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当空,轻轻离歌
作者 :  赵一安

  晚上,一轮明月缀在黑色的天幕,大地蒙上一层银色的薄纱。此时,近树静默成影,远山描摹成黛。遗憾的是,这么美的月色,也只有我来与你相伴吧……
  当我在仰头观月之时,更多的人们或许已经遗忘天空中的那轮皎月,而在低头俯视手上光怪陆离的手机。
  你们不知道的是,那轮明月,曾被李白呼唤过,“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皎洁、神秘;那轮明月,曾被苏东坡问询过,“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那弯残月,见证过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那轮明月,陪伴过离人的孤独身影,“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那原始的美,那属于宇宙的浩瀚深沉的美,比那亮到刺眼的手机更好看,更动人……
  那轮月,出奇地大,出奇地圆,还微微泛着红光。面对如此美景,我也只有轻叹:“今夜只有我与你相约,再到你如此之大时,也许,我已满头银发,但,锦年之际,有你安好。不是吗……”高挂夜空的明月正如皎皎玉盘,我想,它会哭泣吧,因为,“皎皎”这样的词,明明属于它,却只剩下我一人孤独相伴!
  我轻轻爬上窗台,对着皎月哼唱着离歌。“小住京华,早又是……莽红尘,何处觅知音,青衫湿……”
  湿了谁的青衫,断了谁的归程,我意不知,谁与我相伴?不是那迷离的手机,而是那皎洁的月光与清冷的歌声。
  我向室内望去,透过轻微如波摆动的窗纱,室内苍白的手机屏幕光里,映照出两张模糊却又遥远的脸,那两张脸的主人,也曾带着我望过明月,吟过星辰;也曾谈过李白,论过苏轼……可是现在,却成了手�C的奴仆。
  皓月当空,轻轻离歌……
  点评
  小作者选材独特,当前手机低头族已成现象,小作者却把“低头族”现象与美妙的月景巧妙地结合到一起,以自己独特的视角表达了对此现象的忧虑。其次,作者紧紧围绕一个“离”字,把自己的情感贯穿其中。望月怀诗,是诗歌意境与当前现实的“离”,曾经的优雅不再;对月唱歌,是“我”与父母亲的看似合实则分的生活之“离”,曾经的温情不再……这首“离歌”,因为小作者的匠心独运的构思与细腻优雅的语言益显深刻。
  指导老师/吴启俊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