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李寄斩蛇

作者:未知

  古时候,有个东越国,东越国有一座大山,名叫庸岭。
  庸岭山势高峻,生长着茂密的大树,大森林连绵几十里,遮天蔽日,阴森可怖。西北面低洼的大沼泽里,有一个深不可测的洞穴,洞穴中居住着一条大蛇,长达七八丈,有三四个水桶那么粗。
  这条巨蛇吞食山里的野兽,吞食山下的牛羊,但它不满足,还经常袭击老人和小孩,成为当地一大祸患。
  东越王派遣官兵围剿大沼泽,试图捕猎它。然而年深岁久,大蛇已成精怪。官兵进了沼泽,蛇怪喷吐出浓浓的毒雾,官兵吸入毒雾,头晕心痛,死伤了大半。
  剿蛇队一退出沼泽,东越王就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蛇怪爬进他的梦里头,喷着火,像人一样说话:“东越王,你不自量力,竟想剿杀我?我的怒火已然不可遏止,我非杀死你不可!”
  东越王浑身颤抖,向它求饶:“请不要杀我,我愿意祭祀你。”
  “好吧,你马上修建一座神蛇祠。每月十五,给我三头牛;每年八月初一,给我一个满十三岁的童女。”
  东越王没有办法,只好在庸岭修筑神蛇祠。每月十五,给蛇怪送上三头牛;每年八月初一,给蛇怪送上童女。
  牛还好采办,童女哪里找呢?谁愿意把自己的亲女儿送给蛇怪吃?没奈何,官府只好收养死囚的女儿,花钱向穷苦人家购买适龄的女孩子,把她们养到十三岁,恭恭敬敬送到神蛇祠。
  就这样,平安无事,过了九年。
  到了第十年,眼看八月临近,又到了需要童女祭祀的时节。可是,罪犯的女儿、买来的穷女孩全用完了,怎么办呢?主办祭祀的官员心急如焚,收购女孩的赏金也增加了十倍,然而,没有人愿意出售自己的孩子。
  庸岭脚下将乐县有个武士,名叫李诞,家中没有儿子,只养了六个女儿,小女儿李寄从小聪明,很有胆识,十分孝顺。这一年,李寄刚满十三岁,听到这个消息,就对父亲说:“我愿意卖身饲蛇,既可以得一笔钱供养父母,又可以幫东越王解决难题。”
  李诞不同意:“不行!我虽然穷,到底是武士,怎么能送自己的亲女儿去死?”
  可是,第二天清晨,李寄竟然带着猎狗,从家里逃跑出来,她径直来到东越王宫,拜见东越王:“国王大人,我已经满十三岁,愿意以身饲蛇。我有一个请求,请国王把削铁如泥的佩剑赐给我!”
  东越王见李寄年纪虽小,谈吐不俗,神情从容镇定,决定信任她。他走下王座,解下身上的佩剑,郑重地送给李寄,又命主办祭祀的官员满足李寄的要求。
  不久,就到了祭祀的日子。李寄让官员准备一头肥硕的大猪,烤得喷喷香,挖空猪肚子,灌满了六十年的老黄酒,命人抬上神蛇祠。然后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佩上宝剑,带上猎狗,跟在烤猪身后。
  送祭的人离去,夜幕降临,蛇怪从洞穴爬出来。
  那真是一条可怕的巨蛇!蛇头足有谷仓那么大,两只蛇眼犹如两面铜镜,发出蓝幽幽的冷光。
  李寄爬上神台,站在高高的圆石中央,对那巨蛇说:“神蛇大人,我是今年献祭给你的童女李寄。请你今天不要吃我。我带来了一头肥猪,让它代替我,填饱你的肚肠。”
  巨蛇张开大嘴,吐出蛇信,发出“嘶嘶——嘶嘶——”的笑声,突然,它猛扑上前,一口吞食了那头烤猪。烤猪的肚子里灌满了陈年的黄酒,酒入蛇腹,不多一会儿,巨蛇蜷伏在地,仿佛醉了酒,睡了过去。
  李寄放出猎狗,猎狗冲向蛇头,气汹汹地吠叫,巨蛇没有反应。
  李寄立即从圆石跳下地,冲到蛇颈跟前,挥起削铁如泥的宝剑,照着巨蛇的七寸,用尽全身的力量,拼命地砍下去。砍了十几剑,蛇血像喷泉一样涌出来,巨蛇清醒了,回头攻击李寄。李寄敏捷地跳开,跑入神蛇祠,绕着神蛇祠巨大的石柱,一圈接一圈奔跑。巨蛇紧紧追着李寄,追了十几圈,蛇身紧紧地缠在石柱上,一动也不能动。
  李寄走上前,从容地挥剑,砍了一剑又一剑,直到筋疲力尽,才终于把蛇怪砍成两截。巨大的蛇头从蛇身断离下来,“骨碌骨碌,骨碌骨碌”,滚到神蛇祠的正中央。那真是个可怖的蛇头啊,足足有谷仓一般大,仍然圆睁着眼,仿佛撑开两面大铜镜,然而,蛇眼里头,已经失去蓝幽幽的妖光了。
  猎狗冲着蛇头,没命地吠叫。李寄沿着蛇路,走入洞穴,看到九具女童的头骨。她深吸一口气,对她们说:“你们太怯弱了,要是能鼓起勇气,挥起宝剑,又怎么会被蛇吃掉?”
  李寄带着她的猎狗,握着她的宝剑,在神蛇祠歇息,直到旭日东升,才缓缓走出大沼泽,下了庸岭,回到家中。
  东越王听说了这件事,被深深地震撼了,他送给李诞丰厚的赏金,任命他为将乐县的县令。过了两年,东越王迎娶李寄,封她为东越国的王后。
  本栏插图 黄芷琦
  本栏责任编辑 陈土宏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2189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