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那些未婚生子的妈妈们

作者:未知

  “未婚妈妈”这一群体一直存在于主流视线之外,但她们并非稀少的存在,她们的问题需要正视,她们的困顿需要社会帮助,她们的前车之鉴则要引起广大女性的警醒。
  近年来,随着试婚、非婚同居、婚内出轨行为的增多,非婚生子这一现象也呈上升趋势。据了解,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推卸责任、规避对非婚生子女的抚养教育义务,甚至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不愿公开承认非婚生子女的现象较为常见。未婚妈妈们独自抚养孩子,承受着孩子上户口困难、社会交往受歧视、生活来源不稳定等种种困难,她们面前是一条艰难的、充满挑战的,又似乎看不到未来的路。
  未婚生育这种行为存在着很大的争议,但未婚妈妈这个群体不应该受到冷遇和忽视。本期,就让我们走近这一特殊群体,看看她们真实的生活现状。
  当了11个月的未婚妈妈,她仿佛耗尽了一生的精力
  李杉,女,23岁,四川成都人
  李杉出生在乡下,妈妈离家出走,爸爸在外打工,她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懂事又争气的她通过努力考上了重点大学。做兼职的时候,李杉认识了一个叫王强的男孩,两个人相恋了。“我知道自己怀孕时,已经3个多月了。”李杉对记者说,“王强劝我打掉,说还有一年多就毕业了,别因为孩子毁了前途。”这话激怒了李杉,“我觉得这个男人怎么这样没责任心!我哭着跑了出去,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李杉当时只有一个想法:绝不能像妈妈那样丢下自己的骨肉!
  “那段時间太难熬了。”李杉回忆起来,眼里泛起了泪光,“我不能让学校发现,白天穿宽松的衣服上课,晚上不敢住宿舍,就租了一间离学校很远的房子。”为了省钱,她住单间,上厕所还要去外面的公共卫生间。
  那段时间,蜗居在不足10平方米的空间里,用她自己的话说,就像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吸血鬼,每天在阴暗小屋里用电饭煲蒸饭蒸菜吃,然后蜷缩在床上做手工活儿赚钱。
  除了四处筹钱,李杉还关注了许多育儿号,抽空儿就学习孕产知识,在准妈妈群里和大家交流。“我从小吃过很多苦,生活的难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李杉苦笑着摇摇头,说:“但有些事还是让我特别崩溃。在群里,大家时不时就交流下自己给宝宝准备的用品和日常饮食。看着她们发的老公给熬的鱼汤、做的红烧猪蹄,我就受不了了。”孕妇的情绪起伏大,李杉时不时就哭一场,“我好像得了抑郁症,有时会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没什么意义,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但就在我情绪失控的时候,感到宝宝在踢我,那一瞬间,我告诉自己不能就这么放弃。”
  日子一天天过去,李杉的肚子越来越大,她只好请了一个多月的假,她的焦虑也逐渐转变成去哪里生孩子。“如果自己去医院,必定面临着许多风险。而且,我已经请假这么久了,要是再请,就拿不到毕业证了。”
  一天,有群友分享了一个关于收留小孩的救助机构的文章,李杉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联系救助机构,决定到那里去生。可是,学校的期末考试和她的预产期撞上了,所以,她不得不选择提前过去做手术。
  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李杉诞下了一名男婴。“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受的苦都值了,还有,我必须要带他走。”一周后,李杉做了个决定,不回学校考试了。“就算不要毕业证,我也不要和孩子分开,我从小没有享受过母爱,不能让孩子和我一样。”
  一个月后,李杉抱着孩子搭上了回程的火车,而此时,王强通过多方打听,已经在她的出租屋外面等了半个多月了。两人相见,抱头痛哭,王强反复说着:“我对不起你,可你怎么那么傻!我们这就去领证,再也不分开!”李杉望了一眼正在给孩子换尿布的王强,对记者说:“现在想想,当时自己真幼稚,不管是因为脑子一热就决定生下孩子,还是因为一两句话就草率分手,都太不成熟了。”
  对于未婚妈妈们来说,李杉算是拥有了比较圆满的结局,但即便这样,回忆起一个人经历的那11个月,她仍然心有余悸:“那一年仿佛耗尽了我一生的精力。”
  她有一个自己孕育却无法相认的孩子
  邓翠荣,女,27岁,甘肃庆阳人
  飞机离开地面的那一刻,无比虚弱的邓翠荣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她趴在座位上,一遍遍地捶着自己的胸口,旁边的乘客为她递来纸巾,她却顾不得说上一声谢谢……
  谁也不知道,这个瘦弱的女孩几天前刚刚做了剖宫产手术,孩子还留在医院,她却要赶回去教别人的孩子。邓翠荣是甘肃省庆阳市的一名幼儿教师。23岁之后,她陆续谈了几个男朋友,都因为种种原因不欢而散。“本以为这次找到了爱情,哪知被人骗了感情还骗了一大笔钱,唉!”说完后,邓翠荣长长地叹了口气。
  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邓翠荣很纠结。在这之前,她已经做过3次人流了,上次手术时,医生就警告她,如果继续做手术,很可能会造成终生不孕。“我以后还要结婚,不能让自己失去生育能力,可如果生下孩子,我父母那边怎么交代?他们都是非常传统的人,绝对接受不了!”
  为了掩盖怀孕,她和同事说自己生病吃激素药变胖了,并找理由从家里搬了出来,边瞒着父母边想办法。“只要想到清高了一辈子的父母因为我在亲戚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我就百爪挠心。以他们的性格,和我断绝关系是很有可能的。”经过几个月的煎熬,邓翠荣终于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通过各方打听,她联系到了一对结婚多年却一直没有孩子的夫妻,和对方签了协议,决定把孩子送给他们。“这样一来,我既不会失去生育能力,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打点好一切之后,邓翠荣松了口气。
  预产期快到了,邓翠荣飞到那对夫妻所在的城市做了手术,因为只请了几天假,她只能忍着刀口的疼痛匆匆赶回去上课……“我终于又做回了父母眼中的乖乖女了,可摸着瘪下去的肚子,我的心也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回来后,在母亲的安排下,邓翠荣又开始出去相亲了,但每次都毫无心情,好像没有了之前那种对爱情的渴望。
  “曾经以为把孩子送走,我就可以像从前一样生活,但现实不是那样的。”邓翠荣说自己最害怕的就是每天面对那么多可爱的孩子,陪他们做游戏、画画、跳舞,“经常是陪他们玩着玩着,我的眼泪就出来了。多希望我的孩子也能在自己的身边,我也能牵着她的小手,陪她一起吃饭,给她扎好看的小辫儿,带她一起去学校……”   邓翠荣时常很迷茫,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也不知道以后是否会结婚,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个自己孕育的却又不属于自己的孩子。身为幼师的她,深知母亲的陪伴是孩子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可她却毫无办法。
  采访结束的时候,邓翠荣只说了一句,“我没什么好奢求的,也没资格奢求,只希望孩子健康快乐就好。”说这话的时候,两行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她努力做一个优秀的未婚妈妈
  苏雅,女,35岁,北京人
  “孩子马上要上小学了,可她的户口还没办好。”苏雅望着正在画画的小恩愁容满面地说,“我生她的时候,以为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这么多的问题。”
  苏雅是自愿选择生下女儿的。当她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其实已经和孩子父亲和平分手了。她承认,她是真的爱那个男人,但当她得知他是有家室的人,理智告诉她,必须离开。“我固执地觉得,女人不一定要成为妻子,但是一定要成为一个母亲。”每当亲朋好友劝她想想以后的困难,她都用一句土话回答他们:能生就能养。
  做完几个月的产检,苏雅才打电话告诉妈妈自己怀孕的事。好在父母都是开明的人,虽然很震惊,却也选择尊重她。几个月后,苏雅成了一个未婚妈妈。“艰辛是肯定的,我每天都要练习增强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和身体素质。”孩子并不好带,满月前还凑合,后来随着醒着的时间越来越多,她的需求也越来越多。苏雅不得不花费更多的精力照看她,“她经常凌晨两三点大哭,我再困也要爬起来照顾。”虽然有妈妈帮忙,但许多事情仍然要苏雅一个人承担。
  “随着小恩的渐渐长大,我的心态有点儿绷不住了。”苏雅说,自己之前是做了充分心理准备的,但面对具体问题时还是会有各种情绪不稳,“孩子长牙发烧,我不得不整夜给她物理降温;她上火拉不出粑粑,我要调整饮食;她吃的辅食越来越多,我得利用更多的时间去学做饭……”其实孩子生病还好说,最难受的是自己生病,因为怕传染给孩子,苏雅只能戴着口罩,一边忍着头疼一边照顾半夜还不肯睡觉的孩子。“我没有老公,只能一个人面对。”
  孩子上了幼儿园,苏雅更成了个陀螺,每天早起送孩子去幼儿园,然后匆忙赶到公司,上班的时候,除了要应对工作上的各种难题,还不得不随时像猫头鹰一样警觉地盯着孩子的班级群,“小恩妈妈,小恩上次的亲子手工没有完成,今天一定记得补上哦。”“小恩和别的孩子打架了,您能过来一下吗?”这边是一堆繁琐的工作,那边是小孩的各种问题,苏雅真恨不得自己有分身术!
  “虽然难,但这些我还能应付,最尴尬的是小恩经常问我关于她爸爸的事。”有一天,苏雅接小恩放学,发现她的眼圈儿红红的,低声问她:“妈妈,我是不是没有爸爸啊?”苏雅的心“咯噔”一下。她认真地看着小恩的眼睛,告诉她:“小恩,你是有爸爸的,不过爸爸有别的事不能陪伴小恩。小恩要乖乖的啊。”
  晚上,苏雅打开手机查看幼儿园的视频,才知道,原来,今天老师讲了绘本《我爸爸》,让孩子们说说自己的爸爸,孩子们的参与度非常高,争先恐后讲着和爸爸之间的趣事儿,唯独小恩,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苏雅用手轻轻地拍着已经熟睡的小恩,望着她粉嘟嘟的小脸,心里一酸,泪水模糊了双眼,她忍不住想:这真的是我想要给孩子的生活吗?自己辛苦一点儿,她没有怨言,但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却让她痛徹心扉。当然,她也不是没有想过给孩子找一个“爸爸”,但当她像女超人一样独自处理各种事情的时候,已经没有精力去投入一段感情了。
  说到给孩子办户口的事,苏雅说:“我是未婚妈妈,所以接下来我可能要带小恩去计划生育部门缴纳社会抚养费,还要去医院做亲子鉴定拿到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总之事儿多着呢!”苏雅无奈地笑笑,她说,有时候感觉自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发愁,只能凡事往好的方向看,既然选择了,就努力承担吧。苏雅说,她希望孩子能健健康康地长大,为此,她也会不停地学习如何做一个好妈妈,和孩子一起成长……
  截至目前,中国“未婚妈妈”的总体数量,尚无机构或部门做过权威统计,受制于传统观念和生育政策,这一群体一直存在于主流视线之外,但她们并非稀少的存在,她们的问题需要正视,她们的艰难和困顿需要社会帮助,她们的前车之鉴则要引起广大女性的警醒。
  专家点评
  文中心理健康水平相对尚可的苏雅,能够自主斩断不伦之恋,在现实(能力和经济条件)而非情绪化的基础上做出了独自抚养女儿的选择。可即便如她般理性地做好了万全准备,仍然遭遇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和挑战。
  另一类“未婚妈妈”的代表邓翠荣,保住了生育能力,但将亲生孩子送人,这给她带来了始料不及的巨大负面心理影响,从情绪抑郁到不再渴望爱情。这类女孩缺乏基本的生理常识,多次人流而没有做避孕措施,不珍视自己。她们往往早年没有足够的爱和稳定、安全的依恋关系,导致她们在对爱的饥渴下用身体、金钱来讨好,换来感情、亲密和联结。
  李杉则是创伤型“未婚妈妈”的代表。在恋爱生子的事情上异常幼稚和冲动,因为这些事件激发了她的创伤体验,从而被情绪淹没,做出应激反应。她把孩子体验成自己,企图用相反的行为—把孩子生下来,来改写自己被抛弃的历史。她的故事有一个较圆满的结局,但类似经历的女孩却未必都能如此幸运。
  无论从现实还是从情感来看,未婚妈妈的路都会异常艰辛,对于她们的孩子,人生更是从起点就不堪重负。从户口、入学、遭遇歧视,到身份认同问题,父爱缺失的问题,每个问题都可能给孩子带来伤害,造成创伤被复制和传递。所以,希望女孩们能学会珍惜自己、了解自己,积极成长和疗愈创伤,对婚恋生子等人生重大问题做出慎重抉择。
论文来源:《婚姻与家庭·家庭教育版》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3349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