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心情 那些早晨
作者 : 未知

  高一那年的暑假,天气热得令人烦躁。
  麦苗苗整天整天地呆在家里,除了看书便是画画。这是她最喜欢的两件事情。上学时她天天盼着有一个漫长而悠闲的假期,让她可以从容不迫地读她喜欢的书,画她想画的东西。可是现在,她却不见得很快乐。
  她觉得压抑极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制着她原本灵动的头脑,使她变得无精打采却又极度敏感。
  这种压抑感大概从她刚开始念高一时就有了吧、她想起了她的中考,那个令人沮丧的分数让她的父母和老师都始料不及。爸妈没有任何责怪,田为他们相信她一定是失误了。但是,麦苗苗仍然可以感觉到父母深深的遗憾,这让她隐隐地不安。虽然她最终还是坐在这所重点高中的教室里,但在此之前,爸爸向学校交了一笔数额庞大的择校费。
  麦苗苗的温和没有改变,对每个人都很友善。同学们都喜欢她。
  麦苗苗过着一种不太紧张也不太松散的生活,她的成绩在这个重点中学其实也不是很差劲,大概属于中上水平吧。她的语文和英语都不错,就是数理化差了一点儿。
  爸爸妈妈不再老是心疼地催她到户外运动休息,而是苦口婆心地劝她多看课本,多做习题,有时还带着些许愠怒。他们逼着麦苗苗看数理化,而且常常是她正在看课外书的时候,麦苗苗厌恶这些指令,所以她偏偏和父母较着劲儿。甚至有时她已经捧起一本习题集,可妈妈一句:“快看书吧,要不怎么把成绩赶上去?”又让麦茁茁毫不犹豫地改变主意。她生气他们只要她是“第一名”。
  麦苗苗就在这样的烦恼中度过地的高一生活。她每天和同学说说笑笑,出色地帮助老师组织班里的活动,可是,有谁听到放学铃响后它那声无奈的叹息?
  她和父母的关系越变越僵,在家里她甚至不想说话,对妈妈的“关心”也只是支吾了事。妈妈说她变得孤僻了,麦苗苗听这话时默不作声。
  麦苗苗通常在夜里才敢哭泣,在关了灯只剩下自己的房间里,可是她从来不发出声音,只是让泪水毫无遮掩地流下。她其实不喜欢自己哭泣的样子,真的。
  高一的最后一次期考正如麦苗苗所预料的,一塌糊涂。妈妈气得咬牙切齿,说:“你的心思花在哪儿了?!”爸爸则一把将成绩单撕烂了。麦苗苗在自己房间里听到了纸被撕碎的声音,她悲伤地想像那纸片在空中飞舞的样子。爸爸说:“你别在这儿读下去了,到普通中学去!这种成绩,丢我的脸!”
  那天晚上麦苗苗一直不敢小来、她从来没见过父亲发那么大的火,他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从不轻易冲人大声说话的。麦苗苗把嘴唇咬得发疼,她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来,因为害怕“不可收拾”。但是到了最后,却还是忍不住,趴在桌上啜泣起来,像只受伤的小猫。
  朋友们打电话来约她一起出去玩,她总是推辞掉。麦苗苗担心这样下去会变得令同学们讨厌,可是她真的没有心情。
  从来没有一个暑假让麦苗苗感到那样漫长,她在家里数着过每一天,有时想看点课外书,但是她的阅读速度慢得惊人,因为她看着看着就会走神,然后用很长的时间发呆。
  直到有一天她决定去晨跑。她是一个那么懒于运动的孩子,可是这一次,这个决定却让她一点点兴奋起来。麦苗苗想,或许早晨初升的太阳会带给她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于是每天天蒙蒙亮的时候,麦苗苗就来到附近一个新建成的广场。她沿着广场干净的水泥路面一圈圈地跑着,夏日清晨的风吹着她额头上的汗珠,她觉得很舒畅。广场里有不少人在锻炼。一群老太太在跳她们的“健身舞”。那些胖胖的老太太很笨拙地扭着身子,但是它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
  累了,麦苗苗就坐在广场那漂亮的花圃边儿,看广场上运动的人们。他们有时朝麦苗苗这边看,麦苗苗就冲他们微笑……
  麦苗苗的心情一天大地晴朗起来。她在度过那么多沉重的日子以后忽然想起一句话: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对她身笑,她也会对你微笑。
  麦苗苗开始在炎热的夏天里做许多习题,偶尔也看看课外书,画点画儿。这回,她真的是很快乐地做着这些事情,她的暑假忙碌而充实。
  开学以后,麦苗苗苗进了文科班。她不再压抑,不再不安。她比高一时更努力地听课、做习题,心无旁骛。
  高二的第一次考试麦苗苗一下子蹿到文科班前十名。当班主任微笑着公布名次时,麦苗苗忽然想起小时候的自己,梳着两个小拌子站在主席台上,捧着奖状一脸的骄傲……她仿佛觉得沉淀已久的自信又飘飘忽忽地浮上来。
  接下去是高三,再然后是高考,麦苗苗咬牙坚持着。她一直记得那句话: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对她微笑,她也对你微笑。走出高考考场的时候,麦苗苗坦然而自然。
  就在那个夏天,麦苗苗接到了F大学的录取通知,她高中时代的最大梦想就这样翩翩而至。
  如今,麦苗苗在一个美丽的城市继续着她的理想。每天早晨她在校园宽阔的运动场上奔跑,脚步坚定而自信、偶尔,麦苗苗也会想起她的高中时代,想起那些淡淡的、天真的烦恼,也想起那年夏天的那些早晨。
  她一直认为,是那些早晨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选自《少女》)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