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影响的实证研究

作者:未知

  内容摘要: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是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文化消费对我国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本文首先概述了我国文化消费的演进历程,并以我国2000-2016年省级面板数据为样本,基于系统广义矩估计实证分析了文化消费的经济增长效应,主要结论包括:文化消费能够对我国经济增长产生显著正向影响,影响路径为通过提升人力资本水平的积累、进而推动经济增长;文化消费的经济增长效应存在区域差异,东部地区文化消费对于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最强,西部地区最弱;基于经济质量视角和分时间段的稳健性检验证实了以上结论的可靠性。最后,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
  关键词:文化消费   经济增长   高质量发展   系统广义矩估计
  引言
  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文化产业,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要使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十三五”规划提出了“推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促进文化产业集聚”等助力文化产业发展的新政策。在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增长模式亟需转变的新常态背景下,通过消费升级、扩大内需推动经济高质量增长已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新时代”以来,主要矛盾已经变成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群众的需求已经从“物质需要”转化到“美好生活需要”,第三次消费升级已然到来,文化消费代表了此轮消费升级的方向。尹世杰曾提出“文化教育是第一消费力”,文化消费规模的增加能够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带动经济高质量增长。“新时代+新常态”背景下,大力发展文化产业,通过文化消费来助力经济高质量增长变得尤为重要。
  文献回顾
  国外学者多从文化产业的细分行业,如旅游、娱乐、教育等方面,分析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影响。Benhabib和Spiegel基于发展中国家的样本研究表明教育消费可通过两种路径促进经济发展,一是提高科技创新能力,二是提升国外技术的溢出效应。Mamoona和Murshed总结了教育消费推动经济增长的路径,教育消费首先能够提升人力资本水平,进一步提升国内的技术进步以及对国外技术的吸收能力,最终促进经济增长。在旅游消费方面,Bourgeon-Renault等人最早提出了“旅游驱动型经济增长”假说,认为旅游可以推动经济发展。旅游发展可显著促进经济增长的观点逐步成为主流观点,Pablo-Romero和Molina的统计研究表明,旅游消费对经济增长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但这种效应也可能只体现在短期,在中长期并不一定稳健。金晓彤等基于三元VAR模型和脉冲响应函数分析了城镇居民文化消费同经济发展的关系,认为城镇居民文化消费可显著促进经济增长。张凤莲认为我国居民的文化消费优化产业结构、增加内需、最终推动了经济增长。赵迪和张宗庆认为在收入持续增加、各类消费能够“包容性”增长之下,文化消费具有一定的“挤入效应”。秦琳贵和王青指出,文化产业的发展及文化消费的增加可拉动其它产业融合发展、共同带动经济增长。
  现有相关研究存在两个不足:一是文化消费的界定不统一,二是缺少针对文化消费如何影响经济增长及其影响路径的相关研究。综合考虑数据的可获取性后,本文把文化消费界定为文化娱乐服务消费、文化娱乐用品消费和教育消费三部分之和。然后,从人力资本水平的角度考虑,分析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路径。
  我国文化消费概述
  从文化消费水平、文化消费结构、文化消费率及文化消费倾向等方面分析不同阶段我国文化消费状况。特殊国情使得城镇居民文化消費水平远高于农村居民,在考虑数据的完整性和可获取性等因素后,重点分析城镇居民的文化消费情况。
  (一)文化消费水平和消费结构
  1992-2017年,城镇居民文化消费的平均增长率(14%)远高于同期GDP增长率(9.7%),且高于城镇居民消费的增长速度(12.1%),文化消费在总体消费以及促进经济增长的过程中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城镇居民人均文化消费从147.5元增长到4084.23元,增长超过27倍。文化消费结构可分成外部结构和内部结构两类:前者指的是基于文化角度的消费结构,用城镇居民文化消费占总体消费性支出的比例进行衡量;后者指的是城镇居民文化消费总额中用于各类文化消费的组合。城镇居民文化消费外部结构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文化消费在总体消费中的重要程度。我国文化消费大致可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92-2002年,文化消费外部结构从8.82%稳步上升至14.96%,提高了6.14%,增长速度大幅高于居民消费的增速,可以看出文化消费在总体消费需求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第二阶段为2003-2008年,文化消费的外部结构下降了近3%,这可能与居民在住房、交通、医疗等方面的支出提高有关;第三阶段为2009年后,文化消费的外部结构稳定在12%以上,且有小幅增长趋势,文化消费与总体消费的增长基本保持同步。文化消费外部结构的提升也反映了其在居民消费中的重要性,随着居民收入的进一步提升,文化消费必然还会迎来新一波的强劲增长,文化消费的潜力还有待进一步挖掘。
  (二)文化消费率与文化消费倾向
  城镇居民文化消费率是用年度文化消费总额与同时期GDP之比来衡量。平均文化消费倾向是用年度文化消费总额与同时期居民总收入的比值来衡量。城镇居民文化消费率和平均文化消费倾向反映了居民对文化消费的需求强度和需求意愿。我国城镇居民文化消费率总体上呈现先增后降、平稳上升的趋势,大致可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92-2002年,文化消费率从1.74%上升至历史最高点3.72%,提高将近2%,城镇居民文化消费总额的提升速度大幅高于GDP的增长速度。第二阶段为2002-2008年,文化消费率不断下降,最终降低至2.65%,城镇居民文化消费总额的增长速度落后于GDP的增速,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我国加强对各项教育的投入,使得居民需要负担的教育消费减少,二是娱乐型文化消费的增长较为有限。第三个阶段为2009年之后,文化消费平稳增长,经济增速有所回落,加之居民住房支出的快速增加,使得文化消费需求逐渐释放,但总的文化消费率提升依然缓慢。   实证分析
  (一)模型建立与变量选择
  将文化消费引入Mankiw等建立的MRW模型,分析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模型如模型(1)所示。
  yt=α0+α1kt+α2culturet+μt                                         (1)
  其中,y为人均GDP,k为人均资本投入水平,culture为人均文化消费水平。文化消费中的教育消费可提高人力资本水平,文化娱乐服务和产品可满足精神方面需求,对提高个体价值观、思想品质、艺术修养等综合素质有着重要作用。文化消费可通过提升人力资本水平来间接推动经济增长,并通过模型1中引入文化消费与人力资本的交互项进行验证:
  yt=β0+β1kt+β2culturet+β3culture×human+e          (2)
  其中,culture×human为文化消费与人力资本的交互项,同时控制了其他能够影响到经济增长的因素,选择技术进步(RD)、市场化水平(market)、对外开放程度(open)作为控制变量。代入控制变量后,得到以下实证模型:
  yt=α0+α1kt+α2culturet+α3RDt+α4markett+α5opent+μt                                                                                          (3)
  yt=β0+β1kt+β2culturet+β3(culturet×humant)+β4RDt+β5markett+β6opent+et                                                          (4)
  各变量的具体选择如下:经济增长(GDP)使用人均GDP;资本投入(k),使用人均资本投入,并借鉴单豪杰的方法进行计算;文化消费(culture),使用城镇地区人均文化消费水平;人力资本水平(human),使用城镇居民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技术进步(RD),使用R&D投入占GDP比重;市场化水平(market),使用王小鲁等(2016)的方法计算市场化水平;对外开放程度(open),使用进出口贸易总额与GDP的比值。选择2000-2016年的中国省级面板数据作为样本,所有数据均来自中国统计年鉴及各省份统计年鉴。
  (二)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整体影响
  考虑到数据特征以及系统广义矩方法(SYS-GMM)的优点,使用系统广义矩方法对模型进行估计,AR检验结果和Sargan檢验结果如表1所示,各回归结果中资本投入的系数均为正,且分别在5%、5%、1%和10%的统计水平下显著,资本投入能够对经济增长产生显著正向影响。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影响的方程1和3中,城镇居民文化消费的系数均为正,且分别在1%和5%的统计水平下显著,文化消费可对经济增长产生显著正向影响。方程2和4为文化消费通过提升人力资本积累间接推动经济增长的回归结果,可以看出,加入文化消费与人力资本的交互项后,城镇居民文化消费的系数仍显著为正,文化消费与人力资本交互项的系数均为正,且都通过了1%统计水平下的显著性检验。结果表明,文化消费能够通过提升人力资本水平,进而推动经济增长,并可通过提升人力资本水平的路径来实现,这同前文理论分析结果一致,可通过发展文化产业,鼓励文化消费来实现我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三)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区域差异
  按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的划分,分析城镇居民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区域差异。把区域数据分别代入模型3和4,得到结果如表2所示。不同地区模型的回归结果中,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存在一定差异。文化消费通过影响人力资本水平对经济增长的间接影响回归结果中,三个地区交互项的系数均为正,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的模型分别通过了1%和10%统计水平下的显著性检验,西部地区的模型没有通过显著性检验。东部和中部地区的文化消费通过影响人力资本水平对经济增长的间接推动作用较强,西部地区较弱。文化消费是消费升级的具体体现,是收入达到一定水平后的高层次消费形式,东部地区居民收入水平最高,使得东部地区的文化消费水平最高,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最强。此外,文化产业的相关企业大多位于东部地区,消费者对文化产业需求的增加带动了文化产业及相关产业的发展,推动了产业结构升级、促进了经济增长。
  (四)稳健性检验
  为进一步验证本文结论的可靠性,本文从经济发展指标替换和分段估计两个方面进行稳健性检验。
  经济增长指标的替换。在我国经济增幅放缓、产业结构亟需转型的新常态背景下,经济增长质量的重要性远高于单纯的增长速度,2018年两会上更是明确将文化产业定位为既要提供优质的精神文化产品,满足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又要融入国民经济大格局中,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新动能。因此本文基于经济质量的视角进行稳健性检验,参考孙英杰和林春(2018)的方法,使用经济全要素生产率作为经济质量指标。分别将全国层面相关数据代入模型1和2中,得到结果表3。由表3可知,经济发展变量替换为经济质量后,城镇居民文化消费系数仍显著为正,加入文化消费和人力资本交互项后,文化消费和人力资本交互项的系数也显著为正,结果表明我国城镇居民文化消费的提升有利于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其路径为通过影响人力资本积累进而影响经济增长质量。替换经济发展指标的回归结果证实了本文结论的稳健性。   分时间段实证检验。2009年7月,我国第一部文化产业专项规划《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由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这标志着文化产业上升为国家战略性产业。作为我国首部全国性的文化产业专项规划,《规划》的出台对我国应对金融危机、加快文化产业发展、推动经济结构调整有重要意义,自此以后文化产业进入高速增长期。因此本文以2009年为节点,分别考察2000-2008年和2009-2016年两个时间段内文化消费对于经济发展的影响。分别将全国层面相关数据代入模型1和2中,得到结果表4。分时间段估计结果表明,两个时间段内文化消费都对人均GDP产生显著正向影响,加入文化消费与人力资本的交互项后,交互项系数仍显著为正,文化消费可通过影响人力资本积累间接推动经济增长,由此可推断本文结论具备较强稳健性。此外由表4还可看出,2009-2016年模型中,文化消费及交互项的系数均大于2000-2008年模型回归结果,《文化产业振兴规划》颁布后,文化供给的数量和质量都获得了大幅提升,文化消费越来越多地进入到了居民家庭,文化消费支出的较快增长带动了文化产业发展,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催生了旺盛的文化消费热情,这些都为文化服务业发展提供内在动力,进而推动经济增长。
  结论及建议
  本文在概述我国文化消费演进历程的基础上,分析了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并基于系统广义矩估计进行了实证检验。结果表明:第一,文化消费整体上能够对经济增长产生显著正向推动作用,影响路径为影响人力资本积累进而推动经济增长。第二,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存在区域差异,东部地区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最强,中部地区次之,西部地区最弱。第三,基于经济质量视角和分时间段的稳健性检验证实了以上结论的普遍性。
  政策建议:第一,完善鼓励文化消费的相关政策措施。可通过税收优惠,加大文化供给、推进文化消费规模。通过创新金融产品及服务,探索“文化消费信贷”、“艺术品抵押信贷”等金融创新。发展节能环保型文化消费,倡导文明、节约、绿色、低碳文化消费模式,以此引导公众的消费行为。第二,把稳步推进新型城镇化和扩大文化消费相结合。加快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促进城乡良性互动、协调发展。建立扩大文化消费需求的长效机制,把扩大文化消费需求作为扩大内需的出发点,以此释放城乡居民消费潜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增长。第三,实行发展文化產业与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并重的发展路线。发展多层次文化产业、增加文化产品供给规模,扩大文化消费总量。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来培育消费者的文化消费偏好,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文化产品服务。
  参考文献:
  1.尹世杰.我国消费结构发展趋势与政策引导[J].经济学家,1998(5)
  2.Benhabib J,Spiegel M M.The role of human capital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evidence from aggregate cross-country data[J]. 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1994,34(2)
  3.Mamoona D,Murshed S M.Unequal skill premiums and trade liberalization:Is education the missing link?[J].Economics Letters,2008,100(2)
  4.Bourgeon-Renault D,Urbain C,Petr C,et al.An Experiential Approach to the Consumption Value of Arts and Culture:The Case of Museums and Monument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rts Management,2006,9(1)
  5.Pablo-Romero M D P,Molina J A.Tourism and economic growth:A review of empirical literature[J].Tourism Management Perspectives,2013,32(8)
  6.Holloway J C.The economics of tourism.[J].Tourism Management,2011,32(5)
  7.金晓彤,王天新,闫超.中国居民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多大?—兼论扩大文化消费的路径选择[J].社会科学战线,2013(8)
  8.张凤莲.文化消费增长的经济效应及促进机制研究[J].东岳论丛,2015(6)
  9.赵迪,张宗庆.服务出口贸易发展研究:成本抑或创新驱动?—跨国经验实证及对中国的启示[J].经济问题探索,2016(4)
  10.秦琳贵,王青.我国文化消费对经济增长影响的机理与实证研究[J].经济问题探索,2017(3)
  11.Mankiw N G,Romer D,Weil D N.A Contribution to the Empirics of Economic Growth[J].Nber Working Papers,1990,107(2)
  12.单豪杰.中国资本存量K的再估算:1952-2006年[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08(10)
  13.孙英杰,林春.试论环境规制与中国经济增长质量提升—基于环境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J].上海经济研究,2018(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691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