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文学社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浙江黄岩第二高级中学星辰文学社,成立于1998年金秋。文学社以“弘扬橘乡文化、繁荣校园文学”为使命,以“体验生活、抒发灵性、提升思想素养”为宗旨。   星辰文学社在陈宏、陈忠等指导老师的亲切关怀下,自主发展,现已有社员一百多名。文学社定期组织开展一系列活动,如组织社员鉴赏中外名著,开展文学知识竞赛,观赏优秀的影视作品,组织参加校内外各种文学大赛等。
  社员作品已有二百多篇被《中国校园文学》《美文》《创新作文》等报刊刊登。文学社先后荣获“全国百家优秀文学社”“首届全国中学九十九佳文学社”“美文核心文学社”等称号。相信在广大师生的鼎力支持下,星辰文学社定能成为中国校园文学中最璀璨的一颗明星。
  
  校对生活
  吴银萍
  
  “生活是一道彩虹,色彩斑斓中也有黑色!”俄国诗人叶夫杜山柯这样说。既然生活中有许多问题不可避免,那我们为什么不笑着去面对?
  曾经有一个这样的故事,它深深地打动了我。上海有一个癌症晚期病人,当得知自己只有一百多天的生命时,他决定把自己对死亡、对苦难的体验写成日记发表在晚报上。这样的决定并不是谁都能作出的。他的坦然、他的镇定,证明他已经战胜了苦难,他敢于笑着面对困难、笑着面对生活。虽然,他的身体输给了病魔,可是他的精神却完全取得了胜利。在生命即将宣告终结的那段日子里,他选择了笑对生活。
  再看看《飘》中的郝思嘉,一个美国南方庄园主的女儿,生活富足,衣食无忧。不幸的是她遇上了南北战争。庄园被毁,父母双亡,她流离失所,前后两任丈夫都死于非命。在经历种种磨难后,她并没有被现实打败,她没有消沉,没有对生活失去信心。她选择了笑对生活,她要凭着自己的双手去开创美好的未来,她坚信“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生活犹如一面镜子,你朝它笑,它也朝你笑。如果你双眉紧锁,向它投以怀疑的目光,它也将还你同样怀疑的目光。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何不选择笑对生活呢?
  现在想想,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生活磨难的孩子,竟一味抱怨学习带来的痛苦,还时常“为赋新词强说愁”。为什么我们不能轻松面对学习,淡然一笑呢?
  席慕蓉说:“整个人类的生命犹如一件一直在琢磨着的艺术品,在我之前早已有了开始,在我之后也不会停顿不会结束,而我的来临我的存在都是这漫长琢磨中必不可少的一点,我的努力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泰戈尔也说:“我的存在,对我是一个永久的神奇,这就是生活。”为什么他们可以这般从容、自信地笑对生活?难道我们不可以吗?
  答案是肯定的。上帝虽然没有赐给我高大的身躯,也没有赐予我卓越的才华,但我可以以乐观的心态去面对生活,去塑造自己。
  我可以,你可以,我们都可以。
  生命何其美丽。请相信,今天会比昨天精彩,我们可以微笑着迎接每一个朝阳升起的明天。
  所以,请让我们一起从容地品尝生活的滋味,笑着面对未来的生活。★
  
  让信念开花
  李超婷
  
  我把梦想填满船舱,愿船儿载着它,漂向远方。
  ――题记
  
  阳光穿过茂密的树林,从叶缝间挤进窗子,照得满屋子亮堂堂的。我不喜欢这么刺眼的光线,这样会让我感到十分空虚,会让我清楚地看到梦想如泡沫般在阳光下破灭。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空气中仿佛夹杂着令人窒息的元素,我蜷缩在被窝里,将自己藏在书页后面,犹如慵懒的虫子将自己藏在树叶背后,隐隐传来啃细叶的声音,安详而自在,然后,目光定格在那被遗忘在角落里的日记本上。
  翻开陈旧的日记本,那一页页、一笔笔,都已成尘封的历史。打开沉睡的记忆,我才发觉这一切原来还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2006年3月2日 星期五 阴
  捧一杯香茗,欣赏一篇美文,品味一首小诗,暗香浮动,如江南的水花荡起层层涟漪,一圈一圈地扩散开来。其实我所希望的生活很简单,总是期待被一种率性的文字激起感动罢了。也许是翻开书页的一刹那,也许是语文课中陶醉的一瞬间。我喜欢李商隐“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柔情与坚贞,钦佩李白“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放与坚定的信念,景仰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爱国忧民的情操。我喜欢美丽的文字。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于是,我无视荆棘,不畏伤痛,用心生活,奋力奔跑。冰心说:“小小的花,也想抬起头来,感谢春光的爱。”于是,我努力拼搏,企盼收获满园的芬芳,以此献给我的母亲,以报答她的恩情。舒婷说:“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于是,我把幼稚的情感封存,保持我的心灵永远纯洁,渴求一份伟大的爱情。我喜欢别人的诗,更喜欢自己的涂鸦之作。中午,灵感突发,随手写了一首小诗,自以为还行,可同桌说:“你呀,闲着没事干,老喜欢写这玩意儿,难道真的被张爱玲‘出名要趁早’这话给蒙了?”是呀,我怕是真的着魔了吧。
  2006年9月21日 星期日 雨
  窗外,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今天,远方的朋友来信了。信中,她写道:“我们学校有一个文学社,既然你对文学如此地喜爱,你就寄点稿子来吧,我那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姑娘。”文学社?投稿?我行吗?我没有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乐观与豁达,没有徐志摩“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飘逸与洒脱,也没有张爱玲“我喜欢这样地收梢”的冷傲与自信,我能行吗?我没有清新细腻、畅快淋漓的文笔,就凭我,能写出什么呢?我能行吗?雨仍然下着,仿佛一点倦意也没有,这正如我对文学的喜爱与向往。
  2006年12月31日 星期三 阴
  我要唱的歌直到今天还没有唱出。我的愿望似乎总是在期待中落空。我寄出去的稿件至今都没有消息,一次又一次地失望,这让我心灰意冷,我的心好痛、好痛!年年失望年年望,事事难成事事成,春在哪里?
  手指在日记本上轻轻划过,记忆在脑海中悄然浮现,想着想着,泪水不经意地涌了出来,清风将它吹落。于是,泪花在空中飘舞,累了,它终于投入了大地的怀抱。大地啊,你可知它是酸还是甜?终于,我明白,梦想也许难以实现,但有梦的人为了梦想一定会全力以赴地。而我,愿做个追梦的孩子。
  合上日记本的瞬间,猛然发现日记本的扉页是空白的。于是,我提起笔,毅然在那片空白上写下了这样的文字:年年失望年年望,事事难成事事成,春在心中――让信念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