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想原汁原味
作者 :  陈 颖

  现在我在语文教学中最大的困惑就是,在课堂中属于语文的快乐、领悟、美妙、诗意越来越少,同时也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干瘪乏味。语文课堂的原汁原味何处寻觅?难道已经成了记忆的碎片?
  碎片反射的太阳光刺痛了我的双眼。
  在上汪曾祺先生的《葡萄月令》时,虽然已做足了功课,但是还是提前做好了思想准备,因为作品中那种“浑朴自然、清淡委婉”的雅致的童趣并不是喝惯了劲爆张扬的可口可乐的舌头能轻易理解乃至接纳的风味。还有作为阅读,最终指向的是触摸文字背后的那颗心,这是非常困难的任务。
  因为知道“牛不愿喝水强按头”的恶劣后果,所以放弃了伪装高深的高谈阔论,把这杯茶放在学生面前,让他们自己品尝品尝。事先我提供了课后资料链接中汪曾祺《<蒲桥集)自序》中话:“我是希望把散文写得平淡一点、自然一点、家常一点的。”这平淡自然中有怎样的味道?字里行间蕴藏着怎样的情感?请学生找出文中的句子来品读。
  细细揣摩之后,学生读出了作者在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的运用中流露出的对葡萄的如对自己孩子一样的喜爱和赞美;读出了动词、形容词运用的生动与韵味。我对于学生未注意到的地方予以了点拨,如:作者营造的葡萄园宁静美丽的氛围体现了作者散文以“静”为核心的审美情趣,作者运用的俏皮活泼的口语、自然亲切的方言展现了本真率直的生活态度。在师生互动的品读中对文意的理解,到这一步似乎也算是达到了预想的教学目标。
  这时一个学生举手,说对文章语言的内涵还有一处发现:在三月葡萄上架那一部分中,说葡萄上了架,就施肥,“在葡萄根的后面,距主干一尺,挖一道半月形的沟,把大粪倒在里面。葡萄上大粪,不用稀释,就这样把原汁大粪倒下去。大棵的,得三四桶。小葡萄,一桶也就够了”。学生说这“原汁”二字颇有意味。该生话音刚落,教室里立刻哄堂大笑。这是个理科班,平常就喜欢玩笑嬉闹,给点阳光就灿烂,此刻正是天赐良机呀!就看见其他学生朝着那个发言的家伙挤眉弄眼,表腈中充满嘲讽和即将看到好戏开场的兴奋。 我有一些吃惊,这家伙是不是想要哗众取宠呀?但转念一想,要冷静,不要急着下结论,先听听他的理由看看。于是我稳住骚动的学生,示意他讲下去。不想那家伙临危不乱,声音还提高了八度,有条不紊地陈述起自己的理由来:“作者清楚地知道给葡萄施的是什么肥,是不用稀释的原汁大粪,我们完全可以推测出来作者是亲自去挑大粪浇灌葡萄的,而不是一个旁观者或者坐在书斋里想象出来的,他不怕脏不怕累,辛勤培养葡萄,伴着它一天天长大,葡萄就是他的孩子,所以他才会那么仔细地观察出小叶子微微变化的颜色,会钻进葡萄架看那很小的浅黄微绿的花,会注意到葡萄像小孩嘬奶似的拼命喝水的样子。所以这‘原汁’二字让我看到作者对葡萄的深爱,还有对生活的热爱。”下面原来准备看好戏的学生都被他这一番人情人理的话震住了。原来以为会天下大乱的我也被震住了。两秒钟之后,由衷钦佩的掌声热烈地响起。
  我的心里挺激动的,立刻热情地赞扬了这个学生思维的突破性。这时我猛然发现这个“意外”不正是走进作者心灵的良机吗?“这是一篇状物的散文,而你们也能同时在文中看出作者的生活态度。”我顺势点出了作者汪曾祺的经历:他是个学者文人,1958年被划成“右派”,下放到张家口的农业研究所当农业工人。但就是在那样艰辛苦闷的岁月里,他却能以淡泊乐观的心,排除外在世界强加的痛苦,去发现并营造一个“温暖美好”的葡萄园。这就是汪曾祺文章平淡自然中的真意。学生了解了这些之后,再看文章,就有了更深的领悟与别样的感动。
  课虽然上完了,却留给了我无尽的思考。在现在这个功利浮躁的时代,似乎很难像汪先生那样“即使是至痛的事,到他的柔滑思维机器中转几转,也会变得平和起来”(范培松《(汪曾祺散文选集)序言》),但我们做人是不是可以更实在一些更平和一些呢?很喜欢徐卓人先生《永远的汪曾祺》中那句话:“己心妩媚,则世间妩媚;己心温暖,则世间温暖。”做教师的尤其需要修炼自己的内心、充盈自己的内心。否则,被精确到小数点后几位的成绩较量、头衔名位的争夺磨折的心不知在何时已布满了老茧乃至硬化癌变了。这就是语文课堂诗意美衰微、越来越干瘪乏味的原因。
  硬化的还有学生的目光。教师对学生的急躁训斥多了,耐心发掘学生潜藏的优点、持之以恒的关爱帮助少了,蓦然发现自己周围的学生居然有那么多奴隶般木然的眼神,那皮鞭是在自己手上吗?自己身上是否也有皮鞭抽出的血痕?张文质在《父母改变,孩子改变》一书中说:“一个人真正的快乐,并不都来自他的天分、他取得的成绩、他显赫的地位,更多的则是他的童年父母给予的、学校给予的、社会给予的一个人成长所需要的爱、鼓励和包容。”我们有足够的智慧和力量来给予了吗?
  教师的思想和心灵是鲜活的,才有可能还原语文课堂本来的灵性和生命。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