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吉林省中医药供给侧改革探讨

作者:未知

  摘 要:为把吉林省建设成为中医药强省,研究吉林省如何提高中医药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中医药服务能力和加强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研究吉林省中医药供给侧改革的内容与举措,即研究在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与大健康背景下,运用“互联网+”技术,如何调整吉林省中医药事业和产业结构,提高中医药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结合吉林省中医药发展的实际需要,对当前吉林省中医药供给侧改革的关键问题进行了分析,并从中医药服务体系、服务能力和治理体系等方面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为深化吉林省医疗体制改革提供借鉴。
  关键词:吉林省;中医药;供给侧改革;“互联网+”
  中图分类号:F2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8.005
  
  中医药供给侧改革中事业改革,就是从中医药事业整体入手,以优质中医药供给要素为支撑,更加健全中医药发展支撑体系、建立健全中医药人才培养机制、快速推进中医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包容开放中医药文化惠及世界以及培植中医药发展新业态。就是抓准中医药对于“治未病”的先天优势,持续推动中医药“六位一体”功能整合发展,用更好的中医药供给达到人人享有中医药服务、人人信任中医药疗效、人人宣传中医药功能、人人继承发展中医药的中医药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新局面。
  1 吉林省中医药供给侧改革存在的问题
  1.1 中医药发展不平衡
  我国中医药在东西部发展不平衡。“2018年,中国中药饮片企业11181家,从事中药相关的企业数量超过60000家,但其中规模50人以下的企业占比90.8%,年收入在千万以下的企业占比高达91.27%”。以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上海、广州等几家大型医药集团的销售额占到了行业的53%,医药企业集中分布在东南沿海、华北和东北地区,整体位居于我国版图的东部,中西部相对较少,分布不集中。这说明我国中医药行业呈现“多、小、散”的行业态势,行业集约性不高、产能相对落后。行业抵御风险能力不足,容易受到市场波动的冲击。
  1.2 研发创新水平滞后
  中医药研发创新的滞后有多重因素制约。一是现在我国的中医药事业管理和行业标准大多参照西医的执行标准,千百年的中医经方验方往往还需要像西方医学一样经历毒理实验和三期临床试验,耗费高昂,企业难以为继。中医药学的的特征和内在规律得不到充分发挥,在国际医疗体系中的话语权逐渐边缘化,国际相关技术壁垒存在,“洋中药”泛滥,部分国内企业依靠仿制药尝到甜头,国内2000多家中药生产企业中,完全采用计量控制的不足10家,大大影响中医药企业研发创新的热情。二是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例如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中板蓝根颗粒的批准文号就有1250条,产品单一同质化,附加值低,企业效益不佳,就会导致中医药产品质量得不到保障。
  1.3 中医药政策待完善
  中医药产品进入医保较晚,产品种类和产品数量相对较少。近年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明确规定要增加中药品种数量,力求更好的将一碗水端平。但是药占比政策的出现,使得2017年试点城市的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增加医疗服务价格,使医疗从业服务者增加收入,减少药品在最终结算费用的占比,中医医院最受伤。以中成药为例,中医院药品所占比例较高,很难通过其他方式降低药占比,只能少用中成药。目前,还没有出现很好的解决中医院药占比问题措施。相较于西医,我国的《中医药法》出台时间较晚,除了甘肃,宁夏等几个省份之外,其他省份的配套条例还在酝酿之中。中医药的良性发展,离不开法律的保护,更离不开政策的支持,研究制定符合中医药自身发展规律的政策,使中医药不再面临有力使不上的尴尬局面,是中医药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必然要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2 吉林省供给侧改革策略
  推进吉林省中医药供给侧改革,要适应时代发展要求,依靠中医药产品和服务优质供给、中医药发展全要素投入和中医药管理体系革新这三门引擎共同发力,进行系统性改革创新,为吉林省深化医疗体制改革添砖加瓦。
  要建立中医药強省理念,以优质中医药服务、优质中医药产业、优质中医药管理等层面打造中医药强省,使中医药成为产业吉林省经济支柱产业,使中医药真正造福百姓,惠及民生。
  2.1 “互联网+”中医技术创新
  中医药作为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首先,以长春中医药大学及其附属医院,省中研,省中医药管理局牵头,以AI智能科技为辅助手段,全面分析对比中医典籍,重点研究当前适合吉林省中医药行业发展的项目。由政府引导,龙头企业或行业协会牵头,针对中医药各自最关键的核心技术和共性技术环节,建立相应产业基金和财政投入机制,开展重大疑难疾病中西医协同攻关,集中力量突破技术瓶颈。其次,中医人要放低姿态,积极实施“引进来”和“走出去”。以通化市和浙江省温州市城市对接为契机,积极学习浙江省中医智能云平台建设经验。通过引进韩国、日本先进设备和炮制技术,开展“学以致用”,进行国际化交流与合作。融合最新创新科技成果,在传统中药“膏、丸、散、汤”的基础上,研发中药新剂型,重点研究人参、鹿茸、灵芝等具有吉林特色的名贵中药破壁、萃取等技术,培育一批具有国际声誉的吉林特色中医药品牌。期待国家公布百项中医药特技通过百项中医诊疗技术项目鉴定、筛选一百余项临床安全、有效、规范的诊疗技术并加以推广,同时不断进行挖掘中医药特色诊疗技术的新探索。
  2.2 “互联网+”人才培养
  “互联网+”平台在中医药人才培养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提升吉林省中医人才供给质量,传承一批、引进一批、培养一批中医药专业人才。
  一是探索实施“真中医千人计划”。把中医人才培养细分来适应未来中医药行业多元化主体和21世纪医疗模式的转变,“研究制定中医学相关专业人才培养模式和课程改革方案,实施卓越医生(中医)培养计划。”全面开展具有中医工匠精神的中药饮片炮制、中医针灸推拿、中医特色养生护理、中医药管理等适应中医药现代化的中医药人才培养,围绕吉林省中医药产业布局,优化人才培养层次结构。开展适应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的职业技能鉴定,拓宽中医药健康服务技术技能人才岗位设置。培养中医药健康旅游、中医药科普宣传、中医药服务贸易等复合型人才。以吉林省重点需求为导向,以有效供给为前提,以中医药的重点项目、重点工程为依托,建立健全高层次中医药人才配置体系,促进优秀中医药人才下沉,把分级诊疗和远程医疗落实到实处,实现吉林省中医发展基层开花结果的美好意愿。   二是打造“中医云课堂”。以湖南中医药大学《温病学》慕课教学为启发,借助线上教学章节整体化、在线互动模块化、题库专业化,为学生提供相对自由的学习空间,满足学生的不同层次需求,基于需求为导向的学习资源,使学生的需求学习带动自主学习,使教师不仅成为教学的策划者,更能通过学生学习轨迹和反馈,及时调整教学计划,成为教学的受益者。通过打造吉林省中医云教育平台,把互联网思维融入中医教育的每一条战线上,在移动终端和信息媒介的帮助下,让中医教育走出课堂,突破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更能把吉林省国医大师和名老中医的中医临床经验通过网络传播出去,让中医经典薪火相传,提高学生碎片化学习效率。
  2.3 “互联网+”中药土地供给
  一是增加土地供应,给中医药发展留出充足空间。将中医医疗机构、中医药产业、教学机构、研究机构、文化机构等中医药机构用地纳入城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采取无偿划拨或协议出让的方式给予支持,优先保障中医药机构用地。加强对中医药机构用地监管,不得随意改变土地用途,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挪用规划确定的中医药机构用地。支持中医药机构用地按照市场化原则实施土地综合开发,开发收益用于中医药发展和弥补运营亏损。按照《城市用地分类与规划建设用地标准》(GB50137-2011),公共管理与公共服务用地(类别代码A)中的医疗卫生用地(类别代码A5)和社会福利设施用地(类别代码A6)标准,对于符合规定的中医医疗、养生保健、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等用地给予供给需求,支持按照标准满足农村中医诊所以及基层中医社区土地要求,并登记备案,接受有关部门监督。
  二是降低土地成本。在《吉林省中医药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提到,“要建立中药材规范化生产示范基地50-80个,种植面积300万亩,建立种子种苗繁育基地20-30个,面积5万亩以上”。建议吉林省政府在征税时,对已明确用作中药材种植的土地,减少土地租金30%-45%,积极进行土地审查,把闲置用地进行合理分配,对于适合用作中药材种植的土地,在不影响正常农业耕作的前提下,优先给予使用。对用作动物药养殖的用地批准时,优先选择适宜动物生长环境的山林、湖泊等。对野生中药材产地,应封山育林满足野生珍贵中药材的自然生长环境,设立巡查保护人员。对于其他用地转移到中药材种植及保护用地的,政府优先快速审批,备案记录。在明确中药材租赁土地转为出让土地的前提时,明确责任主体及有关责任人,报有批准权的政府部门批准后实施。
  3 结语
  2019年是开拓创新的一年,我们要抓好《“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贯彻落实中央对中医药工作的新要求,在新的历史时期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健康中国建设少不了中医药的参与,而大力发展中医药,我们就必须对现阶段中医药结构进行调整升级,传统的需求带动发展模式已经不符合新常态下的中医药发展,大力推进中医药,让中医药在健康中国建设发挥作用就必须要坚持中医药供给侧改革。坚持推进中医药供给侧改革,就要着力优化中医医疗服务,建立健全基层中医药体系,培育中医药健康服务新业态;坚持推进中医药供给侧改革,着力完善中医药科技创新体系,提高中医药科技创新能力;坚持推进中医药供给侧改革,着力深化中医药人才队伍建设,为中医药振兴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参考文献
  [1]杨学春,杨新铭.供给侧改革逻辑的思考[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6.
  [2]吉林省人民政府.吉林省中医药发展“十三五”规划[Z].2017-02-16.
  [3]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以供给侧改革促中医药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Z].2018-09-10.
  [4]王君平.中醫的名义[M].太原: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17:010+017.
  [5]柳燕,于志斌.2015 年中药进出口贸易喜忧参半[N].中国医药报,2016-3-8.
  [6]中药材天地网.2017年上半年中药材行业运行报告(中)[EB/OL].(2017-06-2)[2017-08-11].http://mp.weixin.qq.com/s/xz3fd3txxeda8ukdscws3w.
  [7]吉林省人民政府.吉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全省中医药发展的意见[Z].2016-4-8.
  [8]李雪.构建吉林省农村养老保险体系与扩大内需的相关性分析[J].工业技术经济,2010,(12):88-89.
  [9]金涛.发展型社会政策下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可持续性研究[D].长春:吉林大学,201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581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