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个重大发明

作者:未知

  我们家所在的地方,山可高了。这么说吧,站在山脚下,要想看山顶,得摁住帽子才行。太阳和月亮好像就擦着山尖尖儿转。每个周末放假回家,爬山的时候都累得要命。都已经爬了好久了,可抬头一看,才爬到大山的小腿。我们寨子还在山的后脖颈那儿呢!但我每个星期都必须回家。你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想吃家里的饭呗。
  今天,我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子里火塘烧得旺旺的。村委会主任——不瞒大家说,他就是我阿爸,和那位城里来的大学生村官正在讲话。大学生村官正在说养牛的事情,我阿爸摇着头说:“不行,不行。我们这地方养牛不合适。山太高、太陡了,牛要是跌下去,损失就大了!”
  “那么养羊!”大学生村官兴致勃勃地说,“羊善于攀登,适合咱们这里!”
  我阿爸说:“哎呀,羊就更不能养了。羊爬山太利索啦!明明看见它在对面的山梁上吃草,你都听得见它咩咩叫,可你要是想爬到它那里,起码要花好几个时辰。而且,还没等你爬到它那儿,它又跑到另一架山梁上咩咩叫去了。你别想抓到它。”
  他俩商量的结果,是号召大家养猪和养鸡。因为猪很懒,不会乱跑;鸡虽然喜欢满山乱跑,但是它们吃饱以后会在天黑前主动回家。
  而后阿爸就吩咐我:“你回来得正好。明天一早你就同我到西边箐沟去,帮阿妮家种苞谷。本来在三月苞谷就应该种完才对,不该拖到四月份,再拖就赶不上时令了。那些种得早的,小苗苗都有三寸长了。”
  嗯嗯,我知道啦。往常都是这样的:住在上寨子的人负责帮阿妮挖地、播种。往后的薅草啦,施肥啦,这些事就由住在下寨子的人负责。等收获的时候,就全寨子出动,帮她把苞谷收到木架子上去晾着。没办法,因为阿妮是个老太太,她家除了她自己,一个人影都没有。有时候,我阿妈还会请她到我家来吃饭。
  第二天一早,我和阿爸就扛着锄头往西边箐沟去了。那个箐沟壁上有一大片田地,就像挂在斜坡上的一大块褐色的布。别家的人也到了。力气大的在前边使劲拉犁铧,后边跟着扶犁的。几个女的弓着腰,往翻起来的泥沟里撒种子。等犁铧再回来的时候,犁起来的泥巴正好把刚才的沟给盖住。我和阿爸赶紧下坡。阿爸用锄头在前边挖出一道沟;我赤脚上阵,一边撒种,一边用脚把泥沟弄平。
  阿爸说:“今年鼬鼠比往年多,苞谷一种下地,当天晚上它们就会出动,把种子刨出来吃掉。”
  嗯嗯,我刚才在来的路上已经看到了。那些种得早的苞谷地,嫩嫩的小苗苗在田里排队,我看见绿色的队伍里有不少空缺——那就是种子被鼬鼠吃掉的地方。主人已经补了种子,就等着它们慢慢发芽了。
  阿爸对我说,阿妮老太太家的这块地,本来就种得迟,可不能补来补去,不然就耽误了。要是能想个什么办法,别让鼬鼠来刨种子就好了。
  我说:“我有办法!买几包毒药,把鼬鼠毒死!”
  “哎呀!使不得!”阿爸可紧张了,好像我真的想下毒似的。他告诉我,前些年,除草剂刚刚流传到这儿的时候,大伙儿想着,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省功夫的东西。于是大家就连地也不挖了,直接在杂草丛生的地方捅个洞,扔进苞谷种,然后乱撒除草剂。杂草果然枯死,把地盘让给了庄稼。后来却又发现,鸡会莫名其妙地死掉;到处都是死老鼠;狗也总是无精打采,好像腰断了似的。这些全都是农药给害的!阿爸就召集寨子里的人开会,不准大伙儿再用有毒的东西。从今往后,大家还是老老实实地挖地薅草吧。
  那怎么办呢?鼬鼠可不管这是谁家的苞谷地,估计它们今晚就会出动,得意扬扬地刨种子吃,还会通知别的地方的鼬鼠:“快来!这里有一块新的苞谷地!来晚了,香喷喷的苞谷就发芽啦……”
  除了在地里插几个稻草人,暂时吓唬一下鼬鼠,还真没啥其他好办法。又不能把它们叫来开会,批评教育它们。唉!看来只好由它们干坏事了。关键是,它们今晚刨了哪几处,最好我明早就知道,赶紧把新种子补下去,这样就不会耽误农时了。阿妮老太太这块地,是全寨子种得最晚的,可耽误不起啦!
  我想了个好办法。现在我不告诉大家,明早来地里看看再说。
  第二天一早,云雾笼罩着山坡,把路都遮住了。我像孙悟空一样钻过云雾,到阿妮老太太的地里来查看情况。新翻的田地颜色很深,那上边排列着一道道白条纹——那是我干的!我把几本废书给撕了,把纸一页一页地用小石头压在地里,纸下边就是撒了种子的地方。这样,鼬鼠扒掉哪里的纸,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来,马上就可以在那个地方补上种子。哈哈!我聪明吧?
  更高兴的是,经过我的检查,地里的每一排纸,都好好地在原处待着,没有一处被刨。难道昨晚鼬鼠没来?我得把这事报告给寨子里的大官——就是我阿爸,叫他来看看。
  我阿爸把田里的纸都看了一遍,点点头说:“嗯,看来鼬鼠害怕有字的纸。这个办法好,应该推广!不过,还得等明天再看看情况。”
  明天?明天我可不在这儿了。今天下午我就得下山,过溜索,回学校去。我把这工作移交给阿爸好了。
  到了下星期的周末,我又爬了很高的山回到寨子里。喏,那幢房屋,火光从篱笆墙上透出来,整个房子就像一只插在坡上的大灯笼,那就是我家。家里的火塘烧得旺旺的,火塘边上已经有一锅肉在炖着。那个大学生村官在同我阿爸说话,阿妈在煮猪食,一只狗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我阿爸一看见我,就说:“我们家的大人物回来了。”
  大学生村官冲着我笑,说:“你的功劳可大了!你發明了一个对付鼬鼠的好办法。等我下次去城里,得弄几口袋废书,用骡子驮上来,下次播种的时候发给大家。”
  阿爸说:“我的儿子,你明天去箐沟边瞧瞧。阿妮老太太那块苞谷地种得最晚,可它是全寨子出苗出得最齐的!”
  啊哈!原来有字的纸真的可以防鼬鼠啊!大学生村官说,这个重大发明可以去申请专利了。这是真的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045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