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
作者 :  林跃龙

  缘起缘灭,如同潮涨潮退。   潮涨了,卷起的不过是几朵浪花,潮退了,仍旧露出岸礁。缘起了,相聚把盏言笑,缘尽时,离去也许就是天涯海角。   佛语有云:缘分如菩提,离聚是因果。
  因为缘分,人降生到这个世上,前世播的种,今生来收获,生老病死离合悲欢尽是因果。许多人在一生中的某一时刻某一路口有一次偶然的邂逅,又匆匆分手,相遇无非只是擦肩而过,不须太过执著。缘起本是一场虚幻,终究要归于淡然。
  可是,菩提万树,悟道者唯释迦牟尼一人耳,因果诸般,坦然淡看者又能有几何?
  谁能忍看岁月苍老了红颜,谁能够笑看英雄辜负了壮年,谁能把所有悲欢深深封藏在心间,又有谁能够面对别离不心生黯然?
  可惜没有。
  纵观古今,三叠相关、十里长亭、瑟瑟燕水、潇潇灞桥……哪一声咏叹不是离情?哪一纸诗文不含别绪?哪一句珍重不牵带挂念?一杯杯浊酒里面将所有情感都酝酿其中,饮不尽的总是黯然。一枝枝折柳相送却牵扯出无尽的神伤。
  想留不能留,总是寂寞。
  也许,人好比一架无辜的木偶,演尽了所有的悲欢离合,却仍逃不出命运的操作。所有的戏剧终是要散场,所有的相聚大概终得要面对分别。
  有人说,失去才能够证明曾经拥有。那么,离别是不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呢?
  未来如何其实无需猜测,曾经拥有便已足够回味一生。离别后纵使难再相遇,毕竟还有回忆――而回忆也能让人幸福。
  想起在集美中学度过的三年高中生活,点滴都成了回忆。曾经遇过的人攀过的树坐过的教室翻过的围墙发生过的事,都在回忆里悄然流逝。而我们都还不曾料想:所有这一切一眨眼竟要别离了。
  南薰楼的红瓦朱墙永远温存地守立海畔,盼望海外的归侨。楼前的凤凰花开了又谢了,一年一年,目送其中的学子走向天涯海角。而这一回花开,送别的竟是我们了!再重逢时,不知花开是第几度,同学是第几批了。
  毕竟离聚不可强求。一生中多少个路口向左向右去留各有选择,互道一声珍重,人还得往前走。只希望离别前,轻轻打理好回忆,大家一路珍重。
  (指导教师刘吉英)
  
  点 评
  离别,自古以来就是个让人伤感的话题,宛如一曲悲歌,说不尽,唱不完。作为即将离别的高三学子,作者并未从离别写起,却先从“缘”落笔,以佛语解释了离别存在之必然,而后纵览古今诠释了种种离别背后的浓浓情思,接着思绪一转,想起曾经的回忆和未来的再次相遇后又坦然淡看离别。末三段联系现实写到自己的离别体验,情真意切,倒数第二段写凤凰花送别学子尤其让人动容。行文思路流畅,层层推进,语言洗练,情感真挚,既有对于离别的感悟,亦有真切的离别体验;淡淡的笔触间,渗透着的既有离别的寂寂感伤,亦有那份珍视过往的释然和一路珍重的祝福。
  (彭 振)
  
  点评教师简介
  彭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硕士,现为上海市上海中学语文教师,同时兼任上海中学国际部IB语文教师。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