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凤凰行动”计划助力浙江民企转型升级

作者:未知

  摘 要 2017年9月,浙江启动“凤凰行动”计划,以推进浙江众多发展优良的民营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文章在概述浙江民营企业发展历程和“凤凰行动”计划出台的背景和进展的基础上,论述了浙江民营企业在参与该计划时面临的行业、人才技术和市场等诸方面困境,并提出加快建设完善资本市场、推动企业对接多层次资本市场、增强政府扶持力度和协调机制等具体政策建议,以促进浙江民营企业积极参与“凤凰行动”并实现转型升级。
  关键词 浙江 凤凰行动 民营企业 转型升级
  一、引言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充分发挥资本市场促进经济转型升级方面的作用,浙江省于2017年9月启动 “凤凰行动”计划,致力于推进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建设金融强省,而目前浙江省内众多民营企业正是推进“凤凰行动”计划的优秀后备军。浙江省政府应大力支持民营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促使民营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工具做大做强,内源培育和外源引进并举,进一步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二、“凤凰行动”计划出台的背景和进展
  受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和少数西方国家逆全球化政策的影响,浙江民营企业“低小散”的先天不足逐渐暴露出其局限性。为打破民营企业面临的困境并全面实现经济转型升级,浙江省政府于2017年9月启动“凤凰行动”计划,预计到2020年境内外上市公司达到700家、重点拟上市企业300家,同时60%以上上市公司开展并购重组,年均并购重组金额达到800亿元以上,由此培育形成数以百计的行业龙头企业和数以千计的骨干企业,改变浙江“低小散”的产业组织体系,实现浙江产业的腾笼换鸟、凤凰涅槃。[1]“凤凰行动”计划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结合内源性与外源性力量,推动浙江众多有潜力的民营企业成功上市,并以上市企业为龙头进一步发展现代产业集群,振兴实体经济,保障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
  至2018年底,“凤凰行动”计划实施进展超出预期年度目标。在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方面,2018年全年新增上市公司28家,共有境内上市公司432家,境内外上市公司535家,超额完成520家的目标任务,并实施并购重组308起,并购投资额1168亿元;在民营经济发展方面,浙江民营企业的工业增加值和工业利润分别比上年增长8.1%和10.2%,民间投资增速17.8%,比上年提高4.5个百分点,民企进出口、出口、进口分别增长12.7%、10.6%和22.6%;在市场主体转型升级方面,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加快,新增“浙江制造”标准559个、“品字标”企业442家并淘汰企业落后产能1733家,减轻企业负担1650亿元;同时新动能明显增强,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增长13.1%,新增高新技术企业3187家、科技型小微企业10539家。[2]
  三、浙江民营企业上市面临的问题
  (一)行业整体层次不高
  浙江民营企业主要分布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和传统制造业,附加值低、科技含量低、资源能耗严重,因而浙江在信息经济等新业态崛起的背景下優势渐失。自2014年来浙江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企业数整体减少,2018年入围企业数首次跌下百家,说明浙江民企应把目光转向高质量发展。目前,浙江的高端制造业企业、互联网企业等经营状况好、成长性高,却往往是小微企业,发展过程中存在种种瓶颈,难以达到上市的入围门槛。
  (二)人才与技术创新保障力度不够
  1.外来人才归属感较弱。浙江民营企业大多为家族企业,但较为封闭的家族所有制可能阻碍企业进一步发展。首先,家族企业领导人退休机制不明确,领导人可能因年龄渐长,创新能力、适应市场变化能力减弱,作出错误或无效的决策;其次,家族企业继承存在若干继承者相互恶意竞争、继承者与创始人思想冲突等问题,可能对企业延续造成影响;最后,家族人员为维护自身利益,可能对外来人才存在排斥,使得技术型、创新型人才等难以对企业产生归属感,导致企业人才流失。
  2.多因素制约技术创新。第一,民营企业人才引入困难,企业内部无法对人才提供全方面的优良待遇或就业人员无法对企业提供高精专业技术都限制了技术创新;第二,内部技术创新或新技术外部引入均具有高风险、高成本、长周期的特点,民营企业往往难以承受创新过程的投入或创新失败的损失;第三,知识产权制度不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足导致常有企业间产品仿制、恶性价格竞争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企业技术创新的积极性。
  (三)民企融资难和境外上市风险大
  1.融资难。浙江民营企业融资以内部融资为主。根据《浙江统计年鉴》2013-2017年相关数据,认为民间投资=非国有投资-港澳台投资-外商投资,计算民间投资各资金来源占比,可知近年来浙江民间投资自筹资金所占比例基本在60%以上,保持高位;其他资金来源从2013年的29.95%上升至2017年的31.61%,说明民企融资渠道逐渐拓宽;国内贷款所占比例较前两者明显较低,基本在10%左右,可知银行贷款倾向于风险规避,中小民营企业通过银行或非银行贷款进行外部融资比较困难;而国家预算内资金、债券和利用外资,三者所占比例极小,债券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见民营企业的直接融资渠道亟待拓宽。
  2.民企境外上市有利有弊。地理位置的优势促进了浙江外向型经济的发展,境外上市成为浙江民企上市的途径之一。民营企业通过境外上市或并购重组,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经营管理经验和高精尖团队,有利于提高企业管理水平,优化企业治理结构。但是,境外上市需要考虑更多因素:不同的境外资本市场有不同的行业偏好、不同的上市条件和监管标准,上市地与本国之间的政治风险等。[3]民营企业需要获取大量信息来制定境外上市计划,但是国内金融信息服务市场与投资银行、财务顾问公司等金融中介机构均发展不完善,相关专业人才稀缺,而与国外金融中介机构合作可能存在更高的信息不对称风险。
  四、“凤凰行动”计划促进浙江民营企业转型升级的路径
  (一)加快建设完善资本市场
  第一,推动股票市场与债券市场发展,拓展直接融资功能,发展创新融资方式;第二,建设专业化中介机构队伍,重视相关专业人才的本土培育和外来引进;第三,加强资本市场制度建设,加大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的信息披露力度,加强各监管机构之间的统一性,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二)推动企业对接多层次资本市场
  企业根据自身的发展定位制定不同的上市目标,发展优良的龙头企业争取主板上市,成长性强的高科技中小企业争取中小板、创业板上市,外向型或新商业模式企业争取境外上市,全方位拓宽企业上市渠道。并且,政府应与境内外交易所构建全面合作机制,2017年底,深交所决定实施“梧桐工程”以对应 “凤凰计划”,支持浙江中小企业的培育及融资,帮助浙江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培育新型产业。[4]这类政策对接将进一步优化企业上市渠道。
  (三)增强政府扶持力度和协调机制
  第一,政府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出台扶持民营企业发展的相关举措,解决民企上市困境以及民营上市公司所面临的风险;第二,开辟绿色通道,简化政府部门工作流程,落实“最多跑一次”改革要求,采取“一企一策”“一事一议”等方法,减轻企业股改上市负担;第三,加大资本市场人才培养引进力度,大力引进上海、北京、深圳三大金融高地的人才,对引入三地金融人才给予特殊倾斜和全面保障。
  (作者单位为杭州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作者简介:徐音音(1998—),女,浙江宁波人,本科在读,研究方向:经济学。基金项目:本文系2019年杭州师范大学“星光计划”和杭州师范大学“一师一优课”教改项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概论”课专题式教学及其实现路径探析》阶段成果。]
  参考文献
  [1] 余勤,章卉.袁家军在全省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推进会上强调:实施“凤凰行动”加快转型升级[N].浙江日报,2018-10-10.
  [2] 袁家军.政府工作报告摘要[N].浙江日报,2019-01-28.
  [3] 王利松.民营企业境外上市风险分析与对策研究[D].电子科技大学,2011.
  [4] 袁华明.“凤凰行动”引来“梧桐工程”[N].浙江日报,2017-11-22.
论文来源:《经营者》 2019年9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70704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