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在协同创新中发展“三学”课堂

作者:未知

  摘要:课堂教学的意义在于教师利用课堂中有限的时间与空间促进学生真正的学习。为此,明德初中提出了“三学”课堂,主张“以学生为中心,以学习为根本、以效率为标准”。但是,学校作为农村初中,践行“三学”课堂收效甚微。为了摆脱困境,学校加入苏州市“五校联盟”和“太横联盟”,在教学联盟中通过“协定课堂愿景、协合课堂模式、协同课堂文化”等途径,摸索出了一条适合农村初中的“学习借鉴——强力推进——大胆突破——自主创新”的课改路径。
  关键词:教学联盟;课堂主张;课堂愿景;课堂模式;课堂文化
  中图分类号:G637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992-7711(2019)09-015-2
  课堂教学的意义在于教师利用课堂中有限的时间与空间促进学生真正的学习。然而,许多教师忽略时间的有限,缺乏效率意识;忽视空间的有限,缺失学习对象;忽悠学习的发生,缺席学习主体。课堂只有“教”没有“学”,或者只有“学”没有“习”。为了改变这一现象,明德初中提出了“三学”课堂,主张“以学生为中心,以学习为根本、以效率为标准”。学校自提出这一课堂主张之后,通过许多行动来助推课堂课堂改革,但收效甚微。无助彷徨之中,学校迎来了苏州市五校教改探索联盟(以下简称“五校联盟”)和太仓市初中校园文化横向联盟(以下简称“太横联盟”)。
  一、固化一个理念,协定课堂愿景
  明德初中是被誉为“核物理女皇”吴健雄博士的母校,尽管办学已逾百年,但是作为农村初中,其发展一直困难重重。一是随着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增多,生源质量逐年下滑。二是教师参与课改的热情不高,专业发展动力不足,加之是农村初中,教师眼界视野较为狭窄。三是社会期许与课堂印象不够匹配,课堂理念陈旧,教学方式传统。正是带着这些困惑和掣肘,学校迎来了承办五校联盟活动的机会。应该说,明德初中作为五校联盟的元老,在前几次联盟活动中只是参与者,仅仅止步于“同课异构、课堂观摩、评课议课”等常见的活动形式。而本次,作为东道主,明德初中必须向兄弟学校全方位展示课改成果。为此,学校通过固化一个理念来协定课堂愿景。
  要“以学生为中心”,就必须把学习时间与空间还给学生,从根本上改变“教师一言堂”的状况。学校巡检课堂时,发现两个问题无法回避。一是无序,学习时间和空间还给了学生,课堂内学生间小组讨论往往是“散点式”、“闲话式”、“随感式”,无法促成真正的学习活动。二是无效,尤其是“先学后教”、“顺学而教”在推进时,许多老师加大了预习任务,看似增强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但增加了学生学习时间,导致教学进度缓慢,就不得不额外花时间弥补进度,无形中加重了学生的学习负担。要解决这两个问题,学校仅凭“内生式”反思无法解决,只有通过“外援式”观摩寻找解法。在联盟活动中,苏州市一中分校彩香实验中学带来的“无领导小组讨论”令人眼前一亮。该校“无领导小组讨论”的精髓概括为“抢逼追”三字:发言抢机会,讨论逼结果,问题追导向。没有竞争意识,学习就没有效率,通过“发言抢机会”来激发学生学习的内驱力。没有达成结果,讨论就毫无意义,通过“讨论逼结果”来强化小组讨论的执行力。没有问题导向,学习就漫无目的,通过“问题追导向”来激活学生学习的影响力。经此教育联盟活动,学校后来对课堂愿景进行了重新修订,着重突出在课堂中固化“抢逼追”的策略。可以说,没有教育联盟,作为农村初中的明德初中,可能空有课堂主张,而无实质进展。教学联盟“互惠共生”的意义正在于此。
  二、优化两种抓手,协合课堂模式
  当下课堂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对于一所学校而言,有的老师利用课堂改进学生的学习方式颇有心得,而有的老师却不得要领,这需要学校对课堂主张顶层设计时就要考虑到教师间差异,既要有课堂宏观愿景,又要有课堂微观操作,特别需要教师以备课组为单位进行互助合作,整体弘扬和谐协调的课改氛围。历次五校联盟教学观摩活动,明德初中经常慨叹兄弟学校课改氛圍欣欣向荣,而对本校的课改现状常因举步维艰而顾影自怜,总以农村初中为借口来求得慰藉。在五校联盟校长论坛中,校长们认为要保证课改可持续性推进,学校“要有课堂模式可供老师们扬弃,要有教学抓手可供老师们评研”。受其启发,明德初中围绕“以学习为根本”,对学习方式进行重新定位,并提出了“五步模式,两种抓手”来落实课堂主张的实施意见。
  “三学”课堂对学习方式的定位是“独学学会,对学学实,群学学透”。“独学学会”指学生个体在自主学习的过程中独立完成相关学习任务,能通过个体的力量掌握基本知识。“对学学实”指学生在小组中形成结对关系相互交流学习成果,能通过合作学习来取长补短或查缺补漏。“群学学透”指学生在班级中整体展示学习成果,能通过探究学习来拓展学科知识或提炼学科思想。“三学”课堂力图构建“个体自学——组内交流——班级展示——师生提炼——当堂训练”的五步模式来固化课堂结构。为了避免模式化,学校要求教师在“课堂灵动,学科思想”上下功夫,通过集体备课来打磨课堂导学单,通过团队赛课来展示课改光荣榜。学校要求教务处紧紧依托“导学单”和“团队赛课”这两个抓手,规范集体备课行为,让老师们由观望者变成行动者,由观摩者变成策划者。目前,学校自主编定的“导学单汇编”已经成为一道亮丽风景线,她成了老师们每次授课的底本,也成了学生们每次自主学习的课本,还成了学校每次对外展示的范本。而团队赛课更成了老师们展示课改成果的盛宴,老师们先集体备课拟定课堂教学设计和课堂导学单,再抽签决定说课、授课和评课的人选。这种赛制打破了评优课赛制,更加注重团队建设。农村初中从来不缺乏个体光环,缺乏的是团队力量。
  三、强化三项修炼,协同课堂文化
  作为百年老校,明德初中有吴健雄精神这一得天独厚的教育资源,有长期以来还是能拿得出手的教学质量,在区域内也是能占一席之地的农村规模初中,似乎推进课改也不是那么迫在眉睫。五校联盟作为民间校际联盟,因共同愿景而自发聚集领略课改风景,最终促成各校协同共进。这为明德初中践行“三学”课堂提供了可能性,但仅仅是可能性,还不能从根本上触动教师参与课改的自发性。学校顺应教育形势,在课堂模式、导学单、团队赛课等方面做了项目化引领,为践行“三学”课堂提供了可行性,但也仅仅为可行性,也不能从根本上撬动教师融入课改的自觉性。太横联盟作为行政推动力量,是区域行政部门强力推进的校际横向联盟,目的是加入联盟的学校围绕校园文化实现优势互补。某种程度上,太横联盟为学校践行“三学”课堂提供了可靠性,一方面行政推动让教师无路可退,另一方面学校行为让教师不得不省视日复一日的课堂教学。
  基于上述背景,学校一直在思考,课改为什么而改?我们的答案是:课改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文化再造的问题。课堂教学一旦失去文化,所剩的就只是知识的位移、技能的训练和应试的准备。“三学”课堂归根结底是为了实现课堂转型,让学生在课堂中实现学习增值。主要包括四方面的“增值”:一是动力值,即学生想学习的欲望;二是方法值,即学生学会学习方法;三是数量值,即学生单位时间内所学到的知识与技能;四是意义值,即学生学到的东西是有意义或受用的。为了达成这些“增值”,学校主张强化三项修炼。一是教师修炼文化自觉,课堂中“目中有人”,激励学生健康成长,课堂中“心中有数”,高度关注学生个性差异,课堂中“手中有法”,能根据学生的差异采取有效的教学方式。二是学科修炼文化自省,集体备课要强调教学个性,不搞整齐划一,观摩教研要执行课堂观察,聚焦学生表现,学科建设要实施品牌战略,构建适合学科特点的课堂品牌。三是学校修炼文化自视,突显课堂充分体现人的价值,善于发现教师的教学个性和课堂亮点,校内完善彰显课堂气象的平台建设,利用教学联盟实施名师工作室联动战略。
  视野开阔眼界,眼界决定境界。回想几年来所走的教学联盟之路,学校总结出适合农村初中特点的“学习借鉴——强力推进——大胆突破——自主创新”的课改路径,更深深感恩联盟“互惠共生、协同创新”的价值追求。或许“三学”课堂还有许多不理想之处,践行之路也漫漫修远,但学校坚信上下求索,定能登高望远,自成风景。
论文来源:《中学课程辅导·教师教育(上、下)》 2019年9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55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