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
作者 :  楚燕狂子

  (接上期)      5   亚当和夏娃从大厅中走出来,夏娃低声说:“到我房间里来。”亚当随夏娃进了她的房间。刚一进门,夏娃就把门关上,一脸凝重。
  亚当从未见过她这种表情,“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可能不是真正的神。”
  “什么!”亚当失声喊道。极地武士最重心境平和,若不是夏娃所说的太过离奇,亚当不会如此失态。亚当随即平静下来,反问道:“那我们是什么?”
  “克隆产物。”
  “你确定?”
  “不完全确定。我在刚才测试时收集海量信息破解阻隔程序,从一些信息中分析得知的,只是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我们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
  夏娃坐在计算机前,进入地下城的核心主机,“也许,在这里可以找到答案。”
  亚当道:“这是考验你水平的机会了。这可是地下城安全措施最好的计算机系统。”
  计算机提示输入口令。夏娃道:“夏娃,密码from738date4。”然后开始浏览资料,当她往更高一层查看的时候,计算机提示由于受权限限制,无法查看。夏娃嘀咕一声:“非得逼我用强。”她试着强行进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却毫无进展。四个小时后夏娃瘫在椅子里,几乎都要放弃。夏娃沮丧地道:“我试了所有我能想到的方法,还是不行。”
  亚当若有所思地说:“主机系统在不断地更新与完善之中,用以对付层出不穷的入侵方法,也许……”亚当的脑海中灵光一闪,和夏娃一起喊道:“用最原始的方法!”然后他们相视一笑,心有灵犀至此。
  夏娃道:“我就用最原始的方法。希望主机早就已经不预防这种入侵方法,这可是我从一本古老的书上看到的。”夏娃一边说一边操作,把系统复制,初始化,然后取得初始密码。“成功了!”亚当和夏娃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屏幕看。机密文件的解码纷纷脱落,两份名为“完美计划”和“创世计划”的文件渐渐显露出来。夏娃打开“完美计划”:
  编号:xx71108机密程度:绝密
  代号:完美计划
  以历代优秀武士的基因为母本,挑选整合出新的基因,并加以改造,使其达到完美无缺的境界。以克隆技术生产出具有强大潜力的亚当,令其自然生长,定期观察和检测亚当身体。若六年之内亚当可以健康成长,则证明以此方法生产的极地武士并无任何危险。再以亚当的身体为母本,将xy染色体修改为xx,从而产生极地武士夏娃……
  夏娃的脸上阴晴不定。“亚当,”夏娃冷冷地道,“原来,我们只是工具!”
  亚当满腔怒火,也没有心情查看另一份文件,拉着夏娃就往极地训练营走去,直到天怒的营房前。房外站着的两个卫兵拦住亚当和夏娃道:“天怒大师正在静修,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
  亚当喝了一声“滚开”,神力微运,将卫兵抛开,大踏步走了进去。天怒沉稳安详地盘坐在地上,双目如深潭一般沉静而无任何波澜。空气中流动着静谧之气,亚当和夏娃的愤怒在无形中被抵掉了一些。即便如此,亚当依然冷笑道:“天怒!我和夏娃原来都是克隆产物,你还想瞒我们多久?”
  静谧之气中闪过一丝波澜,旋即平静。天怒轻声道:“你在愤怒。作为一个极地武士,怎么可以妄动嗔念?”
  “别再跟我说这些狗屁道理。”亚当不耐烦地打断天怒,“全都是鬼话!你们口口声声说崇尚自然,科技只用于基本的生存,但你们却违背顺应自然的法则创造了我们,分明是拿我们当工具!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们比激进者更可恨!”亚当和夏娃的修为已经颇高,只是今日所知事实为生平所遇最惊骇的事,他们的真实身份和耳濡目染所得到的思想完全冲突,怎会不动怒火?亚当几乎要冲上去,幸而夏娃紧紧地攥着亚当的手。
  “念你是我们的老师,教育抚养我们,我们不杀你。”语毕夏娃拉着亚当的手往外走去。在门口时夏娃又停住脚步,“我们不会做你们的工具。我们要去过我们想要的生活。”
  “你们是真正的神!”当天怒说出这句话时,亚当和夏娃已经走了出去。天怒仍说道:“放诸整个宇宙,我们对你们的改造可以微小到和自然的造化等量齐观。你们肩负着极地和神类的未来与希望。我们从未拿你们当作克隆产物对待过,我们尊重你们,如同真正的神一样。更关键的是你们应当承认自己是神,这样你们才是真正的神。境由心生,真真假假,不过是庸神俗见。”
  亚当和夏娃听到天怒说的话,走得更急了。他们直奔电梯,进入后电梯高速上升。看着脚下的城市越来越小,一阵尖锐的疼痛感从他们心中划过。
  夏娃抱怨道:“这该死的超重。”
  
  6
  
  出了电梯,亚当和夏娃开着一艘飞船冲向天际。那栋白色的建筑渐渐融入雪色,直至无迹可寻。
  夏娃问:“去哪里?”
  亚当怔了怔道:“不知道。”
  飞行忽然有些漫无目的。“那就到处游荡吧。”夏娃轻声说。
  飞船飞经一座座钢铁丛林,降落在激进社会的首府塔风城。降落之后,便发现无数的神涌向城市中心的广场。亚当和夏娃随着他们走去,渐渐看清广场中央竖着一个十字架,架上绑着的神三十多岁光景,蓬头垢面,形容憔悴。法官站在台上说:“克隆产物文勇,煽动民众,鼓吹个人自由,反对群体意识论。判处火刑!”
  “烧死他!烧死他!”周围的神狂热地喊道。
  亚当身旁一个观看的小孩轻蔑而憎恨地说:“丑陋的克隆产物。”
  亚当和夏娃一阵阵心寒,即便在极地最寒冷的地方,都未曾让他们感觉如此寒冷。
  文勇缓缓抬起头来,他的身体虽说已经消瘦不堪,那双眸子却依然明亮。文勇开口朗声道:“可悲的神类,觉醒吧!神类最基本的精神被践踏,自由意志退出社会舞台的一刻,必将是整个神类文明消亡的一刻。千百年来无数的先烈为自由而战,抛头颅,洒热血,因为他们深知自由才是推动社会的根本动力。社会不可以凌驾于自由之上,社会发展的前提是尊重自由!”
  下面的人不知谁喊了一声:“异端!烧死他!烧死他!”周围的神都喊道:“烧死他!烧死他!”四周大厦外面装饰用的成千上万块玻璃慢慢转动,各自调整着角度。无数的光束反射到文勇身上,他身上很快渗出层层汗珠。
  夏娃恨恨地说:“这种方法也太残忍了,直到把他烤焦了才能烧着。亚当,我们救他!”说完夏娃往飞船急奔而去。亚当冲向十字架,凝聚神力,一掌斜劈而出,巨大的十字架轰然裂开,将欲倒下。它偏离众多光镜的焦点,文勇立即免受焚身之苦。四周观看的神惊叫着散开。亚当纵身一跃抱住文勇,扯断文勇身上的绳索,脚尖在正在倒塌的十字架上一借力,又平升数米,跃入正低空飞行的飞船。飞船的舱门立即关闭,然后昂首向高空飞去。
  夏娃把飞船调到自动驾驶,俯身查看躺在亚当怀中的文勇,只见他全身上下都是触目惊心的灼伤。此刻他在亚当的怀里不停地喝着水。夏娃皱皱眉道:“他所受的伤太严重,我们的医学知识和现有的器械都难以救他,拖延下去恐怕会全身溃烂而死。”
  文勇舒心地笑道:“我是克隆产物,在社会里做最低贱的工作,从来没有神拿我们当做神看过。你们不但不嫌弃我,还把我从十字架上救下来,我已经很知足了。咳咳……”文勇咳了几声,气息微弱地接着道:“再者,虽说我是克隆神,却也是为神类的精神而死,为自由和正义而死,夫复何憾!”亚当和夏娃听了这番话,思潮起伏。亚当喃喃地道:“难道是我们错了?”文勇呻吟了一声,几欲昏过去。
  “我们一定要救他!”夏娃说完跑到控制台前。飞船向北方直飞而去,在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银弧。
  “我要回……家。”文勇低声道,“我好想回家。”亚当起身走到控制台,调转方向。夏娃脸上充满疑惑,亚当声音低沉地解释道:“他在狱中受的折磨太重了,加上被烧……已经没有救了。我要满足他的最后一个愿望。”亚当驾驶飞船向文勇说的地方飞去。
  飞船徐徐降落在塔风城的边缘,这里是一片废弃的厂房,破烂颓败,是著名的贫民窟。四周的房屋里涌出不少衣衫褴褛的神,好奇地观望这艘美丽的飞船。当亚当把文勇抱出来的时候,他们吃了一惊,然后关切地涌上前看望文勇。一个6岁左右的小男孩,扑在文勇的身上,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爸爸,爸爸!你到底怎么了?……”文勇费力地伸出伤痕累累的手掌,摩挲着他脏兮兮的脸颊,努力地笑道:“爸爸没事,爸爸只是要去见妈妈了。爸爸好高兴,和你妈妈一样,都是为同一事业奋战。孩子,我给你讲的故事你记住了吗?”
  小男孩哽咽地说:“记住了。”
  “那好,讲给爸爸听。”文勇神情期待地道。
  “在极北之地,生活着一批极地武士,他们崇尚自由,天生的职责是为捍卫神类的自由而战。他们相信万物平等,不会歧视克隆产物及其后代。他们尊重自然……使用神力……”小男孩用稚嫩却无比坚定的声音说道,“总有一天,他们会来解救我们,还整个神类一个自由的社会……”周围的人安静地听着,陷入美好的憧憬。亚当和夏娃也沉浸在这个故事中。
  小男孩讲完了故事,人群中依然一片安静。小男孩的啜泣声惊醒了人们,亚当和夏娃俯身看去,才发现文勇已经死了。只是文勇的脸上依然保留着生命最后一刻的笑容,舒心而坦然。那样清冽的眼眸定定地看着高远的天空,仿佛在那里,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见了故事中的美好情景,那里再无悲伤以及无谓的牺牲。
  夏娃的眼角滑落一滴泪水――这样倔强和坚强的女子,也无法隐藏心中的悲怆。亚当用力握住夏娃的手,微微颤抖:“我们是他们的希望。”
  天空忽然传来巨大的轰鸣声,追踪的舰队已经追至。亚当和夏娃知道,如果他们再不走的话,会在这里引发一场激战,势必伤及无辜。
  夏娃抓紧最后的时间问小男孩:“你愿意和我们一块走吗?我们会带你去传说中的极地。”
  “真的吗?”他反问了一句,忽而坚定有力地道,“不!”
  “为什么?”夏娃追问。
  “我要在这里,在这里完成我爸爸的事业!”
  夏娃知道不可以勉强,她紧紧地拥抱了一下小男孩,头也不回地上了飞船。她不敢回头,害怕回头,心里又是一阵疼痛。忽然,背后传来小男孩的惨呼声,原来一艘敌舰在夏娃刚才所在的地方射击了一次,夏娃恰好走开,却射到了那个小男孩。小男孩的肩膀被激光灼伤了一大片,此刻已经昏了过去。夏娃的眼里闪过一丝内疚之色,她迅疾地折身将小男孩抱入飞船。
  亚当已经将飞船发动,夏娃刚进入,飞船便直冲入空中,故意在敌舰前耍了几个花样,引起敌舰的注意,又呼啸着向太空飞去,将敌舰引离这片贫民窟。
  飞船在摆脱敌人的追踪之后,便全速向北方飞去。(待续)
  (编辑 蓝 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