惊吓而变得苍白还是本身就是那样。乍一看,是很漂亮可爱的女生。我和魏哲明心里暗自紧张着,那女生先开口说,我的脑袋只是擦伤了而已,没大事了你们别罚站了回教室写作业吧。
  似乎生怕耽误了优等生的宝贵时间一般,见我俩没什么反应,她便过来硬生生拽我的衣服。我说,你没事吧。说着用手试着碰了碰她的额头。
  结果被她礼貌而轻巧地躲开。只是擦破了皮,不过不怪你们的。末了她给我一个坚毅的眼神。
  也许是一直专注于学习,我对唐浅这个人的存在几乎没有感觉,平日里就胆小低调的女生,因为学习美术而大部分时间又不在教室。不过这些日子尽管班上大部分人对我愈发讨厌,但知晓了魏哲明的脾气以后似乎也不敢有大动作。我们并肩在众人鄙夷的第一排做同一张理综试卷,窗口送来香樟的气味,在我的身边形成一道宁静的屏障。那时我从来不下楼做操,利用这间隙做题总算可以清净些,班上的人三三两两走光之后还剩我和唐浅,之前不知道她是否也留在这里,或许她就是这般缺少存在感的人。只是这次和往常不同,她微笑着说,陈勋杰,下去做操吧。
  我被惊了一下倏地抬起头来,她接着说,总不能上了三年高中一次操都没做过吧。照例是没有污染的微笑。
  我略有迟疑,不想做出让她讨厌的举动,于是放下笔和她一起走出教室。却遇见气喘吁吁的魏哲明。
  他吃惊地说,你不会是要去做操吧。
  是啊。我看了看唐浅又看了看他。
  太好了,正在开每月的优秀班级评比,老师叫我拉你下去呢。虽然是满满的难以置信,但魏哲明还是保持着以往清淡的语气。
  魏哲明问我,你和唐浅什么关系,我怎么叫你都不会下去,她的一个笑就把你搞定了。
  普通关系。我张了张口。
  之后天气渐渐转凉,蚊虫减少。我和魏哲明相伴延长晚自习的时间,然后结伴沿着星辰连成的线回家,日子整齐心情平静。魏哲明喜欢边思考边沿着教室里的过道走动,某一天他突然惊叫一声,他说,陈勋杰,快过来看,这幅素描像不像你。   我循声走过去魏哲明从抽屉里拉出三四幅简单的素描,都是侧脸。魏哲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素描,说,果真是你,不信你看。我看了以后脸色瞬间红了,翻了翻桌上的课本,名字写的是唐浅。
  那是唐浅在做操时间留在教室画下来的。
  而我明知道她喜欢我,却变得更加沉默了。习题、试卷、考试,还有背负在身沉重的希冀和不想让嘲笑我的人看见我失败的决心,我不想和任何人有什么关系,但我并不把这些话说出来。青春是道花型的伤口,已经足够让我感到疼痛。而恋爱是一把盐,将把我的生活完全搅乱。
  之后唐浅邀请我某天晚上去看月食。其实我对天文一点都不感兴趣,她也应该一样。我看着唐浅桃色的脸颊,说,那天不知道会不会下雨。
  唐浅墨色的头发像瀑布一般倾泻下来,她说,不下雨的话就能来咯。下小雨也没关系的吧。那到时候我在顶楼废弃的走廊那里等你。话语里透出掩盖不了的兴奋。
  我点头默认。
  我对魏哲明说,我恐怕是不会去了。
  魏哲明的眉毛依旧拧在一起,说,为什么,她这么好一个女孩子。你有病吧。
  我说,我没说她不好。万一她跟我表白,我是说万一,那多麻烦,我最讨厌高中的时候谈恋爱。
  魏哲明瞥了我一眼说,你总是这样,怕浪费时间怕这怕那,就好像你少了时间写作业会死了一样。末了他叹了口气,说,陈勋杰,你为什么不勇敢一点,说不定可以改变很多。之后他便低头写卷子不再说话。
  约定好的那天下午,我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谈话。班主任首先分析了一下我的成绩,他说这样继续保持的话上重点是没有问题了。接着将身子前倾靠近了一下,扶了扶那副快要散架的眼镜说,马上要评比省优秀班干,当初叫你当班长就是为了这个,到时候只要你成绩优秀学校会负责弄材料,省优秀班干非你莫属。还有就是去北京参加保送资格的考试,这个的话全校只有两个名额,一个是给文化考生一个是给艺术考生。这个名额也敲定给你了,到时候拿上省优秀班干的证书,会为这场考试增色不少。
  我说,魏哲明成绩也很好。能不能破例再增加一个名额。
  不可能。班主任说,他是复读生,而且资质和你相差一大截。
  可是他现在的成绩已经跟我平级了,上次甚至超过了我。
  班主任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说,要知道,你才是学校的保护对象。这段时间继续好好学习吧。有改变会告诉你。
  我点了点头,身上却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碾过一般。天气晴朗的很好,晚上的月食应该会非常清晰吧。但我却像只魂魄般坐到了位置上,全然忘记了和唐浅的约定。最后到了晚自习是魏哲明终于忍不住,说,陈勋杰,唐浅说不定在等你呢。
  我说,天空一片黑,什么都没有。她肯定躲到画室去画画了。
  魏哲明说,万一她在等你呢。让人就这么傻傻吹冷风吗。
  我说,你反应这么激烈干吗。我就不去,能怎样。
  那我们打个赌,下课去一趟顶楼,看唐浅在不在那里。魏哲明气势汹汹地说。
  结果我还真和魏哲明去了顶楼,只不过距离和唐浅约定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她人果真不在那里,我一脸胜利的模样,说,看,我果然是对的!
  一转头,却挨上魏哲明狠狠一拳,我一个重重的趔趄摔在地上,白色的石灰粉像爪印一样擦在裤子上。魏哲明逆着风说,这一巴掌算是为唐浅打你的,也算是为我自己打你的。陈勋杰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讨厌你吗?你难道没有好好想过原因吗?
  我沉默,只是用激光一般的眼神瞧着魏哲明。
  你再怎么成绩优秀受到老师的优待也还是无法成为让人喜欢的人。因为你吝啬时间吝啬感情根本不愿意与别人分享。
  我嘴角露出勉强的笑,像一个无药可救的疯子。魏哲明独自下去之后,我又哭了起来。突然的委屈和失望,以及被自己信任的人讨厌的难过,一下子迸发出来。
  那天下午班主任找我谈话的时候魏哲明恰好想问题目,他站在门口目睹了他去北京参加考试的资格被我硬生生地夺走,也目睹了唐浅单纯的感情被我冷落揉碎。两周之后魏哲明转学去了市里的高级中学,闹哄哄的班级却从未因此消停。而我,重新做回了那个沉默如迷一样的少年。去北京参加考试的通知下来,艺术生一方是唐浅。而我却有些精疲力尽了,伫立在刺骨的寒风中,我紧紧捂着自己的心口,手中的梦想却越燃越旺,我默默告诉自己,要想成功,就学会改变。
  唐浅对魏哲明突然转学的事情很惊讶。她眼神仿佛望向很远的地方,说,果然他还是看不起这个破地方啊。
  我感到内疚,说,如果他早就去了市里的高级中学,也许会过得更好吧。
  不一定哦。唐浅说,也许他只是想换一种方式激励你。总之你这些天好好的就行,考试过了再说。
  你真是个可爱的女生。我盯着唐浅明澈的眼眸说。
  十二月份,一年之中最冷的季节,我和唐浅坐上了开往北京的隆隆火车。
  此时的北京已经漫天飞雪。我从未见过如此纯白柔软的雪,像是羽毛一般轻轻敷在你的肩头。而面对保送竞争的压力,我却在开着暖气的公寓里失眠了,我突然想到,魏哲明一定想看我的笑话,保送资格他一定胜券在握,他想证明给我看,无论我怎样挤时间去做题,怎样在高三保持着心如止水孑然一身的姿态,终究还是败在那个破学校。
  考试那天清晨地上覆盖着厚厚一层的白雪。我推开窗,发现雪地里正盛开着一朵莲,是被人用脚印踩出的美丽图案。
  我最喜欢的便是莲,没有任何一种植物能有它一般平和委婉。这个时候唐浅从底下冒出来,她穿得很厚像一只小狮子,蹬着脚对我喊,哈哈,漂亮吗。快下来快下来。
  我呼着白花花的热气来到下面,我说,今天不要考试吗。这是你做的?
  不是,魏哲明给你的惊喜。他为这个整双靴子都湿了。
  我抬头,看见魏哲明交叠着手靠在一棵覆满白雪的松树下,尽管靴子都已经湿了,但仍然将双脚做出一副很酷的姿势。
  我说,真有闲情啊。
  唐浅一把将魏哲明推到我面前,然后走到我们的中间,她说,来来来我们一起击个掌,被选中的孩子们,为了自己的未来而战吧。魏哲明说,这是哪儿跟哪儿啊,真会说。说着他伸出手掌放在我的面前,神态平静地说,陈勋杰,加油。
  我缓缓将手掌叠放在他的手上。嗯,加油。
  雪花纷飞落在少年和少女的睫毛之上,瞳孔却依然保持着最为明亮的颜色。原来梦想和祈祷,原谅和祝福,一直都陪伴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