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经济增速浅析

作者:未知

  摘 要:我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继续单纯追求经济增长率已经没有意义,同时也不能放弃宏观调控,应该认真研究各行业资产存量及GDP状况和增速,分别制定针对性的宏观调控政策。同时,从各种产品和服务的人均消费量入手研究收入分配情况,确定减少收入差距的政策,有力推动人民消费力增强,增加人民幸福指数,从而带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
  关键词:经济增速;就业;收入分配
  中图分类号:F1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07-0001-01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GDP连续三十多年平均增速保持在10%左右,创造了世界奇迹。我国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极大提高,2012年以来,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一直在6.5%左右。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有危机了,必须采取宏观调控及其他手段保持经济高速增长;另一种观点认为,经济增速下降是必然的,没有必要干预,这两种观点都是有所偏颇的。
  首先,我国GDP在2017年已经达到82万亿人民币,在这样的基数上还要高速增长有没有可能和是否必要都是问题。世界上还没有出现经济增速连续四十年保持在10%以上的经济体,我国的市场经济是以市场为资源配置的主要手段,经济活动是一个自然过程,一个国家不是在任何发展阶段经济都能一直高速增长的,过去高速增长的原因也是我们基础差、底子薄,以及人民群众在各方面都有巨大的未被满足的需求,通过改革开放激发了各种资源的能量发挥。从经济学原理上说是供需原理的作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归根结底还是需求,投资实质上是未来的需求,出口是外国消费者的需求。随着我国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大部分人在很多方面尤其是物质产品方面的需求已经得到满足,从需求端来说,已经满足人们需要的行业既不可能也不需要GDP的大幅增长,我国之所以搞供给侧改革,也就是要降低供给过剩产品的供给,提高供给不足产品的供给。在这样的历史阶段,有很多行业的GDP增速必然下降。近几年,国外消費者对我国产品的需求尤其是我国主要贸易伙伴美国、欧盟、日本的需求基本保持稳定,第三世界国家的需求也没有明显增长。在这种情况下,GDP很难再像过去那样保持10%的增速。另外,即便能采取手段高速增长,也未必是好事。发展经济的目的当然是强国富民,一国的财富总量和创造财富的能力才是衡量国家是否强盛的指标,人均资产总量和人均消费量(贫富差距不大的情况下)才是人民是否富裕的指标。GDP是一国一定时期(一般一年)生产的最终产品(实物和劳务)的市场价值,是一个流量概念,不是存量概念。在服务业占比重越来越大的情况下,服务性产品不能储存,人均的每天或每年消耗量在一定时期内也不需要过度增加。比如理发、旅游等服务,人不可能天天理发,也不可能天天旅游。所以,目前仅仅用一个表示流量的GDP去分析总量问题就会产生很多错误的结论。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GDP没有考虑人类对大自然的资源环境占有和破坏的情况。近年来,我国空气、水、土壤污染情况日益严重,极大降低了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要想解决这个矛盾,肯定不是仅仅注重GDP增速的问题,所以今后我们绝对不能只追求经济增速,还要注重人民群众的精神需求。
  很多发达国家GDP增速早已降到5%以下,甚至零增长负增长,也没有出现多大问题。过去我们注重经济增速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其与就业的关系,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经济增速就代表就业,所以我们追求增速。在传统社会和工业社会,经济增长主要通过劳动力投入数量的增加去实现,所以追求经济增速也是有道理的。但目前,全世界和我国已经进入电子化智能化网络化时代,有关经济增速和就业的关系需要重新认真研究,经济增速与劳动岗位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变化,有很多研究成果表明与过去相比,这种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由于机器化智能化网络化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在很多行业GDP增速提高不会带来就业的增加,甚至会减少就业,因为机器取代了普通劳动力,所以绝对不能用过去的结论来看问题和制定政策了。我们应该分行业认真研究,利用大数据和计算机网络技术,找出经济增速与就业岗位的关系,分行业分析GDP的潜在增速和实际增速。
  另一种流行的不干预的观点也是偏颇的。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目标是共同富裕。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我们可以减少直接干预,但绝对不能放任不管,可以通过对企业和个人税收、补贴等经济手段促进经济增长、社会和谐发展。我国还有一定的贫困人口,还有大量在城市打工的所谓农民工和城市低收入群体,通过经济手段提高这些人的收入非常有利于经济发展。经济学基本原理就是供需,即便是在供给过剩行业,有很多产品的过剩是相对支付能力的过剩,并非真正过剩。马克思早就谈到过经济的顺利发展在于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的合理发展,任何一方面出现问题都影响经济整体运作。最新统计数据表明,我国的收入分配差距较大,基尼系数接近5,属于很高的状况,这不利于社会和谐与经济发展。例如,迄今为止,我国不动产登记还没有全国联网,房产税等还没有全面推出,这造成一些人拥有多套房并且空置,严重资源浪费。我们应该尽快推出房产税,同时增加对低收入群体的补贴,简化个税等级,按家庭征收个人所得税。通过这些手段一定能促进经济发展,解决过剩行业产品出路,同时促进供给不足行业的更好发展。
  总之,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们既不能片面追求经济增长率,也不能丢掉国家干预,应该从就业及收入分配角度去合理制定政策以促进经济合理发展,逐步把聚焦点从GDP增速转到各行业资产存量,以及各种产品和服务的消费量等有关人民幸福的各种指标上。
  参考文献:
  [1]  郭超.经济周期、增速换挡与中国经济新实践[J].理财,2017,(10).
  [2]  张占斌,孙飞.经济增速放缓缘何未冲击就业[J].人民论坛,2017,(26).
  [3]  黎轲,霍志辉.我国潜在经济增速分析[J].中国金融,2017,(1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5401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