祛魅与复魅

作者:未知

  摘 要:博物馆作为一个多职能的文化综合体,随着数字交互技术的不断应用,其展示陈列内容变得多元、生动。数字交互技术成了“创意展示”的有利技术支撑。文章基于人文关怀的角度去探索博物馆展示设计、数字交互技术与人的和谐关系。
  关键词:博物馆;人文关怀;数字交互展示;体验
  博物馆展示设计指在设定好的时间、空间环境里,利用多种信息传递手段将信息直观地传达出去,调动参与者产生积极的生理和心理反应,并以此获得有效的回馈,从而实现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
  1 赋魅——数字交互展示方式诞生
  1.1 数字交互技术促使展示信息模式多元化
  数字交互技术的日渐成熟,让这种单向、静态输送信息的模式发生了改变。运用多媒体互动操作展示、互动全息成像展示、虚拟现实(VR)展示、互动数字影院展示等各类手段,实现双向、动态的交流和互动,提高信息传递的效率。
  1.2 数字交互技术提供多感知体验
  随着计算机技术、虚拟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声、光、电等各种数字交互技术介入展示设计中,受众可以通过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的多感官刺激形成全新的游览体验,呈现方式的多元提高了趣味性。
  1.3 数字交互技术使保藏需求与展示需求达到平衡
  数字技术的产生能让更多展品从仓储空间脱离出来,以多样的形式呈现在博物馆受众眼前,保藏和展示之间的需求达到平衡。
  2 祛魅——数字交互展示方式解构
  笔者挑选了暑假的一个周日对上海科技馆进行了实地调研。作为一家综合性的自然科学技术博物馆,上海科技馆的数字交互技术在展示设计方面的应用是位于各类博物馆前列的。
  2.1 缘起——预约订票
  购票可通过官网、官微及官方授权的购票网络平台订购。上海科技馆官网的界面简单明了,有馆内实时客流量、瞬时承载量等信息。通过官网和应用APP预约订票非常顺畅、便捷,体验感颇佳。
  2.2 过渡——入馆参观
  周末大部分是家长带着孩子出行,从排队到入馆笔者花费了半个小时。那天天气炎热,排队过程中充满了嘈杂和喧闹,却没有任何公共设施舒缓排队带来的燥热感,多少影响了游览的兴致。
  2.3 导入——游览路线
  入馆后,有醒目的电子提示牌告知此刻馆内人数为6543人,馆内瞬时承载量为13500人,此刻馆内人数接近馆内瞬时承载量的一半。笔者自取了一张游览地图,从图上可知馆内预设了四条参观动线,笔者原计划是按照提示逐个游览展厅。但现实情况是:游览的受众太多,即便馆内导览系统和标识设计完善,笔者明确知道自己的位置,也无法依着自身的喜好选取展厅。
  2.4 高潮——展品互动
  笔者进入馆内人数较少的三楼展厅“人与健康”。即便是人数较少的展厅,体验过程中每个项目的排队时间都在15分钟左右,很多项目因为队伍过长受众选择了放弃。
  2.5 舒缓——休息小憩
  馆内有配套的茶餐厅、公共座椅等休息区域,但设置的数量与参观的人数不匹配。因为休息区域没有空位,大部分受众在某个角落席地而坐。很多受众提前做了功课自带干粮,盘坐在地上解决中餐,可见公共设施尤其公共座椅的不足已是常态化。
  2.6 结局——反馈信息
  周末游览的体验感因为缺少“人文关怀”打了折扣,总结如下:入馆排队的时间过长;预设的游览路线被打乱,不断地排队、等待让笔者在一天的时间里只游览了五个展区,整个游览没有形成系统的印象,很多地方的信息传递出现了割裂,无法对有效信息进行整合,难以达到预设参观的期望值。
  3 复魅——数字交互展示方式重建
  3.1 数字交互技术配合空间转换和游览节奏的设计
  展示设计带来的参观体验也应有音乐剧的节奏感,经历缘起、过渡、导入、高潮、舒缓、结局的全过程。最关键的部分是参观博物馆的受众在浏览节奏上感觉舒适,能够融入其中。只有做到这些,受众才能主动地接收到博物馆设计者强化的信息。
  免费开放让很多博物馆变得热门,预约订票、限制客流可以大大提升受众的参观体验,但大部分博物馆在人性化设计中也就只限于此。限制客流是第一步,若能利用数字交互技术结合手机App、官微等网络平台进行人群的时间、空间分流再加上对应的提醒服务。根据每个空间人口密度上限值预设受众每个展厅游览的时间长度,配合空间转换,如休息区域可在等待的时间里在官网或App里进行展厅内容的預习。
  3.2 数字交互展示方式满足不同受众的参观需求
  面对不同的博物馆受众,展示设计结合数字交互技术应有三条参观主线引导,对应不同的受众设计参观动线。可以在官网、官微等网络平台预先咨询受众的游览需求,提供游览路线建议,做到有的放矢。
  3.3 数字交互展示方式考虑受众接受信息的阈值
  受众需要的信息不同,直接影响到大脑接受信息的阈值范围,从而出现“审美疲劳、观赏疲劳”。结合不同受众参观的路线,数字交互展示方式可以多选择性,取舍之间适当地给受众减负,才能让受众在体验中满足自己的需求。
  3.4 数字交互展示方式考虑受众参观行为
  中国的人“多”应在博物馆展示设计之初就要考虑进去,不能只考虑进预约人数的限制这种简单的交互设计里。设计过程中要预留足够的空间尺寸让受众的每个行为都能得到足够的尊重。
  4 结语
  从祛魅至复魅,数字交互技术的应用在博物馆展示设计不能再局限在展品呈现方式的互动和交流,应结合展示空间的节奏感、满足不同受众的需求、考虑受众接受信息阈值、受众参观行为等因素,实现博物馆空间和受众多重体验行为的有机融合。■
  参考文献
  [1]唐纳德·A·诺曼.设计心理学3:情感化设计[M].何笑梅,欧秋杏,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
  [2]沈忱.博物馆展示空间设计中多媒体交互方式的有效性应用研究[J].艺术教育,2018(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0556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