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敢为人先的勇气

作者:未知

  王小波有一句话让我印象十分深刻:“人一切的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为人后者固然有自己的痛苦,他们是真正地对自己的无能无可奈何;为人先者也有痛苦,因为他们愈往前走,愈发现自己认知的空白越来越多,愈清楚自己对未知的担忧与恐惧。
  正因为开创者需要承担的危险太多,导致规避风险、圆融世事之人大行其道。我却要说,所谓的中庸论调是社会的毒瘤。生命从不缺少痛苦,痛苦的境界却有不同———庸碌者确实痛苦,却对个人事业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无所助益;而进步者的痛苦处于另一种境界,他们的勇气启示了人类的良知,治愈了社会的疴疾,为后来者扫除了前行的障碍。我们是巴金所说“为着征服生活”的人,就要有自己的“搏斗”,而先驱者就要能承受这样的痛苦,拥有敢为人先的勇气。
  敢为人先的勇者呼唤良知。先驱者如茨威格在《绝命书》中回顾了昨日的世界,而在现实世界里,他徒劳地为人道主义理想奔走———看到烽火连天、遍地尸骨后,他心力交瘁,生不如死,最终用自我毁灭的方式在充满血腥与罪恶的20世纪奏响最后一曲绝唱。他的作品引起了人们对道德社会的呼唤。
  敢为人先的勇者担负起改变社会的重担。先驱者如托尔斯泰,作为贵族的他却对农奴阶层产生了巨大的、矛盾的同情,并为自己的地主庄园生活方式感到不安,他最后死在一座火车站。生命虽逝,他却“复活”了彻底摆脱贵族统治的思想,“复活”了作为人类最深沉真实的感情,在封建没落的沙皇时代率先发出解放农奴的呐喊。
  敢为人先的勇者为后人建造了思想的阶梯。教会的责难、社会的嘲讽、世人的冷眼使达尔文成为英国的“恶魔”;长期的精神刺激、心理负担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尽管遭受身体和精神双重折磨,他却以惊人的毅力揭示了遗传的真理,提出了生物进化论学说,为人类理性的宏大篇章添上浓重的一笔。
  歷史上能让我们记住名字的,常常不是顺应时代、生活优渥的人,而是逆水行舟、遭受痛苦的人。从伽利略不顾教会禁令成为近代实验科学奠基人之一,到鲁迅在看客冷漠的眼神中大声疾呼疗救国人的灵魂,到马寅初力排众议在人们狂热的生育自豪中提出控制生育之说,再到不计其数的伟大的科学家、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社会学家———大约都是这样的人。
  知觉会给人带来痛苦,但它代表真实。走在后面的人感受不到被启发的智慧,从而衬托出先驱者们起码是智力上的佼佼者。如果连他们也没有敢为人先的勇气,那如何推动人类文明前行呢?乔布斯和扎克伯格让我们的世界轻松了很多,但天才自己的世界是不轻松的,他们总要不断打破已有的规则,搅出一些浪花来。世界上如果没有这样的人,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名师点评
  这篇文章从王小波的言论入手,指出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处于领先地位的人还是被潮流的巨浪裹挟前行的人均有痛苦,但先驱者风险更高,痛苦更深,进而提出了社会流行的一种态度,即“中庸之道”盛行,大多数人都在规避风险、逃避责任。作者对此类观念进行了批判,并提出自己的观点———痛苦的价值并不相同,社会需要敢为人先的勇者。文章有现实针对性,层次清晰,语言流畅,体现了作者较好的语文功底。(柳叶)
论文来源:《作文通讯·高中版》 2019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956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