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人物语言与交际技巧试析
作者 : 未知

  有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一般说来,人们大都不满足自己的财富,却极易欣赏自己的聪明。孤芳自赏往往是由于过分相信自己的聪明所致。其表现形式有二:一种是恃才傲物,其表现为语言凌厉,对某方面不如己者,要么不屑一顾,要么恶语相向;更有甚者,以己之长,量人之短;以己之聪明,衬人之笨拙。另一种孤芳自赏,虽不着力地显露自己,却对别人的所作所为和喜欢爱好漠然置之,其表现是不屑谈交际对象关心的话题。如此待人接物,人们便会对你避而远之,使你虽处于人群之中,却感孤立无援。《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就是一个孤芳自赏的典型。虽然在贾府,她身为贾家外孙女,却并不被贾家上自贾母下至婢女真诚相待,真心所爱,原因就在于她自视清高,态度傲慢,出语凌厉而缺少谦逊。在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中,贾宝玉在薛姨妈家要酒喝,宝玉本想喝冷的,但经宝钗劝说过便放下冷酒,命人烫了再饮。这使极敏感的黛玉心里不是滋味。正巧黛玉的小丫环雪雁来给黛玉送小暖炉,黛玉便借机挖苦了一番宝玉。宝玉素知黛玉习性便嘻嘻笑两声罢了,宝钗也只得装聋作哑。黛玉此处此时的话一语双关,其言在此而在彼,她明指雪雁暗讥宝玉,又顺便讽刺宝钗,既含蓄又言词犀利,天衣无缝,可见黛玉应对之巧,显示了黛玉的聪明。但是明白眼人谁都会看清楚其中端倪,薛姨妈更是一针见血地说出了大家想说而不甘说的一句大实话:“你这个多心的,这样想,我就没这样心。”可见黛玉这样说话的结果只能使自己的缺点暴露在人面前,给人留下或多或少的不良印象。久而久之,人们就把你看作是一个多事、愿挑起事端的人,起码不是一个宽宏大度的人,让人敬而远之。
  还是第八回,黛玉去探望宝钗:黛玉摇摇的进来,一见宝玉便笑道:“哎哟!我来的不巧了。”这话说得不合适,醋味太浓,有伤大雅。黛玉话毕后自觉失言,她情急生智,随即妙词夺理,遁词解说。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宝钗不明白又问:“这又是什么意思呢?”黛玉道:“要来,一齐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明儿我再来,如此错开了来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又说:“姊姊有何不解的呢?”谚语虽然不能说不含蓄,但黛玉挑战的表情已呼之欲出了。林黛玉的聪明我们无法否定,但是我们知道锣鼓听音,说话听声。同样聪明的宝钗是不会始终不明就里的。一旦明白过来,只会更加深她对黛玉的不良印象,只不过宝钗是一个难得的明白事理的人,不会和她斤斤计较。
  说完,宝玉看黛玉的服饰,知道外面下雪了,就要照顾他的婆子去帮忙拿斗蓬来,黛玉马上说:“是不是?我才来,他就要走了。”宝玉连忙解释:“我那有要走?只是先预备着。”黛玉的这种过于敏感,动不动就醋意大发的作风,的确让宝玉大受其苦,让我们感到如果宝玉真的和她成亲了,岂不是掉入万丈深渊了吗?《牵手》中有一句话说得很经典,大意是:对待婚姻,像手里握着的沙子,握得越紧散落下来的就越多。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想象如果在我们工作和学习的周围,你遇到这样一个同学或同事,你会多么不堪忍受?如果你有这样的倾向,一定要引以为戒了。说到底,这是一个心胸的问题,要用一些方式使自己变得开阔一些,遇事会变换一种角度去思考,不要钻牛角尖。比如,你放在家门口的东西丢了,你不要先怪罪小偷,而是多反省一下自己是否考虑问题不周。
  又如第28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宝玉出神地看着宝钗雪一般白的酥臂,怡好被刚进门的黛玉看见。黛玉看见她不愿看见的一幕,内心自然不悦,但她不动声色。待宝钗问她为何站在门槛的风口里时,黛玉便用“只因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是只呆雁”来戏弄宝玉。并将手帕向宝玉脸上甩来,吓了他一跳。黛玉此时此处的言语可谓为一石数鸟,既搪塞了不明就里的宝钗,又讥刺了宝玉见了姐姐忘了妹妹,自己也一解心头之气。目的虽然达到了,但我们试想一下:人们赞赏的品格是宰相肚里能乘船,将军头上能驰马。像黛玉如此敏感的性格(心胸狭窄),时时包含醋意的言谈,除了给自己套上枷锁,紧张与他人的关系之外,还会有什么益处呢?
  第37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探春自称“蕉下客”。黛玉笑道:“你们快牵了他去,炖了脯子吃酒。”众人不解。黛玉笑道:“古人曾云‘蕉叶覆鹿’。他自称蕉下客,可不就是一只鹿了?”众人大笑。这里体现了黛玉的博闻多识,反应敏捷。群芳开夜宴时,湘云帛的诗签是“只恐夜深花睡去。”黛玉调侃道:“‘夜凉’改为‘石凉’更好。”大家便知是打趣史湘云白天在花丛石凳上醉卧的事。黛玉的言语幽默诙谐,但也不乏讥讽嘲笑之意。黛玉这种以取笑别人的缺陷为快事让人隐约感到她做人的不厚道。
  黛玉的好取笑他人不但表现在对待和她平等地位的人,还表现在对下层人物的态度。如第42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潇湘子雅谑补余香”中取笑惜春画得慢,取笑刘姥姥是母蝗虫。在与人相处的过程中,适当地显露自己的智慧和幽默,甚至开一点善意的玩笑都是可以理解的。可让人不能忍受的是,黛玉只喜欢调笑别人,别人取笑她,她便会无法忍受,大发脾气。如第22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迷贾政悲谶语”,大家看戏,才十一岁的小旦扮相活像黛玉,大家都含蓄不表明,但心直口快的史湘云指出:“倒像林妹妹的模样儿。”惹得宝玉忙把湘云瞅了一眼,使个眼色。黛玉便抓住不放,认为他们拿自己比戏子取笑。与宝玉争论不休,湘云也大闹了一番天宫。可以说是黛玉的拈酸吃醋破坏了姊妹兄弟之间的融洽气氛,更是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道言论加剧了自己与他人之间的矛盾。试想这样的人怎会让他人觉得容易相处呢?怎么会有和谐的人际关系呢?
  贾母本来爱黛玉远胜贾家其它孙女,宝玉跟黛玉也是“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止同息,亲密友爱,言合意顺,如漆似胶”。自从宝钗来后,大家对她好评如潮,“黛玉心中便有些不忿”,“宝钗却浑然不觉”。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差呢?众人皆说宝钗行为豁达,随份从时,不像黛玉那么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所以宝钗深得人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大家甚至认为连容貌也是宝钗强过黛玉。
  让我们看一看第25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红楼梦通灵遇双真”中的一段对白――凤姐道:“那是暹罗进贡来的。我尝着也没什么趣儿,还不如我每日吃的呢。”林黛玉道:“我吃着好,不知你们的脾胃是怎样?”宝玉道:“你果然爱吃,把我这个也拿了去吃罢。”凤姐笑道:“你要爱吃,我那里还有呢。”林黛玉道:“果真的,我就打发丫头取去了。”凤姐道:“不用取去,我打发人送来就是了。我明儿还有一件事求你,一同打发人送来。”林黛玉听了笑道:“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他们家一点子茶叶,就来使唤人了。”凤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众人听了一齐都笑起来。林黛玉红了脸,一声儿不言语,便回过头去了。凤姐当宝钗黛玉的面开黛玉玩笑,说何时进贾家作媳妇?跟宝玉实在相配!李宫裁笑向宝钗说:“凤姐真幽默。”这时黛玉道:“什么诙谐,不过是贫嘴贱舌讨人厌恶罢了。”说着便啐了一口。被凤姐抢白了以后,黛玉抬身就走。宝钗则说:“颦儿急了,还不回来坐着。走了倒没意思。”说着便站起来拉住。
  黛玉的表现让我们自然联想到做人态度要严肃是无可厚非的,但处世却忌讳永远一副“英勇就义”的面孔。与人交际中如果缺乏幽默大度的品质,便会影响交际的质量。幽默有时确实可以收到一本正经难以企及的交际效果。有一则笑话:一人无罪被误抓,看守见此人爱开玩笑,便逗他说:“你如果说一个字能把我惹笑,便放了你。”这个人脱口说了一个“屁”字。看守不解地问:“此话怎讲?”此人心不在焉地说:“放也由你,不放也由你!”看守听罢,哈哈大笑,便放了此人。这则笑话虽然有些俗不可耐,却道出了幽默的重要性。在影响交际活动顺利进行的多种因素中,心胸狭窄,孤芳自赏,自轻自贱是心理问题;缺乏幽默大度的气质则是对交际活动的态度问题了。应该说影响交际活动最主要的因素是心理原因。因而,只有不断调整自己的交际心理,做到心胸豁达,不孤芳自赏,适应各种交际环境,以幽默、达观的态度参与交际,才能使交际活动正常进行,并获得成功。第45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中我们已经看到黛玉如此一个尖酸刻薄的人都被宝钗的宽容、大度和善良彻底征服了。应该说在贾府里,王熙凤处理人事颇有办法,然而论人际关系终究不如宝钗得心应手,可见聪明的人不但是要注重与比自己地位高的人结好,也要注意联系“下”方,不但与自己品性相当的人友好相处,也要容得下那些拔尖挑刺的人,具备化干戈为玉帛的能力。这样才能兼容并包,人缘广结。否则自掘坟墓,极易“高处不胜寒”,变成孤家寡人。但愿《红楼梦》这部可以做人生哲学读本的巨著,时时为我们敲响与人交际中应引以为戒的禁忌的警钟,伴随我们走过美好的人生旅途!
  祁福雪,辽宁对外经贸学院外语系教师。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