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金华古村落文化的教育价值及传播

作者:未知

  摘 要 古村落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化资源在旅游文化热潮中日益受到关注,金华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古村落保护开发的潜力和优势明显,要着重发挥古村落文化的教育价值,合理开发和保护古村落文化资源,利用好“海外名校走进金华古村落”等系列活动,结合“家+”模式,做好古村落文化的传播,提升金华古村落文化影响力。
  关键词 古村落 古村落文化 教育价值 文化传播
  中图分类号:G77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400/j.cnki.kjdkx.2019.02.065
  Abstract As an important cultural resource, ancient villages have received increasing attention in the tourism culture boom. Jinhua has profound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heritage, and the potential and advantages of ancient village protection and development are obvious. It is necessary to give full play to the educational value of ancient village culture and rationally develop and protect ancient villages. Cultural resources, make good use of the "overseas famous schools into Jinhua ancient villages" and other activities, combined with the "home +" tourist accommodation model, extensive spread of ancient village culture, and enhance the cultural influence of Jinhua ancient village.
  Keywords ancient village; ancient village culture; educational value; cultural communication
  随着城镇化的发展,金华古村落文化长期积蕴的历史文化显得历久弥新,金华古村落文化特色在全国创意旅游热的浪潮中日益彰显。金华古村落文化传承工作当前显得尤为重要,要积极探索延续和发展金华古村落文化的新模式,让金华古村落的特有文化在传承中发挥最大的教育价值,展示出“千古风流 信义金华”的城市新内涵,提升金华古村落文化影响力。
  1 金华古村落文化的发展
  1.1 金华古村落文化的形成
  金华是一座山水城市,拥有秀美的自然风光,特有的气候特征、地理条件、人文环境与村落浑然天成。连贯金华婺江、兰江的清丽水韵,牛头山、九峰山的丹霞地貌山景清秀旖旎,双龙洞和兰溪地下长河的溶洞群喀斯特地貌显著。2015年到2016年,金华有96个村落向住建部申报,古村落资源众多。这些古村落蕴藏了金华豐富的历史文化,融合了村落自然形态、建筑外形、历史文化等特点。当前金华古村落特有的文化载体体现为元宵节迎龙灯活动、木板年画、婺剧等。古村落的文化传承将金华特有的古村文化保留,在金华的古村落里现今保存有《诫子书》、《郑义门》等众人熟知的家规家训。还有古村村史、人物传记、乡贤著作等共同构成了金华古村落文化群。
  1.2 金华古村落文化的发展
  近年来,旅游文化的兴起给金华古村落主题旅游带来了资源,促进了古村落的开发。金华汤溪寺平古村、金华上镜古村、兰溪诸葛八卦村、俞源太极星象村等知名古村落备受追崇。其中寺平古村以其古朴的历史底蕴和精致的古建筑备受推崇,其始建于明代初期,古建筑院落保存较为完整,建筑商镶嵌着精美的砖雕图案,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保护价值。兰溪诸葛八卦村1996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九宫八卦阵图的独特设计,吸引了美、英、日等不同国家60多万人次。
  2 金华古村落文化的教育价值
  在城镇化进程中和浙江省“三条廊道”工程建设中,古村落旅游开发促发古村落文化的教育价值定位及其资源的合理开发问题。古村落文化的教育价值体现在多个方面,既可以发挥历史、艺术等方面的教育价值,也可以为附近的学校教育提供丰富的教育资源,甚至为海内外的异国学子提供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直接学习途径,促进古村落文化的传承和传播。
  2.1 金华古村落的人文教育价值
  金华古村落的人文景观由当地特有的历史与人文长期融合而成。一是古村落保留了原有的生态环境。金华俞源村依照太极、星象意象,将村落改造成 “太极星象村” 。营造出画中村的意境,将自然村落的美感体现于自然山水相互映射中 。二是村落居民孕育出的古朴情怀。陶渊明在九峰山下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历史的积淀凝结成的民俗文化风情。三是古朴雅致的传统建筑艺术。寺平古村的徽派建筑风格,其中尤以“鲤鱼跃龙门”、“九狮抢球”的砖雕图案为绝。
  2.2 金华古村落的传播教育价值
  2015年11月13日,“国际研学交流旅游古村”授牌在寺古平村举行,将寺平古村授为“国际研学基地”。2017年1月23日,寺平古村举办“金华七天行,感受中国年”活动,体验寺平古村民俗风俗。这些活动极大的拓展了寺平古村的国际知名度,通过吸引海外留学生不断拓展国外游客的到来。“海外名校走进寺平”活动开展至今,寺平古村将国际元素与历史底蕴融合一体。如何将古村落的旅游文化发挥最大的教育价值成为当前古村落旅游的一个重要突破口,挖掘古村落的文化教育价值是当前政府应该全力部署的工作。传播古村落的教育价值应该是一个“内+外”的联动模式,通过联动主管单位和村民,在多元传播中拉动学校资源,开展海外学子的文化旅游活动,打响古村品牌。   2.3 金华古村落的历史教育价值
  借着网络发展契机,古村落的历史教育价值不再仅限于村落居民的口口相传和书面记载,古村落的历史文化也不再仅限于村民的文化认知和语言符号。更多的可以通过手机、网络等途径对古村落文化进行历史阶段性的记载,反映古村落的历史变迁。2010年7月寺平古村被列为第五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2012年12月寺平古村被列为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2013年3月寺平村被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平古村的历史遗迹的保存与记载使得古村文化得以保留,更促进了古村落的历史传承与教育。村落中的传统建筑折射出千百年来人与社会的关系。这些历史遗迹构成了我国古村落特有的地域文化和历史文化,也赋予了古村落独具魅力的历史教育价值。
  3 金华古村落文化的传播与开发
  3.1 金华古村落文化的开发与保护
  金华古村落当前面临着可持续发展的困境,应该在尊重古村落自然和历史的基础上,结合村落文化历史特色,进行保护性开发。因村制宜探索保护管理机制,创新古村落旅游发展模式。首先,加强宣传教育,强化保护意识。要保护村落文化资源,避免人为破坏古村落和古建筑。对村民灌输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意识,充分认识历史文化遗产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多方联动做好保护措施。积极抢救高等级的文保单位,严禁人为破坏文保单位,挂牌公示各级历史文化名村和古建筑。其次,因村制宜探索政府、企业、村民三方合力保护管理机制。政府做好古村落开发引导工作,以三方合力进行古村落保护开发,注重村民在村落文化资源的日常维护作用,发挥资源保护开发的主体作用,提升古村落保护的延续性和内生动力。
  3.2 金华古村落传统文化的传播
  古村落的文化因为传播才能得以长久保存和沿袭,在古村落文化传播过程中,要用好主体传播途径,挖掘物质文化资源客体。首先,做好古村落的文化宣传和引导。除了常用的政府官网以外,还应充分大型门户网站等新媒体方式进行宣传。其次,古村落文化的传播要坚持走出去和引进来。一方面,要通过挖掘古村家规家训、举办古村落学术研讨会等活动让金华更多古村落展现在世人面前,让金华古村落的影响力走出浙江、走出中国。另一方面,要通过举办旅游节、海外名校、海外学子走进金华古村落,吸引多元旅游人群到金华古村落,将古村落的文化傳播出去、传向世界。政府部门要发挥古村落资源的整合保护作用,塑造古村落品牌效应,塑造古村落的文化形象和增强其文化内涵。
  3.3 金华古村落“家+”新模式的开发
  为了更好的实现金华古村落面向中国、走向世界,可以积极深层次探索“家+”新模式的发展与推广。2016年6月16日在金东区澧浦镇琐园村揭牌,金华首创“家+”模式的旅游新模式正式开启,开辟了 “鲜活古村落”的旅游新模式,促生了金华市首批新型民宿的运营者。“家+”模式,就是让海外学子在村居中感受自然生态美、人居环境美,感受金华古村落的人文环境、自然环境,贴近村民生活,促进金华古村落文化传播。重视古村落文化的教育价值,就是重视历史、重视民族文化,当前“家+乡愁”、创新“家+文化”、创新“家+众筹”三种基本形式,向游客展示了金华“活”的古村落和真实的中国乡村文化、农耕文化、历史文化、非物质文化,有利于提升金华古村落的国际化程度。因此要推进“家+”模式市场化经营、公司化管理,打造“家+”古村落海外名校学子研学基地,开发古村落的主题旅游。通过“家+”模式品牌推广,不断创新民间外交新模式,提升金华国际影响力,在海外平台上向世界推广金华古村落,讲好“金华故事”。
  参考文献
  [1] 胡庆龙,吴文浩.不完全契约下的我国古村落文化生态保护与开发研究[J].财经理论研究,2017(04).
  [2] 周海军.桂东北瑶、汉族古村落的历史文脉与空间解析[J].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16(04).
  [3] 张良泉.古村落文化景观的保护与开发研究——以赣北安义古村为例[J].当代经济,2017(18).
  [4] 孔翔,卓方勇,苗长松.旅游业发展状况对古村落文化保护的影响——基于对宏村、呈坎、许村居民的调研[J].热带地理,2016.36(02).
论文来源:《科教导刊》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72243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