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毒理学双语教学的理论探讨

作者: 邬红梅

  摘 要: 毒理学双语教学对生物医学领域人才素质的培养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目前,毒理学双语教学的成功开展及推广受到多方面的限制,其中理想教材和优秀师资的缺乏是最直接、最关键的制约因素,积极的评价考核体系是推动双语教学效果的重要条件。毒理学双语教学的开展需要结合相关学科双语教学的开展情况,以及学生专业英语的水平,由易到难、循序渐进、逐步开展。对一些国际的考核模式的借鉴利于优化双语教学的效果。
  关键词: 毒理学 双语教学 教学模式
  
  目前,国际上前沿的医学、生命科学领域的著作、综述、原创性论文、报告、网络信息等绝大多数应用英文,英文也成为国际学术会议、交流的最主要的通用语言。若要及时了解国际的先进理念和知识技术信息,借鉴最新研究成果,把握学科的发展动态,深入了解专业知识,必须运用英语这门工具。我国高等院校要在生物医学领域培养出面向世界、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高素质综合型人才,对专业基础课程、专业课程开展双语教学是极为有效的途径。通过双语教学,学生在掌握专业知识的同时,能学习专业的英语词汇、表达方式及一些思维方法,为将来在专业领域中学习、研究、写作等奠定良好的基础,增强综合实力。同时,双语教学也为教师提供了一个提高综合能力的机会。首先,教师需要参阅英文资料,制作英文课件、运用英语授课,这一过程可提高英语综合运用能力;其次,要达到预期的教学目标及效果,双语教学需要更多的专业知识储备,因而双语教学能促进教师专业水平的提升。
  一
  毒理学是生物医学领域一门重要的专业基础课程,兼有基础性和应用性。毒理学研究外源因素对生物体的损害作用、机制、评价与管理,其毒作用及机制的研究主要通过应用生物学、生物化学、生理学、病理学及药理学等学科的理论和技术,通过动物实验、临床观察和流行病学调查方法来实现。这样,毒理学综合了多门学科知识,是生物医学领域的一门桥梁学科,成功的毒理学双语教学,对生物医学领域学生专业英语能力的提升、拓展思维、开阔视野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目前,个别院校已经开展了毒理学双语教学,积累了一定经验,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总体来讲,进行毒理学双语教学面临着一些困难,限制了毒理学双语教学的成功开展及推广,其中最大的障碍是理想教材和优秀师资的缺乏。
  (一)教材是达到预期教学效果的有力保障。
  一本理想的本科生毒理学双语教材首先应该能够作为教师备课授课的主要参考,在知识结构框架、条理内容的安排上应该具有逻辑性、系统性、及连贯性;同时,能够作为学生课前预习、课上笔记及课后复习的最主要依据。相对而言,毒理学英文图书资料有限,而适合作为教学参考的图书更为局限。如果教师备课缺乏合适的教材参考,主要靠自己收集资料图片,并组织安排结构框架,即使是专业为毒理学的教师,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而对于一些师资相对缺乏的院系,这一任务交由相关专业的教师去完成,则需要耗去更多的时间精力。鉴于目前高校对教师的科研要求,教师专研于教学的时间相对有限,这样在精力时间得不到保证的情况下,教学质量很难得到保障。而对于学生而言,若没有合适的教材,学习没有依据,一般医学院校课业相对繁重,学生不大可能有足够时间自己找寻参考资料,再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同时,这对本科生也是一个比较高的要求。因而,要开展毒理学双语教学,一本结构合理、内容得当、难度适中、语言适宜的教材或讲义是保证教学效果的重要基础。
  近年来,应用较为广泛的英文原版毒理学教材主要为克莱艾森主编的《卡萨瑞特与道尔的毒理学》与《卡萨瑞特与道尔的毒理学精要》,后者为前者的精简版。《卡萨瑞特与道尔的毒理学》一书第六版于2001年出版,第七版于2008年出版。该教材视野开阔、内容全面、资料丰富、涵盖最新的研究成果,反映毒理学的最新进展,主要作为学者、教师的参考用书,同时作为毒理学专业博士、硕士研究生的参考教材。该书史料详实,一些章节段落近似于专题著作或综述,文中数据资料来源的标注严谨规范,平均每章数百篇参考文献,特别适合于资料查找及溯源,而且,该书大多数编者母语为英语,其语言优势无可争议。不过,因中美文化,教育模式,以及该书的出发点与目标人群等因素,该原版教材并非中国医学院校本科生毒理学双语课程的理想教材,甚至也不是研究生的最佳选择。该书的一些内容非常详尽,对一些原理、反应及事件的描述完整、深入、细致,对相关领域研究者而言是很好的参考资料,但对本科生来讲,难度深度过高,若要求本科生从书中找寻并归纳总结,得出他们需要的东西,是一个偏离实际的要求。另外,我国本科生惯用的中文教材,一般结构完整、条理清晰、内容简洁,便于学生学习掌握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而该书侧重于内容的广度与深度,一些具体段落内容的条理与结构安排并不符合我国大多数学生,特别是本科生的思维。原版教材并非国本科生的理想选择,教材的匮乏直接成为毒理学双语教学的最大障碍之一。一本中西合璧,即大纲设计、结构框架、内容安排符合中国教学特点,语言简洁、生动、原汁原味,同时涵盖最新研究进展,具有一定自学余地的英文毒理学教材将巨大地推动毒理学双语教学的开展。
  (二)符合条件的师资是保证双语教学教学效果的前提。
  双语教学要求授课教师用正确流利的英语对基本理论知识进行讲解,并且应该尽量引入对新理论、新技术的介绍,能够反映学科动态、涵盖最新进展。因此,教师首先需要具有更多的专业知识储备。其次需要具备更高的语言表达能力,能够正确清楚地表达信息。相对而言,中文如果句法不规范,措辞不准确,一般的,学生依然能够获取信息,而换为英文,学生多半将会不知所云。再次,需要具备一定的教学经验,对授课内容能够融会贯通,能够根据学生的理解接收情况,及时调整表达方式与速度,保证教学效果。最后,毒理学双语教学对教师的专业英语水平、耐心与严谨精神也是一个考验。毒理学专业词汇众多,构词复杂,发音不规则,授课教师不得不花大量的时间精力去找寻求证这些单词的拼写发音。而不正确的专业词汇发音将会误导学生,进而直接影响其在学习工作中的理解交流能力,致使双语教学的意义大打折扣。基于上述要求,我国高校真正符合毒理学双语教学要求的师资十分有限。师资的匮乏成为毒理学双语教学的另一严重障碍。
  课件是授课内容的直接载体。毒理学综合运用了多门学科的知识,专业词汇、术语较多,双语教学课件安排需要与授课内容同步,重要词汇、关键词句、主要信息需要在课件中反映出来。这样,学生可以从课件上读取最基本最重要的核心信息,再辅以讲解,使得学生理解、吸收。特别是举例时,这一点尤为重要:一个事件,若学生对背景知识不是特别熟悉,又未能从课件上获取相关信息,叙述中再包括几个生词如人名、地名、化合物、症状等名词,学生将很难有效地获取信息。
  二
  毒理学双语教学需要备课的时间很长,有人统计其它双语教学备课与授课的时间比约为20∶1,依我的个人经验,在缺乏理想教材的情况下,初次备课一般需要的时间为授课时间的20―60倍,依内容不同而不同。对于一些零散、抽象、深奥的专业知识,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寻找或制作大量照片、图片、图、表等将授课内容系统化、条理化、具体化、形象化。
  毒理学是一门桥梁学科,综合运用了多门学科的知识理论,不同章节特点不一。例如,毒理学研究领域、基本概念、一般毒性试验设计、危险性评价等章节理论性强,部分术语实际上应用的是公共英语词汇,只是具有专业上的释义。从语言的角度讲,这些章节较为容易,学生也容易掌握吸收。并且,这些内容贯穿始终,重复出现率高,反复多次后,印象加深,也容易记忆长久。而关于生物转运与转化、机制等部分,需要大量运用生理学与生物化学的基础与名词,如果这两门前期课程未曾开展过双语教学,则对该章节进行双语教学时,需要花较多时间在相关词汇上。而如致突变、致癌、致畸等章节,几乎是生涩词汇的堆砌,难以记忆,即使对于一般毒理专业的教师来讲,若并未从事该领域的研究工作,一般也只能记忆大概。而对于本科生来讲,除非相关课程都为双语教学,否则仅这部分章节进行双语教学,则很可能使课堂转变为专业英语的学习,很难达到预期的教学效果。毒理学双语教学的开展可以结合相关学科双语教学的开展情况及学生专业英语的水平,由易到难,循序渐进,逐步开展。
  开展毒理学双语教学,若要达到与中文教学同等的专业教学效果,需要适当增加学时。鉴于中文的精妙,一般而言,对于等同的信息,用英文表达比用中文表达需要更长的语句,更多的时间。此外,教学过程中增加了专业词汇的双语学习,因而在课程设置时,可适当增加学时数20%―30%。
  三
  开展双语教学,也需要借鉴一些国际的考核模式,在考核过程中,尽量采用主观性试题,使学生有更多发挥的机会;增加开放性问题与综合性问题,鼓励学生开放思路,积极思考,奖励创造性思维;增加附加分,鼓励学生关注学科动态、前沿进展,扩展知识面。同时,可以将大多数院校进行的一次性期终考核改为多次阶段性考核再加期终考核,以促进学习,提升效益。
  成功的双语教学具有重大优势,而正确的评价考核体系是保证双语教学效果的重要基础。一方面,具备条件的院系应开展双语教学,对开展双语教学的教师正确评价工作量,并提供必要的进修、交流、学习机会,引导更多的教师投入到双语教学的实践中来,提高教学能力。另一方面,要严格把关教学质量,只允许条件具备、符合条件的教师开展双语教学,严格的集体备课制度、试讲制度、课堂听课或教考分离的考核等都是有效可行的评价方式。缺乏规范化的管理将导致双语教学追求数量、只见形式、不见效果,失去双语教学的意义。
  
  参考文献:
  [1]陈晶瑛.高校开展“双语教学”的现状、问题与对策.经济师,2005:119-120.
  [2]管远志.医学教育中实施双语教学的实践与认识. 医学教育,2005,(6):51-52.
  [3]孔令泉,吴凯南,黄金,王迪,郑华,姚珍薇.医学专业教学中英文教材选用的调查分析.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04:44-45.
  [4]孔令泉, 吴凯南,张华,刘效辉,李炳坤,黄金.外科全英语教学方法的探讨.西北医学教育,2005,13(1):94-95.
  [5]苏德奇,陈艳,刘涛,田薇.新疆医科大学毒理学双语教学的思考.新疆医科大学学报,2010,33(8):1004-1006.
  [6]许晓源.医学院校英汉双语教学的探讨.辽宁行政学院学报,2009,11(1):80-81.
  [7]张梅,王振华,陈虹.药学专业药理学双语教学改革实践与探讨.南方医学教育,2009:15-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96756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