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竞争决策分析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进入新时期后,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增速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国企对外直接投资决策逐渐受到多方的更多关注。面对经济全球化以及当前的国际形势,国企必须全面分析对外直接投资竞争决策现状和基本发展趋势,构建对外直接投资竞争决策模型,找寻到适合国有企业自身的投资竞争领域,为国企“走出去”保驾护航。
  【关键词】   国有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竞争决策
  【中图分类号】  F27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5812(2019)12-0115-02
  一、国企对外直接投资竞争决策现状分析
  总的来看,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经历了初期的孕育、中期的探索、发展期的稳步推进和近期的调整几个阶段。根据中国贸促会研究院2018年发布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战略研究报告》,近10年,我国对外投资年均增长27.2%,2018年1—7月,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652.7亿美元,同比增长14.1%。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显著增大了沿线国家(地区)与我国企业之间的各年度投资流量。国有企业的对外直接投资经过数年的结构化调整后,分布更加合理,结构日益优化,对外直接投资的发展方向也由资源获取型向构建全球价值链和技术引导型转变。
  二、国企对外直接投资竞争决策分析研究
  受世界经济影响,2017年全球对外直接投资出现大幅下滑。进入新时期后,国内企业着眼于经济全球化,“走出去”的步伐全面加快,面对经济新常态,为了减少对外直接投资风险,国有企业需对所投资的国家进行战略性分析,在兼顾投资策略差异性的同时,着重分析当前对外投资面临的新形势,减少由于破坏性竞争对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造成的影响。
  为此,企业需要从系统化的角度以长远性的目光来重新审视对外直接投资。据《中国企业全球化报告(2018)》显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重心将偏向欧洲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市场,特别是在基础设施领域、能源领域、航路交通等领域的合作与发展将影响着企业资源的配置,多元化的投资调整和复杂的外部环境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竞争决策。国企投资者在目前特殊投资阶段更需要格外重视最佳投资区位的选择,唯有如此,才能全面助推国企对外直接投资的良性发展。国企在开展对外直接投资时需关注如下竞争决策。
  (一)构建对外直接投资竞争决策模型
  对外直接投资竞争决策理论主要为两类,一类是实物期权的基本理论,一类是传统的投资决策基本原理。实物期权的基本理论排除了针对其他企业与该投资企业之间的博弈分析,而是集中于分析单一性的企业决策与企业投资对策,不必注重自身与其他企业之间的投资关联性。传统的投资决策基本原理依照企业投资领域的传统理论思路,给出的各项投资决策都是可以确定的。一般而言,企业投资决策在根本上遵照净现值的基本原理,对决策者而言,只需要给出相应的投资决策即可,而不必再去对其予以修正或者进行决策评估, 但从实际企业投资的视角来看,需要在原有的投资模型中适当融入不确定的多种投资条件。并且,重构投资模型还要参照实物期权的全新企业投资模式。因此针对跨国性的企业投资而言,全面优化现有的投资决策模型具有重要意义。
  具体在重构现有的投资模型时,关键在于将直接投资风险纳入模型分析中,并且将其中的决策变量限定为多种要素的不确定性。通常来讲,不确定要素主要涵盖了初始投资条件、企业投资成本与未来市场价格。因此从实物期权的角度来讲,企业在某个投资阶段可以获得的实际收益将会直接决定于上述各项基本要素。投资决策模型赖以存在的核心与基础应当在于不确定条件,并且确保该模型能够完全匹配市场竞争状况以及垄断状况下的企业投资现状。
  国企在构建投资决策模型时,首先应当假定为V的项目总价值,并且設计为I的项目投资总体成本。也就是说,对于沉淀成本应当将其表述为I。在此基础上,企业针对V的项目价值以及I的沉没成本探寻二者的最佳吻合点,并且将其作为最佳的投资模型假设。在建模过程中,企业将会用到项目价值的标准差、预期的对外投资增长概率以及投资增量等相关因素。对于模型分析来讲,应当能够确定其中的投资成本与项目价值,并且将不确定要素设计为未来的项目价值。
  (二)凸显国企直接投资多元化转型策略
  国企要获取综合竞争优势,必须转变传统的投资方式,在对外直接投资中采取多元化的投资策略。
  关注协调沟通,健立投资信息领域的全新服务体系。当前国企对外投资需要应对多变性与复杂性更强的对外投资新环境,由于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对外直接投资决策风险的多种不确定性显著增加,需要国企对自身投资行为带来的多层次影响进行精确分析。由于不同的国家国情有别,突出表现为各国政局的波动性,国企需密切跟踪投资所在国的某些政策变动,关注东道国当前的整体投资氛围与投资环境,同时还需广泛搜集现阶段竞争国企业的信息,形成有效的风险规避系统,对于被投资的地区有必要重构企业现有的协调与沟通机制,达到切实保障我方权益。
  制造业范畴内的国企有必要维持自身特有的综合竞争优势,从而全面达到金融业整体投资水准提升的目的。国有企业进行对外直接投资的国家中,有一些国家或地区的基础设施水平与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尚未建立较完整的国内工业体系。但与此相反的是我国制造业优势突出,因此,国企有必要在这些国家或地区重构建材行业、钢铁行业以及富余产能的全新投资布局,因为这些国家或地区能源与资源丰富,若能充分发挥企业现有的制造业独特优势,则可增加更多的投资点,逐步健全企业现有的投资信用体系,如此,国有企业的对外直接投资将会达到更高层次的投资便利性与金融服务性水准。
  非国有企业应增加海外投资份额。针对当前对外直接投资的整体建设情况,有关部门应摒弃单纯扶持国有企业的片面思维,可针对非国有企业在适当范围内予以更大的投资政策扶持力度。国有企业并非能够适合于目前所有的海外投资项目,需依托多元化的海外投资主体,在对外直接投资竞争决策过程中,民营企业以及其他各类的非国有企业都应发挥自身的独特优势,创建多元化的全新对外投资模式。目前,某些国企海外投资项目亏损严重,若要在整体上达到优化全球资源配置的宗旨与目标,则需对跨国性的多种非国有企业开展全方位的培育,鼓励其在更广的范围内开展对外直接投资。   (三)增强国企综合性竞争实力
  国内企业自身如果不具备较强的竞争实力作为保障与支撑,即便参与了对外直接投资,也很难实现最优投资收益。国企应秉持如下的主要思路增强综合性与整体性的企业竞争实力。
  首先是国企在进行投资东道国的选择时应确保投资的科学性,准确评估企业自身的投资能力。国企要着眼于灵活选择特定的对外投资区域,最好优先选择经营经验较为丰富并且整体实力较强的投资东道国。同时,国企还应逐渐整合现有的对外投资资源,做到紧密衔接国外市场和国内市场,唯有如此,才能拥有相对更强的盈利能力与经营效率,最终达到优化与升级企业自身结构的目的。
  其次是国企应当注重于风险管理和海外运营的综合实力增强。进入黄金的对外直接投资期后,国企尤其需要具备更强的海外运营实力、跨国竞争实力和風险管理能力,只有这样,才能够保持国企对外投资的平稳状态。就目前而言,国企有必要科学地评判当前海外市场基本动态,强化自身的组织管理、企业技术创新与培育全新市场的综合实力。在软实力方面,企业应储备更多的后续力量,逐步达到健全企业管理体系的宗旨与目标,通过建立综合性的投资风险评估体系,确保顺利施行多种多样的对外投资项目。
  最后是适度降低东道国对国内企业设定的投资壁垒,同时应强化建设更广范围的对外直接投资平台。国企应遵照共赢与共建的基本思路强化不同国家间的企业协同与配合,同时更要尝试建设更多的跨境产业区和经贸合作区域。东道国企业和国企间若能协调配合,国企不但可以积累对外投资的丰富经验,而且还可以很好地融入当地社会,从而有效化解潜在的对外投资矛盾,规避投资风险,取得强化互信的良好投资效果。此外,国企通过建设全方位的企业投资平台,将有助于投资壁垒的显著降低和企业协作关系的不断强化。
  三、结语
  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国企业将会拥有越来越多的对外投资机遇,与此同时也将会面临更多的竞争。国内企业唯有转变投资观念,高瞻远瞩,放眼全球,建立全新的对外直接投资机制与对策机制,才能不断增强国企的国际竞争实力,进一步扩大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的国际影响力。J
  【主要参考文献】
  [1] 侯宝珍.“一带一路”和BEPS视角下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税收政策建议[J].会计之友,2017,(18):69-72.
  [2] 杨连星,张梅兰.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与国内投资:挤出还是挤入?[J].世界经济研究,2019(1):56-69+136.
  [3] 孔群喜,王紫绮.对外直接投资如何影响中国经济增长质量:事实与机制[J].北京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1):112-126.
  [4] 邢天添.直接对外投资所得税激励:日本经验与中国启示[J].中国总会计师,2017,(2):127-129.
  [5] 司传煜.民营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方式的抉择[J].财会通讯,2018,(35):19-23.
  [6] 王敏旋.关于浙江企业境外直接投资的几个问题[J].上海立信会计学院学报,2018,(2):81-88.
  [7] 庞明川.欧债危机背景下中国企业对欧直接投资的财务风险[J].财务与会计(理财版),2012,(1):29-30.
论文来源:《商业会计》 2019年1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9544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