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民族声乐演唱咬字的技巧

作者:未知

  【摘要】在歌唱中,咬字要求字头咬准,且有劲。这里的有劲是指字头的力度与弹性,这是因为字头声母阻气时除阻的力度强弱与字的清晰与否有着直接的关系。声母发音只有在音符中占的时值短,才能够蓄气成阻,有爆破力,从而为母音的清晰准确做好准备。一般来说,声母阻气有力,富有弹性,韵母就会越干净明亮;反之,韵母的发音就会含混不清。
  【关键词】民族声乐;演唱;咬字;技巧
  【中图分类号】J616                             【文献标识码】A
  在民族声乐演唱咬字方面我们要注意四个问题:第一,字头咬“紧”,不能松散、轻飘;第二,应当适度加强其弹性,使字头紧而不僵,松而不懈,咬“紧”不等于咬“死”、咬“僵”;第三,字头声母的蓄气要足,否则会影响力度的发挥变化和吐字中韵母的响亮度;第四,对于没有声母的零声母字,为使字音清晰,要根据歌词表现需要,适当加强韵母中韵头的弹性、力度和音长。
  一、硬咬
  (一)硬咬硬收
  硬咬硬收,是在硬咬的基础上,情感和气息不减弱,保持力度,一气呵成。字音中的字头、字腹、字尾几乎是在同一强度内进行,在响度上没有明显的区别。字与字之间的过渡铿锵有力,结束时收音刚毅、果断。例如《毕业歌》(田汉词、聂耳曲),就是属于硬咬硬收的歌曲。
  (二)硬咬软收
  硬咬软收一般出现在歌曲情感起伏较大的地方,硬咬字后,立即减弱双唇的“喷口”力量,同时,气息也减弱,变成柔和,最后使用软收音。例如歌曲《黄水谣》中的“乡”就是情感从强烈过渡到柔和的过程,这个“乡”字就要求硬咬软收。“丢掉了爹娘,回不了家乡”这都是硬咬硬收,情绪激昂,对日本鬼子无比痛恨。“回不了家乡”到“乡”字的时候,已经悲痛欲绝,用硬咬软收突出东北的劳苦大众对背井离乡、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生活的控诉;同时,“乡”字的硬咬软收为全曲的情绪转折起了良好的过渡作用。
  二、软咬
  (一)软咬硬收
  软咬硬收在歌曲中使用不多,多用在情绪由含蓄向刚毅发展时,前面的情绪与后面的情绪形成对比,如《黄河颂》:啊!黄河!你是伟大坚强,像一个巨人出现在亚洲平原之上,用你那英雄的体魄筑成我们民族的屏障。啊!黄河!……曲中“做成我们民族的屏障”的“障”字,要软咬硬收。前面一大段的抒情歌词为“障”字辅垫,犹如黄河各支流的水汇集到黄河里,不断积蓄高涨,到“障”字时,河水的容量达到了最大限度,马上就要一泻千里了,来个强收刹住。“障”字的缓咬硬收大大增添了黄河的宏伟、凶险,给黄河蒙上了神秘和险峻的色彩。同时为下句“啊,黄河……”再次抒情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在歌曲中有渐强记号的字的拖腔,一般尽可能用软咬硬收的方法来表现。
  (二)软咬软收
  软咬软收的歌曲,一般情绪较平稳,节奏变化不大,较抒情的歌曲常用软咬软收。此类歌,如《渔光曲》(安娥词,任光曲)、《牧歌》(东蒙民歌)、《我的祖国》(乔羽词,刘炽曲)前半段歌曲。
  以上咬字发音软硬的处理,要根据歌曲情感、意境的要求作恰如其分地运用。其主旨是增加歌曲色彩,提高作品的艺术表现力。
  三、快速咬
  (一)快速前咬
  快速前咬,是指咬字时声音在口咽腔内的着力点比较靠前,从整体看,口腔主要前半部分动,而后半部分动作相对少,嘴皮、舌头的动作相对较多,發音线条变化较少,横多竖少,字与字的衔接既连贯又有一定的颗粒性,声音明亮。这种咬字法易横、白、扁,咬字发声时要在快的情况下尽量照顾竖的感觉,更加注意咬字吐字时的基本共鸣。用快速咬的歌多表现欢快、活跃的情绪,以儿童歌曲居多,例如《猜调》(云南民歌)、《娃哈哈》(维吾尔族民歌)等。
  (二)快速后咬
  快速后咬,是指咬字发音时,口腔后面部位用得比较多,声音在口咽腔内的着力点较前咬靠后些,咬字发音中保持口腔咽腔圆、立、竖的形态的稳定及在后咽壁挺立的状态下咬字发音,这种声音竖多横少,是以竖为主。这种咬字方法难度较大。常注意了后面的着力点而咬不快,咬快了又容易把后面圆、竖、立的感觉丢掉,要有较好气息的配合才能运用自如。此类歌曲为创作歌曲居多,尤其是多用于合唱,用后咬的方法较易把整个合唱队的音色统一起来。例如《游击队之歌》〈贺绿汀曲)、《打起手鼓唱起歌》(韩伟词、施光南曲)等。
  四、慢速咬
  (一)慢速硬咬
  慢速硬咬,歌曲字音虽然咬得慢,但要求咬字发音线条的棱角要明显,字头短咬快速过渡到韵腹,突出延长和强调韵腹。慢速硬咬,虽然歌曲的速度比较慢,但由于表现的情感比较集中、强烈,给人以柔中有刚之感。例如《啊!中国的土地》(孙中明词、冉思耀曲)中“做一粒种子泥土里埋”这句就应用慢速硬咬的技法表现一个忠贞赤子为了祖国的富饶美好,愿做一粒默默无闻的种子,深埋在祖国的土地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慢速硬咬更能体现愿与祖国朝朝暮暮在一起,“生生死死不分离”的决心和毅力,是对祖国坚贞不渝的慎重宣誓。
  (二)慢速软咬
  慢速咬字的另一种表现手段是慢速软咬,咬字发音整个线条圆滑,没有棱角,字音连成一体,字音过渡无痕迹,衔接自然。这类歌曲一般感情深切、内在。例如《祖国,慈祥的母亲》(张鸿喜词、陆在易曲)中,“谁不爱自己的母亲”一整句是用慢速软咬进行抒情的。“谁不爱自己的母亲”是用反问的方式娓娓道来,情感深切、含蓄、平稳,意味深长。在抒情中,整个音乐意境显得很静,这就为后面在悄悄地积蓄感情,为高潮做好铺垫。因而只能用慢速软咬,才不会打乱静的意境。
  五、缓发晚收
  缓发晚收多用在一般的慢速度的歌曲的拖腔部分。例如《草原之夜》(张加毅词、田歌曲)中第一句“美丽的夜色多沉静”中的“多沉静”的缓咬晚收一下子就能把听众带到辽阔的黄昏的草原气氛里。结合这种拖腔能创造出一种柔美、无限眷恋的诗情画面。又如第二句“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中的“我的琴声”,根据前面部分所创造的意境,再加上这四个字的缓发晚收更加彰显了歌曲委婉、优美、缠绵的情趣。此曲是用发收晚收渲染歌曲意境的典型,被人称作中国式的“小夜曲”。
  六、延长字头
  (一)延长字头中的声母与介母
  不是所有声母都可以延长,只有窄缝成阻的辅音才能延长。这些辅音,成阻的两个部位并不紧闭,中间留有窄缝并能发出声音,除阻时气息从窄缝中流出。这类声母的除阻方式分别是擦音、鼻音、边音。在汉字中有部分字没有声母,只有介母,这时候要强调这字时,只能延长介母的部分。
  (二)延长字音中的声母和介母组成的复合音
  延长字头中声母和介母复合音必须要求声母是擦音,同时这个音节中有介母成分。歌唱咬字发音时对某个重点字既延长声母又延长介母,使整个发音缓慢,转换细微。
  七、延长字尾
  在一般咬字中,主要延长的部分是韵腹,而延长字尾在后鼻韵母作为韵尾时采用,其主要特点是韵尾的时值要增加,在限定的时值内增加韵尾时值的办法是要占用韵腹的时值,提前进行归韵,将鼻尾音的音素突出、强调、延长,产生特殊的艺术效果。
  八、结语
  综上所述,歌唱者咬字吐字时要做到:咬清“五音”,吐正“四呼”,分清“四声”。每个歌唱者都要认真学习和掌握这些宝贵经验。
  参考文献
  [1]余笃刚.声乐艺术美学[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 2005.
  [2]郑茂平.声乐语音学[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2000.
  指导教师:薛亚军:佳木斯大学音乐学院教授。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28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