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媒介形象嬗变:从“边缘人”到“新市民”

作者: 张鹏

  摘 要:运用再现理论对《人民日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的历史研究发现,媒体建构的农民工群体正在蜕去早期的形象,经历着从都市“边缘人”到成长中的“新市民”的时代嬗变。这对于正确认识真实的农民工群体,正确认识城市化过程中的客观表象及背后的社会心理变迁,揭示大众传媒助推农民工融入城市的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农民工;形象再现;媒介;新市民
  中图分类号:C91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1)35-0066-03
  农民工是我国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进程中产生的新生事物。中国工业化历史进程既是中国传统农村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和城市社会转型的过程,也是中国农村文明与城市文明碰撞融合的过程,同时也是农民工被以大众传媒为主体的城市话语所书写言说的过程。因此,以再现理论为指导考察大众传媒中农民工的形象演变,有助于正确认识真实的农民工群体,正确认识城市化过程中的客观表象及背后的社会心理变迁,揭示大众传媒在助推农民工融入城市中的重要作用。
  本文选择农民工最为集中的京、沪、惠地区为考察点,选择《人民日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为研究对象,采用内容分析法,对上述三家报纸1984年至2011年的报道进行历史再现研究。样本的选择上,从每年四个季度的中间月份等距抽取,选取所有关于农民工的新闻报道为样本。3家报纸共得研究样本435篇,其中,《人民日报》203篇、《新民晚报》130篇、《羊城晚报》92篇。分别从报道总体情况、立场态度、再现主题等几个类目进行分析。
  一、三家报纸的农民工形象再现内容分析
  1.报道总体情况分析。28年来呈不断增加的趋势,报道数量变化与国家政策呈现出紧密的相关性,同时也与农民工在工业化进程中的作用与地位紧密相关。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84至1992年,报道数量少,三家媒体平均每年约12篇,只有在国家允许农民外出务工的1984年,以及“民工潮”日趋汹涌的1992年报道稍多。这体现了媒体对于农民工并不关注。第二个阶段是1993年至2003年,1993年中共中央颁布《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若干决定》鼓励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媒体报道快速增长,报道数量基本维持在年报道量30篇左右。第三个阶段是在2004年至今,媒体报道稳定增长。2004年中央出台《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2006年《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把农民工定位为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农民工的生存境遇引起了社会各界关注,农民工报道2007年到达了新的顶峰。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着力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2011年温家宝总理提出“农民工已是现代产业工人队伍的主体”,农民工报道数量趋于稳定。
  2.再现立场分析。历年来正面报道的数量多于负面报道和中性报道。1984年至1987年,报道立场以正面为主,这一时期国家鼓励农民外出务工,支持劳务输出。1988年至1997年,这一时期农民工大量进入城市,负面报道开始逐渐增多。1998年至2003年,负面报道的数量以翻倍的速度比前一阶段增加。这反映城市社会对农民工的排斥和歧视,“污名化”、“妖魔化”报道这一时期大量出现,农民工被再现成“盲流”、“乡下人”、“乡巴佬”、城市的“麻烦”、“包袱。”2004至2011年国家政策引起对农民工状况的关注后,正面报道的数量急速上升,远远多于负面报道。二十多年来,新闻工作者、政府部门和社会对待农民工的态度从负面态度向积极态度转变。
  3.再现主题分析。根据《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把媒介再现主题分为政府行为、劳动就业、权益维护、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生存状况/市民待遇、贡献/创业/进取、社会互助、违法失范/社会冲突、灾难/事故、春运/民工潮、其他共12个大类。1984年至1988年,国家鼓励农民外出务工的初期,媒体对于农民工问题的关注主要在劳务输出方面。1989年至2004年,媒体除继续关注劳动就业外,报道范围进一步扩大。1991年之后,社会保障、权益维护等方面的报道开始断断续续地出现,春运潮、民工潮成为报道热点。1993年之后,社会对于农民工的关爱和帮助也进入了媒体报道的视野。但是,这一时期农民工违法失范/社会冲突、灾难/事故的报道频见报端。2004年至2011年,随着国家对农民、农民工政策调整,这一阶段报道的量和质都有了新突破,报道的主题呈现多样化,报道重点明显向政府行为、劳动就业、社会保障、权益维护、公共服务、生存状况倾斜,关于农民工犯罪、生产安全问题的负面报道大大减少。再现主题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和社会认知的变化,表达了城市社会对农民工的逐渐包容。
  二、农民工:从“边缘人”到“新市民”
  “再现”指的是一切通过语言、话语和图像等产制意义的过程。再现的动作需要将许多分散的元素,聚集成一个可明的形式,而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对对象事物的选择和建构过程。从文化与权力关系的角度看,再现行为本身就是文化内部权力关系的一种体现[1]。
  通过对《人民日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的历史再现考察,我们发现,农民工因其在社会结构中的地位,没有表达自身的话语权,被基于城市主位和精英立场的都市媒体建构成“问题化”的他者,并被他者化为落后的、素质低下的都市边缘人形象[2]。然而在中国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语境中,随着中国社会结构的变迁和国家农民工政策的调整,媒体建构的农民工群体正在蜕去早期的形象,从被排斥、管制、忽略、嘲弄,到被同情、接纳、尊重、认同,从与城市陌生对立到和谐共处,从“进入”城市到“融入”城市,农民工群体正在经历着从都市边缘人到成长中的新市民的时代嬗变。
  1.观念意识的嬗变。传统农民往往被贴上“小农经济意识、不思进取、封闭保守、目光短浅、自由散漫”的标签,农民工来到城市就是为了打工赚钱养家,所以被比喻为“候鸟”、“过客”,土地和农村才是他们的叶落归根之所。而这种传统观念在经过现代城市文明长期熏陶的农民工那里发生了变化。这些农民工有理想、有追求,渴望在城市学到技术、增长见识、增进才干,以智力而不是体力生存,希望通过自身打拼能够实现自身梦想,体验多彩人生。请看报道:
  东莞市厚街镇某制鞋厂的技术组长小田是一名典型的有梦想和追求的新生代农民工。他是河北人,对人生有长远的规划而不是仅为糊口。小田有自己的博客,他写道,“我到东莞发展是想学习制鞋的流水作业技术并掌握工厂管理的方法,待时机成熟,我就开拓自己的事业,我也想做老板。”―《羊城晚报》2010.9.3
  媒体再现了新生代农民工强烈的成就动机,他们具有比较开放的思想观念和现代的思维方式,思想比较活跃,视野比较宽广,民主意识、竞争意识和自我意识强,价值观念日趋多样化、个性化,能够较好地融入现代城市生活。
  2.就业条件的嬗变。在媒体叙事里,农民工的职业选择已经渗透到城市社会的各行各业。老一代农民工从事技术要求低、工作环境差、劳动强度高以及其他城市居民不愿从事的工作,干最脏最累的活却只拿最低工资,而新一代农民工具有普遍较高文化素质,把目光投向了三产服务业、制造业、纺织业、电子业等自认为比较“体面”行业。有些农民工还进入商界、兴办民办教育、甚至成为IT业的骨干。
  在上海嘉定唯明机电机械有限公司工作的赵磊算是农民工中的幸运儿。14年前,她离开老家阜阳到沪打工。凭着聪明能干,她成为厂里的高级技工。厂里不仅与她签订了长期用工合同,而且还为她解决了一套50多平方米的房子。在上海这座人们眼中“排外”的大都市里,赵磊感到越来越有归属感。目前像赵磊这样的进城务工人员在中国约有两亿。―《新民晚报》2011.6.20
  党的十六大报告提出的“新型工业化”要求城市建设者具备较高的劳动力素质。农民工提升自身文化知识素质、信息素质、社会交往素质以及市场适应能力,这既是他们城市生存的前提,也是工业现代化的需要。
  3.行为方式的嬗变。1990年代中后期的媒体再现中,媒体以语言符号为介质,通过有差别的选择与凸显、有意识地省略与淡化、有倾向性的编排对农民工进行模式化再现,农民工被再现成苦难不幸、无知无助、土里土气、地位低下的弱势群体,或者为非作歹、杀人越货、偷抢奸淫的恶棍。这种再现仅从如下新闻标题可窥一斑:《未婚少女草丛中产子》、《机器“啃”掉女工秀发》、《患病无钱治躺山上等死》、《遭遇欠薪精神高度压抑 一民工火车上发病打人讨水喝竟起淫心》、《强奸未遂被判刑讨薪不成火烧老板 贵州男子被判12年》等等。自2004年前后媒体报道发生了变化,媒体较多关注农民工积极正面的行为。如,主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关注时事,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注重自身长远发展,利用业余时间读书和学习,参加自考、上夜校、接受劳动培训;以主人翁的姿态进行活动,主动参与政治表达和社会管理,积极与社区居民沟通交流;好人好事,见义勇为,维护社会正义;逐渐文明进步,改掉一些不良行为陋习,诸如闯红灯、乱吐痰、公共场所大声喧哗等。总之,他们已不再是脏的、穷的、土的、道德水平低的群体,而是城市文明的和谐音符。
  4.生活方式的嬗变。媒体对农民工的文化生活同样进行了刻板化再现,农民工的生活被再现成单调的、乏味的,在臭气熏天的工棚,他们衣着朴素甚至褴褛不堪,没有书籍、电视,业余时间唯一的娱乐就是打扑克。而对接受过现代文明教育的新一代农民工,媒体再现则发生了改变,新一代农民工被再现成个性张扬、敢于冒险、追逐时尚、注重自我的一群,他们崇尚明星、名人、名牌,追求时尚、新潮、前卫,向往酒吧、网吧、KTV,爱玩电子游戏,喜欢网上购物,习惯刷卡消费等。他们不只是流水线上的工号A或B,他们和城里的年轻人一样,上网、逛街、K歌,一样有着丰富的内心世界。
  笔者走访广州番禺的工厂聚集区域,随时可见三三两两的时髦男女。从穿着上看完全看不出他们是农民工。大波浪的长发加上微黄的挑染,甘肃籍姑娘小玉显得洋味十足。今年是她在广州打工的第二年。她说:“我们厂许多精细工作须要女生做,但女生很少,因此我在这里很吃香。闲暇时我会看时尚杂志,也会去上下九、北京路逛街。”―《羊城晚报》2009.12.15
  再现具有强大的符号力量,它不仅仅反映社会事实,还参与建构。它对于人们的生活、权力和地位都将产生真实的影响。在“新市民”、“新建设者”、“产业工人主体”等话语的召唤下,农民工的城市主体意识渐渐觉醒,他们认同主流价值观,提升作为现代人的基本素质,接受现代城市生活方式,怀揣梦想、憧憬,在城市拼搏、开拓、奋斗,努力适应、融入城市生活。农民工从边缘人到新市民的媒介形象嬗变,在某种程度上展示了中国城市发展的足迹和中国社会发展的进程。
  三、农民工形象变迁中的媒体责任
  对于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和工业化,推进城市化进程是关键。对于中国城市化,农民工的顺利融入是关键。大众传媒应该充分认识农民工报道对于中国现代化、工业化、城市化的意义,发挥社会公器的作用,肩负起构建和谐社会的责任和效能,承担起“形成个人现代性方面的真正独立的力量”的重任[3],自觉充当先进文化的鼓动者,培育现代社会,启蒙公民意识,应当关注农民工群体,为其提供平等的社会交流平台,促进农民工与市民消除隔阂,相互融合,构建价值观多元化的多中心社会。
  1.树立平权意识,彰显人文关怀。要超越同情、恩赐的感性层面,以平等的眼光看待农民工群体,给予农民工人文关怀,给予农民工作为公民应有的尊重,维护其人格尊严及法定的基本权利,在农民工社会现实中权益遭到侵犯的时候,站在公平、正义的立场,为农民工呼吁、呐喊,真正地关注农民工的生存状况和权益维护状况,切实关注其政治、文化、教育等方面的权利,通过新闻报道向外界客观、公正地展示他们的所思所想,为解决农民工问题提供舆论支持,发挥社会运行稳定器的作用。
  2.坚持新闻报道客观性与倾向性的辩证统一。严格遵守新闻报道客观性要求,尊重事实,尽量真实地呈现事实与摹写现实。从培育人的现代性的高度选择事实,建构形象。在新闻选择中不偏不倚,要多角度多侧面展示农民工的不同形象,既报道农民工敦厚、耐劳、进取的一面,也报道他们困惑、迷茫、退缩的一面,尊重读者自己判断是非的权利。在新闻语言上要谨慎措辞,规范报道用语,摘掉偏见与歧视的有色眼镜,尊重农民工,避免使用让农民工敏感的语言,比如“打工仔”、“外来妹”、“江北人”等。在消息来源上既引用官方、学者的语言,也引用农民工自己的陈述,给农民工表达自身权益的平台。
  3.新闻采写上深入挖掘和深度报道。媒体对农民工的报道不能仅仅局限于一些突发式的动态新闻。对于题材重大、非事件性新闻要注意灵活选用其他的新闻体裁形式如调查性报道、解释性报道、述评新闻、新闻评论等,揭示表面现象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对于涉及农民工的行为事件,媒介报道应注意追问事件发生的社会原因及处理结果,展现人物细节。在权益保护、社会保障、社会服务、文化娱乐等题材上要深入挖掘,剖析社会土壤和时代背景,为公众提供全方位的信息,充分发挥新闻媒体的社会监督作用。
  
  参考文献:
  [1][英]丽莎・泰勒,安德鲁・威利斯.媒介研究:文本、机构与受众[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39―44.
  [2]王建民.社会转型中的象征二元结构――以农民工群体为中心的微观权力分析[J]社会,2008,(2).
  [3]刘辉、东方.民工电视形象的嬗变――以南京电视台新闻报道为例[J]南京社会科学,2008,(2):122.
  Evolution of the media image of migrant workers: from the
  "marginal people" to the "new people"
  
  ZHANG Peng
  (Xuzhou Institute of Technology,Xuzhou 221008,China)
  
  Abstract: Through the use of representation theory of the "People's Daily", "Xinmin Evening News", "Yangcheng Evening News," the last inspection found that the media construct of the migrant workers are shed early image, experiencing the city from the "marginal people" to the growing "new people, "the era of evolution. This is a correct understanding of the true peasant-workers, a correct understanding of the urbanization process and the objective behind the appearance of social and psychological changes, revealing the mass media, boosting the role of migrant workers into the cities is important.
  Key words: migrant workers; image reproduction; media, new people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7381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