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少侠”楼润之
作者 : 未知

  脑后梳个小辫儿,上身穿一件对襟的灰布长衫。夕阳的余晖里,他时而摇头晃脑,吟诵几句庄子的《逍遥游》,时而又叽里呱啦,跟路过的留学生老外大侃某位西方哲人的思想。在浙大附中的美丽校园里,同学们早已习惯了这么一位“不走寻常路”的少年。他,就是被不少同龄人亲切地唤作“楼少侠”的校园红人――楼润之。
  
  多才多艺的文科男
  仙人,才子,神人……百度贴吧上,大伙儿对楼润之的评价真是五花八门,莫非那位楼少侠,真的不是普通人?
  直到楼润之带着一个大大的笑脸一路小跑来到跟前时,记者一颗纠结了许久的心才放了下来――一个典型的90后文科男生。阳光,健谈,长刘海下那副惹眼的黑框眼镜,和宽大校服里不小心露出来的牛仔衬衣,又隐隐透着几丝文艺小青年的味道。
  “没看过润之兄主持的晚会,就白在附中读三年书了!”“润之,你人人网上的那些日志、文章写得好美,不过也好艰深,是什么意思呢?”“少侠,明年的外语节,你又会奉献什么表演呢?”……用“多才多艺”来形容楼润之,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楼润之腼腆地笑笑说:“没那么厉害。其实我的主持风格应该算是比较‘官方’的,就是喜欢偶尔来几段即兴的打油诗。哈哈!”
  几年前,第一次参加杭州市阳光新主播大赛时,还在念初中的楼润之特地编了一段古文做小组的展示,震撼全场。之后,每逢浙大附中有什么文艺汇演活动,楼润之总是当仁不让的主持人。
  另外,编辑附中文学社刊物,写诗、写歌,创作外语节话剧脚本……楼润之几乎成了全班乃至整个浙大附中的偶像。
  
  人见人爱的“多面体”
  “我觉得我是个‘多面体’。”楼润之坦率地说,“正经的时候我很文艺、很书卷气,但搞怪的时候也可以做到不顾形象、尽情挥洒。”
  每到周末,楼润之最爱做的,就是沿着西湖走上一圈:从西湖时代广场走到南山路,再横穿苏堤,直到北山路。一边走,一边还会吟上几首诗。或者,独自去影院看场电影,直到天色慢慢暗下来,才不疾不徐地听着音乐坐车回家。“做一名无拘无束的过客,仗剑走天涯,多好……”
  而换个场景,楼润之又能瞬间变身为班里的开心果和“活跃哥”。身为副班长的他,带头给可爱的英语老师起外号,开所有同学的善意玩笑,策划组织各种班级活动……他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几乎所有认识楼润之的人都打心眼里喜欢他。
  “虽然是有点古怪啦……但是楼少侠能在让不少同学‘痛不欲生’的中学时代,活得如此自在、如此潇洒,着实令我等佩服!”附中的百度贴吧上,某粉丝评价道。
  
  一个人的童年
  跟99%的中学生不同的是,楼润之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一个人生活、一个人上学了。“记得小时候,父亲、母亲每次都是凌晨3点钟起床,开车送我来杭州(那时还没有杭金衢高速公路),5点钟左右,父亲会在加油站休息一下。”这也是父母亲留给楼润之为数不多的童年记忆之一。
  或许是太忙,或许是为了给心爱的儿子以非同寻常的磨炼,长年在外做生意的爸妈咬咬牙,把还在读幼儿园的楼润之“丢”到美丽的杭州。“那时候还小,就天天哭,‘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小时候是寄宿在学校里,长大一些就自己在外面住。”
  每到比较大的节假日,楼润之都会背起书包,一个人去火车站排队买票,然后夹在一群大人中间,在火车的轰隆声中,从杭州回到老家金华,或者去爸妈的工作地上海。“我也算见证了铁路的变迁,从很久以前的双层观光车,到后来的城际列车,再到今天呼啸而过的高铁,交通发展真是神速啊!”
  非同寻常的成长经历,让楼润之较早地接触了社会,学会了独立。“忽然有一天,我独自来往各个城市没有了怯懦感,在人潮中穿梭能清晰地找到自己的方向,我觉得我长大了。”
  
  钟情传统的“另类”
  虽然跟父母在一块儿的时间不多,但是楼润之还是深受家庭氛围的影响,最显著的一点体现在装束上。
  在附中所有男生里,楼润之的头发可能是最长的。于是,上课的时候,全班同学常能看到坐在第一排的楼少侠脑后那根华丽的小辫子。“其实严格来说学校是不允许的,不过,可能是我成绩比较好,平时也比较乖,老师就网开一面了吧。”
  放学后,楼润之还特别喜欢穿上传统的对襟服装,“招摇过市”。“可能跟我爸是搞艺术设计的有关系,他的辫子有这么长……”楼润之笑着比画了一下,“90后,总希望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楼润之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情有独钟。“初中时开始接触中国传统文化。比较喜欢《诗经》、两汉诗等早期的诗歌作品,感觉其中有种独特的历史厚重感和自然流露的意境。”
  作为一个高中生,楼润之可真是个“另类”。很少参加文学比赛的他,在浙大附中和人人网上有着为数众多的粉丝,其文章充满了古典的韵味和难能可贵的禅意;钟情于皇后乐队(Queen)的华丽,也迷恋王菲、Lenka的唯美;最喜欢张爱玲的《半生缘》……
  阅读,行走,思考。这个有点怪怪的、却总能考年级段第一的高二男孩,有着自己独特的追求。“将来,我可能会走学术研究的道路,也可能就静静地做些文化继承和建设方面的工作。但是无论如何,我,只想做快乐的自己。”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