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父亲啊,我的父亲

作者:未知

  酒一直是父亲的至宝。每年父亲都会买几条毒蛇,泡几缸满满的酒。毒蛇盘在透明的玻璃缸里,一动不动的,令我望而生畏。父亲每天都会来一碗,配上简单的肉菜,偶尔招来一两个酒肉兄弟,嘻嘻哈哈,不亦乐乎。
  还记得刚上高中时的欣喜若狂,因为我终于可以离开那个束缚了我16年的家,但我忽略了一点――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要交付一个大学生和一个高中生的费用,是多么不容易!每次我回到家,总能看到父亲双眉间的阴云。我终于知道,他为我们兄弟俩呕尽了心血。听母亲说,自从鱼塘种上菱角后,父亲每天都是五点起床,开始一天的忙碌。五点!我怎会知道,梦乡以外的父亲是如此争分夺秒!
  父亲加大了饮酒量,每天两碗,中午一碗,晚上一碗。我再也看不到父亲那群朋友了,内心不免产生一种悲凉之感。父亲变得沉默寡言,凝望天空时也多了份掩藏不了的忧愁。我的心是渴望着走近父亲的,但这么多年形成的巨大隔阂一次次粉碎了我的冲动。 说真的,我很佩服父亲,但我从不透露。种菱角的第一年,毫无经验的他,虽不能说是大丰收,但相比其他第一年种菱角的人,他相当成功。望着那一池绿油油的植物,人们的赞声不断。父亲却一直沉默着,连笑容都显得生硬,只见皱纹满脸。
  总会想起第一次看到父亲摘菱角的情景――身材高大的他戴着长着青苔的草帽,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缩在小得惊人的船上,左手提起菱茎,右手迅速地摘着成熟的菱角。小船儿缓缓地向前飘,如同一片轻盈的枯叶。溽暑熏蒸的世界,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裳。每天都在重复着同一件事、同一个动作,我无法想像父亲是如何熬出来的。注视着他忙碌的身影,视线渐渐模糊了。我揉烂了手中的青草,汁液滴落在地,像眼泪。
  由于菱角的汁液是紫色的,父亲每天都要与它们零距离接触,指甲都被染成紫色的了。有一次,大家围坐在一起喝茶,父亲伸出十指对我们开玩笑说:“你们看,你们看!我有多时髦呀,都抹起指甲油了!你们有吗?”面对父亲的自我解嘲,我低下头来,咬了咬嘴唇,也渐渐明白了作为父亲的含辛茹苦。
  有一天夜里,母亲把我拉进房间,悄悄对我说,因为父亲每天都要蜷缩在小船上,屁股老沾着水,又与裤子摩擦着,现已发炎了,伤口有些腐烂。她的口气很轻,却颤抖着。我愣在一旁,半天说不出话来。为何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何他半句也没提起此事!望着泪眼模糊的母亲,我紧抓干枯的头发……
  父亲又腹胀了,但他坚决不求医,也不愿停止饮酒。他蹲在厕所里,一蹲就是一个上午,呻吟声连连。这样断断续续的声音是沉重的,它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住我的胸口,使我喘不过气来。我倚在墙边,双手合十,祈祷着父亲能快些度过痛苦。有时候时间是慢得令人生畏的。我只知道,那个漫长的上午使我成熟了许多……这样的事已不是一两次了,所以,我们只好多熬些降火的草药,只求父亲健康!
  我开始努力学习,成绩直线上升,但依然与父亲的要求相差甚远,可我不曾灰心。坐下来时,我学会了与父亲闲聊,我想我是懂父亲的心了。“孩子啊,你一定要埋头苦学啊!一定要争气,不要被人看扁!”父亲的语重心长是尖尖的针,迎心而来。我只能点头,使劲地点头,感动像决了堤的洪水,夺眶而出。父亲啊父亲,叫我如何报答您?
  
  后记
  
  在作此文时,外面正阴雨连绵。清晨的朝气被淹没在灰漾漾的雨水中。我知道,父亲已在五点准时出发,风雨无阻。他现在必在快步走着,迎着风雨,弯着腰,浑身湿透他现在必在快步走着,迎着命运,捏着手,信念坚定……那泥泞上一定落满了父亲沉重的脚印,那顽强的花儿一定会为父亲而绽放!我是流着泪写完此文的。我无法控制汹涌澎湃的情感。昏天暗地终于可以掩饰我的泪流不止了。凝望着朦胧的窗外,连绵不断的银线似乎要破窗而入,淹没我,淹没我……
  
  (521041广东省潮州市绵德中学)
  
  编辑/苗 与
论文来源:《中学生博览·综合版》 2007年第2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994281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