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作者 :  闵建凯

  20多年前,我们百里河一带的深山里,大树参天,灌木丛生,野生动物繁多。因此男人们都学会了打猎,一来可以补充家中的粮食,二来可以将动物的毛皮拿到镇上换零花钱。
  爷爷是百里河这一带身手最好的猎人。但在一次捕猎中,爷爷被一只300多斤重的黑熊咬伤了。等我父亲听到声音端着枪赶去时,那黑熊已钻入灌木丛逃走了。结果没几天,爷爷因伤口感染去世了。在弥留之际,爷爷苦笑着对我们说:“也许这是报应吧!”父亲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定要找到那头黑熊,为您报仇!”我看见爷爷摇摇头,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
  为爷爷办完丧事后,父亲将爷爷的那杆猎枪交给了我,我和父亲开始了寻找黑熊为爷爷报仇的旅程。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个晴朗的午后,我们突然在山坡的另一边,发现一只强壮的黑熊挺着大得出奇的肚子在摇一棵树。父亲用充满仇恨的声音说:“就是它,它就是咬伤你爷爷的黑熊!”父亲让我趴在原地不动,他则屏住呼吸向前挪动。
  我看见父亲躲在一棵树后面,端起枪,扣动了扳机。但父亲没有击中熊的要害,而我却被吓得半死。因为听爷爷说过,像熊和野猪这样的猛兽,如果不能一枪击中要害的话,是很危险的,它们会拼了命向你发起进攻。但这只黑熊却倏地跑下山坡,钻入灌木丛,跑了。父亲垂头丧气地收起枪,显得很懊恼。父亲说,受了伤的熊会变得更可怕。我则说:“我看这只熊很胆小嘛,挨了一枪就逃了。”父亲说:“那不是胆小,是它肚子里有了小崽子了。”
  回到家,父亲一连几天闷闷不乐,他脑子里满是复仇的念头。之后,我和父亲几次上山找这只母黑熊,但是除了偶尔发现一点熊的痕迹外,再也没有碰到它,它就像消失了一样。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已到了深秋。如果入了冬,母熊就会躲进山洞里,到时候要找它就更难了。所以父亲决定要来一次彻底的搜捕黑熊的行动。
  那天,我们带了足够四天的干粮,两条猎犬,两杆猎枪和充足的弹药,向山里进发了。父亲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好猎手,但我们的对手是那只厉害的母黑熊,所以我们很小心。
  第二天早晨,我们在一条河边发现了熊的爪印。我和父亲拿着枪爬到坡顶时,我们的两条猎犬已和黑熊干上了。父亲举起了枪,却迟迟不敢下手。我们只好边走边向天上鸣枪,希望能吓退黑熊。等我和父亲赶到熊犬搏斗的地方时,我们的两条猎犬已被咬死了,而那头熊已逃到射程之外。看着被咬死的猎犬,父亲恼羞成怒,刚要去追赶黑熊,突然我们听到几声“嗷嗷”的叫声。循着声音,我们发现在一个岩洞里有一只小熊。
  父亲经验丰富,他决定找一个只有一条通道的地方,把小熊用带子系到树上,然后在通道上设下陷阱,等着寻子心切的黑熊上钩。可我们等了很久也没见母熊过来,父亲对我说:“狡猾的家伙,它肯定发现了陷阱。”于是我和父亲放下猎枪,准备将陷阱拆除重新布置。
  我正在拆除陷阱,突然,那只母熊蹿到我身边,张开了血盆大口。父亲这时正在不远处解绑着小熊的绳子,看到我这边的情况后,他急得大叫:“孩子,快跑!”父亲想去拿枪,然而枪正好在母黑熊的身后。
  我几乎绝望地看着父亲。这时,父亲猛地高举手里的小熊说:“别伤害我的儿子,我把你的孩子还给你!”父亲真的把小熊放了下来。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母熊竟停止了咆哮,把头转向一边。它居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真的准备放我来交换它的孩子。
  小熊欢快地跑到母熊身边,母熊吼了两声后带着它向林子那边走去。我出神地望着黑熊母子的背影。突然“砰”的一声枪响,黑熊咆哮了一声,刚站起来,接着又是“砰”的一声,黑熊转过身来轰地倒下了。
  我惊恐地转过头来看着父亲,父亲脸上挂着复仇后胜利的笑容。
  小熊在母熊身边不住地哀号。而受了伤的母熊却挣扎着抬起了身子,一口咬住小熊的脖子后才倒了下去。没想到母熊竟用自己最后一点力量,将小熊咬死了。小熊没有挣扎,也好像并不痛苦。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爷爷的仇终于报了,但我却那么想要流泪。
  当我再次抬头看父亲时,父亲像傻了一样看着黑熊母子,猎枪从他的手中滑了下来!(编辑 牙 子)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