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坐骑”
作者 : 未知

  
  听爷爷讲,他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年轻时,为了家里的生计,风里来雨里去,靠的就是自己的一双脚。从家去县城一趟,得走一天一夜,回家后满脚是泡,在炕上躺上两三天,他的双脚才敢着地,那辛苦劲儿就别提了。现如今谈到那段往事,爷爷还时常唉声叹气。那时,爷爷的最大愿望就是能够拥有一辆自行车。
  在爸爸小的时候,爷爷的愿望终于实现了,用全家省吃俭用好几年攒下的钱,添置了一辆上海产的永久牌自行车。从此,爷爷每天骑着它为家里的生计奔波,虽然累得腰酸腿痛,但他的心里还是蛮知足的。“自行车到底比脚板子强多了,它速度快,而且车架子上还可以驮东西,省得肩扛手拎,有了它,我可少遭不少罪。”爷爷当年常这样说。
  到了我记事的时候,有一年春节回老家,我发现爷爷骑了多年的自行车不见了,他的“坐骑”变成了一辆嘉陵牌摩托车。我觉得挺新鲜。“爷爷,您骑的那辆自行车呢?”“你是说我的‘老伙计’呀,我让它‘退休’了。”爷爷风趣地说,“这‘屁驴子’(摩托车)就是好,不用人蹬,一给油门自己就会跑。”爷爷的话里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豪。为了显示一下他那“屁驴子”的威风,爷爷还特意用它载着我兜了一圈。看着爷爷骑在“屁驴子”上得意扬扬的神情,我真的很羡慕。
  今年春节我又回老家,一进院子,我的眼前一亮,爷爷的“坐骑”怎么又换了,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解放141汽车。“爷爷,您的‘屁驴子’呢?”“它‘下岗’了。”“爷爷,这辆汽车很贵吧?”“可不,要十几万块呢。它可比我的‘屁驴子’强多喽,开着它,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拉货又多,现在,它就是我的银行!”夸着他的新“坐骑”,爷爷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如今,咱们家的生活那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啊!”说到这里,爷爷停顿了一下,他猛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神情似乎有些严肃起来:“这都是党的富民政策好啊,要不哪能有咱的今天,咱们到啥时候都不能忘本啊!”听着爷爷这番语重心长的感慨,我不禁信服地点了点头。“过两年,我准备买辆像样的小轿车,到时候,我一定拉着你天南海北地逛个够,怎么样?”“那好啊!”听了我的回答,爷爷开心地笑了起来……
  望着爷爷雄心勃勃、踌躇满志的样子,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愿爷爷的梦想早日成真!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