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英语对英语词汇的影响
作者 :  李小艳

  摘要: 中国英语是汉语与英语语言文化交流过程中所产生的一种语言现象。它是用不属于讲英语民族的人所惯用的词语表达中国社会文化诸领域特有事物,具有中国特点的英语;它以规范英语为基础,能够进入英语交际,不受母语干扰;并有益于传播中华文化,将随着中国人使用英语的普及和中国特色的形成而逐渐扩充,从而丰富和发展英语与世界文化。
  关键词: 中国英语 发展 影响
  
  根据全球语言监督机构的最新报告,英语正在经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变革,究其原因是受到全球化大环境下中国式英语的强烈冲击,不断地吸收新词汇,已使英语成为世界混合语。中国约有2.5亿民众学习英语,加上日益上升的全球影响力,意味着中国人每天都在制造英文新词。根据报告,逐字翻译的中式英语“很久不见”(Long time no see),还有从广东话吃点心的“饮茶”直译过来的drinktea等,现已成为标准的英文词组。更多中式英语还在继续产生,包括从前就已中英混合的如“苦力”(coolie)、“台风”(typhoon)等。当这些新命名的单词在网上流通,英文词汇库必然迅速增长。
  全球语言监督主席帕亚克表示:“令人惊讶的是,由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它现在对国际英语的冲击比英语国家还大。”自1994年以来加入国际英语行列的词汇中,中式英语贡献了5%到20%,超过任何其他来源。这些新词和词组,不用向母语为英语的人士特别解释,都能被理解。
  1980年葛传规先生提出“中国英语”的概念。他说:“在旧中国和新中国,讲或写英语时都有些我国所特有的东西要表达。如:“科举”“翰林院”“五四运动”“赛先生”“德先生”“白话文”“双百方针”“人民公社”“四个现代化”(imperial examinations,Hanlinyuan或Imperial Academy,May Fourth Movement,Mr.Science,Mr.Democracy,baihua wen或baihua,Two hundred policies,people’s commune,four modernizations),这些不属于讲英语民族的人所惯用的词语,应当称作China English。这个提法肯定了中国英语现象,指出了这些是正确的英文表达法。1991年汪榕培先生将中国英语定义为“它是中国人在中国本土上使用的、以标准英语为核心、具有中国特点的英语”。李文中(1993)认为“中国英语是以规范英语为核心,表达中国社会文化诸领域特有事物,不受母语干扰和影响,通过音译、译借及语义再生诸手段进入英语交际,具有中国特点的词汇、句式和语篇。中国英语主要构成包括音译词、译借词以及独特的句式和语篇”。谢之君(1994)认为“中国英语以规范英语为基础,能够进入英语交际,其使用频度和交际效果与使用者的水平有关”。后来贾冠杰、向明友(1997)进一步指出,中国英语是“操汉语的人们所使用的、以标准英语为核心、具有无法避免或有益于传播中华文化的中国特点的英语变体”。罗运芝(1998)简单概括为“中国英语是载汉语语言特征的英语变体”。
  下面我们对中国英语的词汇、短语和句子作一些简单归纳和介绍。
  1.音译:中国英语中有一部分词汇或短语是根据中国普通话(由于历史原因,相当一部分是由我国北方方言和南国八大方言)发音直接转化生成的。例如:
  xiucai秀才,yamen衙门,pipa琵琶,erhu二胡,wushu武术,kongfu功夫,Tai Chi太极拳,mahjong麻将,qigong气功,cheongsam旗袍、长衫,jiaozi饺子,chow mein炒面,won ton馄饨,Moutai/Maotai茅台酒,longan龙眼,litchi(lichee)荔枝,ginseng人参等;feng shui风水,kang炕,kowtow叩头,Chingming清明等。
  2.将汉语词汇通过翻译手段逐词地借用英语表述形式:
  Two civilizations两个文明,Four modernizations四个现代化,One China policy一个中国的政策,reform and opening up program改革开放,vegetable basket project菜篮子工程,family contract responsibility system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Four Books四书,Five Classics五经,paper tiger纸老虎,Cultural Revolution文化大革命,Chinese herbal medicine中草药等。
  在翻译形象化语言时表现出明显的中国民族文化特色,这不但使外国人深感耳目一新,回味无穷,犹如饱餐一顿异国佳肴,而且丰富了英语的表达方式。随着我国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国际地位的提高,对世界影响的不断扩大,必然会有更多的中国特有的“说法”译成英语,从而使英语受汉语的影响不断丰富。英语中已使用从中文借用的词汇、短语数量种类之大,居于英语中借词第十一位。正如罗运芝所指出“中国英语的语法比美国英语语法更趋灵活、自由。作为英语的一种变体,中国英语虽然还没有被广泛接受,但已呈现了不可阻挡的趋势”。
  
  参考文献:
  [1]葛传.漫谈由汉译英问题.翻译通讯,1980年第2期.
  [2]李文中.中国英语与中国式英语.外语教学与研究,1993年第4期.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