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英语定语从句的汉译
作者 :  王国宪

  摘要: 英语和汉语分属两种不同的语系,差别很大,其中最显著的一点就是英语有定语从句,而汉语则不存在定语从句,英语的定语从句与它所修饰的中心词之间的关系与汉语相比有很多不同。因此,如何译好英语定语从句,使其既忠实于原文又符合汉语习惯尤为重要。本文主要阐述了常见的几种翻译方法。
  关键词: 定语从句汉译翻译方法
  
  众所周知英美人重抽象思维,汉民族重形象思维;英美人重直线思维,汉民族重曲线思维;英美人重形式逻辑,汉民族重辩证思维;英美人严格区分主体和客体,汉民族主、客体相互浑融。对同一事件的表达,因观察者的角度、注意焦点、详细程度不同而不同,这些不同在大脑中形成不同的意象,反映对事物的不同认知和表达。因此,英语是主语突出(subject-prominent)语言,而汉语则是主题突出(topic-prominent)语言。汉语在表达思想时往往突出主题而不在意主语;英语的主语却是一句之主,对句子结构甚至词语选择起统帅作用。所以,译者在翻译时要遵循英汉民族的语言表达习惯,不是英语单词与汉字的简单对译,而是两种语言的语段动态对译。成功的译文应在意义和功能上与原文等值,在遣词造句上看不出硬译的痕迹,符合汉语的行文要求和表达习惯,做到“信、达、雅”,即忠实于原文的精神实质,表达充分又确切,文字幽雅流畅[1]。
  英语的定语从句(Attributive Clauses)与它所修饰的中心词之间的关系与汉语相比有很多不同。吕叔湘先生高度概括地提出了两种语言对比研究中可能出现的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彼此不同,第二种情况是此一彼多或者此多彼一,还有一种情况是此有彼无或者此无彼有[2]。首先,就英语定语从句和汉语的句法结构比较而言,则属于英语中有、汉语中无的情况。在英语中,定语从句有限制性定语从句和非限制性定语从句两种,且绝大部分后置。在语言结构上的主要特点是,长短不一,繁简不一,限制的强弱不一;而汉语中虽然有定语,却没有定语从句这一句法结构。此外,汉语一般不用长定语,且大多置于名词中心词之前。其次,从句法功能上看,英语的定语从句除具有修饰和限制功能外,还具有类似结果、原因、条件等状语从句的功能,而汉语则缺乏这种功能。总之,英语定语从句和汉语在结构上和功能上的差异常常会给理解和翻译造成困难。因此,译者在翻译时就必须抓住本质,恰当地进行处理,当译成汉语时,不论是限制性定语从句还是非限制性定语从句,都不宜译成过长的汉语定语,而应根据汉语的语言特点,用符合汉语的习惯表达法来处理。下面简单介绍几种常见的翻译方法:
  
  一、前置法
  
  当一个限定性定语从句结构和意义较为简单,或是较为简短时,遵循汉语的表达习惯,把英语原文的定语从句翻译成带“的”的定语词组,放置于被修饰的词之前,将英语原文的复合句翻译成汉语的简单句。如:Furthermore,humans have the ability to modify the environment in which they live,thus subjecting all other life forms to their own peculiar ideas and fancies.(而且,人类还有能力改变自己生存的环境,从而使所有其它形态的生命服从人类自己独特的想法和想象。)。
  
  二、后置法
  
  当一个定语从句的结构较为复杂、意义较为繁杂的时候,如果把它翻译在其修饰的先行项的前面的话,就会显得定语太过于臃肿和复杂,而无法让读者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且不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把定语从句单独翻译出来,放置于它所修饰的先行项的后面充当同位语或并列成分。尤其非限制性定语适用于此法汉译,因为非限制性定语从句同其先行项之间的联系是松散的,它不是先行项的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而仅是对先行项作些描写或补充说明。常用的后置法有:(1)省略英语的先行项,如:①The lungs are subjecd to several diseases which are treatable by surgery.(肺易受几种疾病的侵袭,但均可经手术治疗。);②A little way on she saw a great door which,for some reason,attracted her attention.(又走了一些路,她看见一个大门,不知怎的,引起了她的注意。)。(2)重复英语的先行项,如:①At dimmer I found myself placed between Mrs.Bradly,and a shy drab girl who seemed even younger than the other.(席间,我发现自己坐在布拉得雷太太和一腼腆乏味的女孩子中间;她看上去比其余人都年轻。);②Man possesses an expressive faculty that goes far beyond gestures,that allows and even compels him to express his thoughts,feedings,dreams,and inituitions.(人类具有远远超过于手势的表达官能,这种官能不仅使人能够,而且使他要把思想、感情、幻梦、直觉表达出来。)。这些先行项的重复,有时用的是代词如①,有时用的是限定词如②。汉译时,需重复先行项的地方,就要重复,否则会影响意思的连贯和清楚。这里有三个需要注意的问题:第一,定语从句译成并列从句的位置,是顺着原文次序放在句首或句尾的。但本应放在句末的,若太长了,或为了加强语气,常常放在句首。第二,并列分句的主宾语常有变动。(1)第一分句的主宾语常是泛指的名词,第二分句的主宾语变为代词或指定名词。(2)第二分句的主宾语,有时呈上省略,有时借用第一句的宾语作为第二句的主语。(3)为了求得共同主语,简化句型,宾语从句的主语或主句的主语要变换。第三,并列分句常采用意合法,不用连词,连贯句大都如此。有时也带,如“就”、“便”、“又”等。
  
  三、融合法
  
  融合法就是把原主句的主语同定语从句融合在一起而译成独立句的方法。翻译英语“There be...”句型和带定语从句的复合句时,常用融合法。融合法要求改变句子的构造形式。具体做法是,将原主句的词或词组用作独立句的主语,再将定语从句译成谓语。如:There is a girl downstairs who wants to see you.(楼下有人要见你。);There are many people who are interested in the new invention.(很多人对这项发明感兴趣。)。
  
  四、状译法
  
  英语中有些定语从句,不仅起到一个定语修饰的作用,而且在逻辑上(即意义上)与主句有状语关系,表示原因、让步、转折等关系。所以在翻译的时候,译者应尽量从英语句子的意义上发现这些逻辑上的关系,然后翻译成汉语中相对应的逻辑关系。如:①I think it will grow even on non-irrlgated land where there is a forest belt.(我想即使在没有灌溉的土地上,只要有一条树林带,苜蓿还是会生长的。)(表条件);②In a personed sense,I think of my eldest daughter,whose birthday is today.(就个人来讲,我想到我的大女儿,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表原因);③Copper,which is used so widely for carrying electricity,offers very little resistance.(铜的电阻很小,因此被广泛用于输电。)(表结果)。
  
  五、其他法
  
  译成独立句、谓语结构、宾语结构。(1)独立句。即把原来主句中的个别词吸收到定语从句里,而以定语从句为全句主体,复合句变为简单句,句子转化为词组。以定语从句的主谓为简单句的主谓。如:What were the hopes and dreams that had made of them the incredibly stubborn warriors?(是什么希望,什么目标,什么理想使他们成为顽强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战士呢?)。(2)谓语结构。是把原来的主句缩为简单句的主语而以定语从句为谓语。如:She had a balance at her banker’s which would have made her welcome anywhere.(她在银行里的存款,足够使她到处受到欢迎。)。(3)宾语结构。当主句的谓语动词是表示“感观”或“心理活动”等意义时,修饰宾语的定语从句多译为复合宾语。定语从句能变为宾语结构是因为主句里有“有”、“认为”、“知道”、“看见”、“听说”、“觉得”等含义的词。如:①I also found on the ground near the tracks of the lamed groups of ants which were pulling grains of corn.(我还看见骆驼的脚印边有许多的蚂蚁在拖玉米粒。);②He did not find any one in the house who particularly cared to see.(他认为家里没有人特别想知道的。)。
  综上所述,在进行英语定语从句汉译时,译者可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前置法、后置法、融合法、状译法或其他方法进行处理,使其符合汉语习惯。英语的定语从句短小而限制性较强的,可把它译为定语结构;长而限制性不严的,可译为并列分句;与主句有状语关系的,就译为状语从句;有特殊动词如“be”等的,可译为宾语、谓语等。
  
  参考文献:
  [1]刘重德.文学翻译十讲[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社,2000.
  [2]王磊,杨彦丽.英汉比较与英语定语从句的翻译[J].学科教育,2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