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试论汉语对英语词汇的影响

作者: 李 沛

  摘 要:英语在其发展过程中,从世界各个主要语种吸收了不少外来语,汉语当然也不例外。本文主要对英语中从汉语来的外来词进行分类, 对其中所传递的文化特征作简要阐述。
  关键词:英语 汉语 外来语 影响
  
  英语不断地吸收对其有用的各种外来语,因而大大地丰富了自己的词汇。古英语只有5、6万个单词,而现代英语已增加到70万个左右的单词,其中大约80%是来自其他语言,如拉丁语、意大利语、希腊语、德语、法语等50多个语种。汉字因为不是音素文字的性质,虽然不能在世界范围普及,但汉字的语音,却随着中国人和中国文化走向全球,为世界各民族所接受。汉语词汇在漫漫几千年里融入了世界各地当地语汇,英语也在一定程度上受汉语影响,尤其是词汇方面。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国际影响力的提升,同时伴随国际交流的增加和移居海外华人的剧增,汉语对英语的影响越来越大。不仅来自汉语的词汇被直接引用到英语中,而且一些本来被人取笑的中式英语也逐渐被接受,成为英语中的习惯讲法。据全球语言监测机构曾经的统计,英语新单词中,约20%来自汉语或中式英语。《牛津英语词典》中以汉语为来源的英语词汇有一千余条。
  
  一、汉语进入英语的词汇的分类
  
  1.借音
  此类词汇占汉语进入英语所有词汇比例最大,诸如:Cheong-sam(长衫), Confucius(孔夫子), Dingho(顶好), Fengshu(风水), Ginseng(人参), IChing(易经), koolie(苦力), kowtow(磕头), Kungfu(功夫), Lao-tzu(老子), Mah-jong(麻将), Sampan(舢板), Silk(丝), Tai-chi(太极拳), Tao(道,道教), Tofu(豆腐), Tong(秘密组织,帮会。从汉语“堂”派生而来), Yin&Yang(阴阳), Jiaozi(饺子), Lemonade(柠檬), litchi(荔枝), congou(工夫茶), sycee(银锭), loquat(枇杷), hong(商行), yamen(衙门), lama(喇嘛), wok(镬,炒锅), longan(龙眼), chop suey(杂碎), typhoon(台风), shanghai(拐骗), kaoliang(高梁), mao-tai(茅台酒), kaolin(高岭土), kylin(麒麟), Pe-tsai(白菜), suan pan(算盘)dim sum (点心), wonton(馄饨), chow mein (炒面)等。
  2. 意译
  诸如:running dog(走狗), brainwashing(洗脑), big leap forward(大跃进), Hundred Flowers(百花齐放), Red Guard(红卫兵), gang of four(四人帮), Peking duck(北京烤鸭), opening-up(开放)等。
  3. 非正式借用
  有些英语中的汉语外来词具有很强的暂时性或者太过中国本土化:
  Toumingdu(透明度)(来自1980年代中英谈判期间用语“透明度”),Dazibao(大字报),Putonghua(普通话),Mu(亩),Sheng(升),Jin(斤),Liang(两),Yuan(元),Jiao(角),Fen(分)等。
  
  二、彻底英语化了的汉语词汇
  
  包括豆腐、风水、功夫、白菜等是英语中比较新的词,大多数英语是母语的人仍然把这些词视为外来语。但有一小部分汉语词汇已经彻底英语化了,以至于说起它们来源于中国还真让母语为英语的人吃惊,下面的3个就是这类词:
  Ketchup(番茄酱)
  去麦当劳吃薯条时蘸的“西红柿酱”一词,似乎是典型的美国词。然而,该词根本就不是美国词,人们认为它来自中国(福建)闽南话“茄汁”。
  Chow(吃,食物)
  chow的汉语原词来源并不十分清楚,有些学者提出它来源于普通话中饺子的“饺”或是咀嚼的“嚼”,但也有一些其他推测,总之,“吃”的意思确立之后便很自然地被顺引为“食物”的意思。
  Gung-ho(热切的)
  这个词在美语里用的频率特高,人们常挂在嘴边,比如:At first everyone was gung-ho about this idea. But now no-body even talks about it.(刚开始大家对这个想法都抱有极大的兴趣和热情。而现在谁也不提它了)。但对于这个词的原意却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是从“干活”这个词借音而来,也有人认为是从公共合作社的缩写“公合”而来。
  
  三、汉语对英语超越词汇层面的微弱影响
  
  1.句法上直接套用汉语语法
  Chinglish本为中式英语之意,层出不穷的Chinglish给人们带来了独具特色的幽默笑话。然而,Chinglish也不是完全都是错误的,已有一些简捷实用的Chinglish已成为英语的习惯用语,丰富了英语的世界,成为英语语言发展中的一种新的形式。例如: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是典型的按汉语习惯逐字构成的英语短语,但由于表现方式简捷实用,已被广泛接受。再如:No can do.(不能行, 不能做)也是按汉语文法组合的英语短语。目前,Long time no see和No can do都已融入主流英语。
  2.文化转移套用
  主要是少量带有中国文化思维的短语,例如,中国人特别讲究面子,由此,英语里很自然地出现了诸如“to lose face”, “to save one’s face” 这样的短语。
  
  四、汉语影响英语的最新动向及其说明的问题
  
  2003年杨利伟成为进入太空的首位中国航天员后,在英文、德文等语言的新闻网站上,对于中国航天员的称谓是taikonaut;而在西班牙文、法文等拉丁民族语言的网站上,对杨利伟的称谓则变体为taikonauta。无论是taikonaut,还是taikonauta,新词的前半部分taiko来源于中文“太空”的拼音,而后半部分naut或者nauta又与西方文字中航天员一词astronaut的后缀一样,意为航行家。所以,从字面上看,taikonaut的意思是“太空航行家”。一个刚诞生的词“taikonaut”,随着杨利伟的太空之游而融入西方语言,西方语言也随着中国的发展在“与时俱进”! taikonaut这个绝妙的中西合璧科技词汇的诞生在一定程度上寓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它改变了数百年来汉语大多只有生活、宗教、饮食等词汇进入英语的历史,象征着中国综合国力的迅猛增长,中国科技实力的日新月异,中华民族已真正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
  
  参考文献:
  [1]Anderson, James M.: Structural Aspects of Language Change.
  [2]Cannon, Garland.Chinese Borrowings in English, American Speech:1988.
  [3]汪榕培.英语词汇学高级教程.上海:上海外语教学出版社.
  [4]陆国强. 现代英语词汇学 (1999新版)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9014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