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破屋歌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   ――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多好啊,多好啊,   一场秋风从天外忽来,   将他小小的茅屋撕破!
  
  从天外忽来,
  乘着雷车,
  驾着云朵;
  从天外忽来,
  金霞逃散,
  夕阳隐没;
  从天外忽来,
  失巢的归鸦绕树乱啼,
  鸟兽迷途,回不了窝。
  
  从遥远的天外忽来,
  挟着荒漠的飞沙,
  裹着西岭的积雪,
  卷着溟海的沧波,
  将他的茅屋撕破,
  狂泼大水,
  一瞬间,屋里流成河,
  淹了床,
  冲了大坛小罐,
  塌了灶,
  漂了瓦盆铁锅。
  狗在咬,
  儿在哭,
  妻在唤,
  黑暗中一片惊惶失措。
  
  多好啊,多好啊,
  秋风将他的茅屋撕破�
  
  撕破了安居的美梦,
  撕破了家庭的欢乐,
  撕破了悠闲的岁月,
  撕破了太平的颂歌。
  
  让他叫喊,
  让他嗟哦,
  让他失眠,
  让他挨饿,
  让他全家在风雨中瑟瑟缩缩�
  
  让他想起贪吏的罪恶,
  让他想起中原的战祸,
  让他想起逾墙逃走的老翁,
  让他想起新婚守寡的少妇,
  让他想起骊山雪夜荒淫的灯火�
  
  让他想起幺儿的饿死,
  让他想起老妻的病弱,
  让他想起此夜千家破屋风雨,
  让他写出一篇不朽之作: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多好啊,多好啊,
  秋风将他的茅屋撕破�
  
  “穿花蛱蝶”哪里去了?
  “点水蜻蜓”哪里去了?
  “细雨鱼儿”哪里去了?
  “微风燕子”哪里去了?
  难道就老写这些,
  让此生匆匆结束?
  
  哦,古来多少诗才被谋杀,
  后人想起他们,伤心难过。
  问凶手是谁?
  一个是舒适�
  一个是逸乐�
  
  谢谢老天慈爱,
  送他一场秋风,
  使他更加巍峨,
  有如泰山东岳;
  使他更加辉煌,
  有如北斗星座。
  
  黄昏里漫游杜甫草堂,
  还听见林中秋风萧索。
  望着西天我喃喃自语:
  “多好啊,多好啊�”
  1980年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