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的故事
作者 :  乔琪

  我们都是怀旧的孩子,总是对老的东西怀着或简单或复杂的思绪。
  老树
  老树的年轮里,藏着我童年几乎全部的回忆。
  当我还在童年的时候,也是老树还没有成为“老树”的时候,老树是我唯一的快乐所在。我跳皮筋,老树便忠实地为我撑着皮筋;我荡秋千,老树便为我支起秋千的绳索;我嘴馋时,老树为我结出满树的果子;我被夏天的知了吵得燥热时,老树总为我留一片绿荫。孤单的孩子,总是很在乎能得到一点陪伴,一点守护。老树,给了我童年所需要的一切,它让我的童年除了孤独。还留下了一些轻松、温暖、值得怀念的记忆。
  而今,老树真的已经成了“老树”,再也结不出一个果子,再也不能为我撑出清凉的绿荫了,真菌和青苔在它深黑色的躯体上肆意地生长着。童年的老树,真的只能留在童年的回忆里,而永远不能再回到我身边了。
  只有老树的年轮,任凭风蚀雨打,依旧讲述着我的童年。
  老屋
  老屋的墙上,印着我拼搏的支点和生命的意义。
  老屋见证了我一次次的迷失和清醒。当我一心梦想着当老师时,老屋就是我的黑板,写满了我一板一眼“讲课”的印迹;后来,我迷上了画画,老屋又成了我的画板,随便一块砖,添上几笔,便成了我的“杰作”;再后来,学习占去了我几乎全部的业余时间,每天被课业压得透不过气来,我想,我是需要一些东西来支撑的。于是,老屋的墙上、桌上、柜上印上了一条条格言,那是我拼搏的支点。我不知道,没有这些话针一样地刺着我的眼,我的眼睛还会不会这么雪亮;没有这些话针一样地刺着我的手臂,我还能不能这样不知疲倦;没有这些话针一样地刺着我的心,我的生命还能不能活出这样的意义。
  我不在乎辞藻的华丽,我的格言只有两个字:坚持。这两个字充满了我的生活,充满了我的老屋,让我在每个挥汗如雨的夜晚,都不敢有一闪念的放弃。
  老屋,我的老屋,我的支撑着一切的老屋,也许多年后,老屋已经不再是我的老屋,但是老屋给我的支点与意义,会留在我生命的深处,不动,不摇。
  老的故事
  老树,老屋,述有什么?老院?老人?老家?那些老去的神话?一切,一切,都藏着让我难以忘记的记忆,那些老的故事,是我生命中最有价值的珍藏。
  我们都是怀旧的孩子,不断把新的故事变成老的故事,然后花尽自己的记忆去怀念那些老的故事。也许觉得惋惜,也许觉得愧疚,也许觉得该做一些弥补,可那毕竟已是老去的故事,只能牵挂,不能留恋。
  老的故事老去了,但生活并没有老去,总有一些新的故事,等我们来填满回忆。我们无法弥补老的故事,那就让新的故事不要留下缺憾吧。
  教师点评
  作者拥有一双慧眼,善于发现生活中寻常事物的美好,一棵老树,一幢老屋。因为承载了“我”成长过程中的美好记忆,而成为作者笔下散发着迷人气息的物象,在悠远的时光里岿然矗立。作者用感性的文字描摹事物,抒发挚情,字里行间仿佛氤氲着一种磁性,吸引着读者易感的心灵。
  (倪丽彬)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