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贸易摩擦对我国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影响及应对策略

作者:未知

  中图分类号:F740   文献标识码:A
  内容摘要:贸易摩擦的频繁出现源自两个国家或经济主体之间所谓的“不公平性贸易”,属于是单边的均衡策略但非多主体的均衡策略,它具有内生性,是一种基于本国利益考量而忽视共同利益的短期行为。我国跨境电商业务在贸易摩擦中受到诸多不利影响,出口方面在关税、知识产权、价格等多方面都受到威胁,进口方面则受部分关键技术的限制和威胁。应当着力化解我国跨境电商企业在产品质量、知识产权、经营模式、法律纠纷处置、产业链管理等方面的问题,核心是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关和对自主知识产权的重视。
  关键词:贸易摩擦   电子商务   产品质量   知识产权
  贸易摩擦常见于国际贸易当中,我国在开展国际贸易中屡次遭遇贸易摩擦,对我国国际贸易构成不利影响。在国际经济领域,贸易摩擦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早期著名的贸易摩擦包括Anglo-Hanse贸易摩擦、Franco-Italian贸易摩擦以及Hawley-Smoot贸易摩擦,而近期美国针对我国的贸易摩擦再次引发国际贸易的动荡不安。所谓贸易摩擦,是指一些国家通过高筑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限制他国商品进入本国市场,同时又通过倾销和外汇贬值等措施争夺国外市场,由此引起一系列报复和反报复措施。2002年至2010年间,我国遭遇的反倾销案件515起,反补贴40起,保障措施142起,基本上以加入WTO和金融危机为分水岭,入世之后贸易摩擦明显增多,而金融危机过后遭遇的贸易摩擦则呈现出增长的态势。随着国际贸易的不断发展,不同国家主体之间经济往来日渐增多,与此同时各国间的贸易争端日益频繁,贸易摩擦的主体范围也不断扩大(吴韧强、刘海云,2009)。贸易摩擦的频繁出现对正常的国际贸易构成负面影响,尤其是对我国这样发展中的新兴国家而言会造成较发达国家更为不利的影响,因此针对贸易摩擦需要格外引起注意。伴随贸易摩擦的兴起,我国跨境电子商务在贸易摩擦过程中遭受较大程度的冲击,影响到正常的海外贸易,通过增税等方式限制中国产品通过跨境电商出口到国外,这对中国电子商务的跨境贸易产生冲击,跨境电商发展的趋势是逐步成为资本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人才密集型的产业,贸易摩擦的偶发性机制直接对其构成了不利影响。我国遭遇的贸易摩擦主要来自美国,视中国为最大竞争敌人的美国时常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摩擦,对我国正常的跨境电商贸易构成威胁,同时也不利于美国自身经济的发展,对于近期特朗普政府实施的贸易摩擦,实质上是要实施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刘英,2018)。目前,关于贸易摩擦的有关研究较多,但是较为全面分析贸易摩擦对我国跨境电商业务发展的影响则相对较少。随着我国电子商务的不断发展,跨境式的电商业务逐渐成为国际贸易的主流形式,以往的贸易摩擦对跨境电商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在跨境电商业务日渐壮大的背景下研究贸易摩擦对其发展的影响就显得十分重要。
  关于贸易摩擦的经济学理论解读
  贸易摩擦的频繁出现源自两个国家或经济主体之间所谓的“不公平性贸易”,通常是一方主动挑起以维护本国利益,属于单边的均衡策略但非多主体的均衡策略,因此会引发后续系列性的报复与反报复行为。我国遭遇贸易摩擦主要是来自美国,近年来我国屡次遭遇来自美国发起的贸易摩擦,试图通过增加关税、限制进口或反倾销等多种政策选择以打击我国企业,对我国的国际贸易构成严重不利影响,且中美贸易摩擦始终处于不断增长的趋势,而且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将构成中美贸易的常态(见图1)(邝艳湘,2010)。自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经常以国内巨大的贸易逆差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摩擦,认为中国打破各项贸易规则是美国贸易赤字的主要原因。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企业的子公司在中国的商品和服务销售额达到2230亿美元,但该类数据由于没有统计进入美国对华的贸易逆差,导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达到5660亿美元,成为了美国发动贸易摩擦的“证据”。与此同时,2016年美国苹果公司在中国市场的营业收入达到480亿美元,但美国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仅从美国进口了100万美元的智能手机,足可见所谓发动贸易摩擦的事实往往是基于自身利益考量或所谓的战略性贸易政策。克鲁格曼等(1998)指出,战略性贸易政策是一种“以邻为壑”的掠夺性政策,发生贸易摩擦使各方均受损害。贸易摩擦更多带有政策性的战略选择意味,通常违背基本的经济学规律,因此很容易对陷入贸易摩擦的双方构成不利影响,不仅仅是被动陷入贸易摩擦的一方。
  近年来,贸易摩擦越来越受到重视,因为它严重伤害了国际贸易的公平性原则,是对正常国际贸易的一种破坏,属于典型的“损人不利己”行为。贸易摩擦源自认知上的差异、利益上的失衡,同时也是我国经济发展过程需要客观面对的一种阵痛(戴翔、张二震、王原雪,2018)。在以往的国际贸易理论分析研究当中,通常将相关的贸易政策视之为外生变量,因此对其产生的相关影响未能引起足够重视,而在日渐兴起的贸易摩擦的国际背景下人们逐渐意识到贸易政策内生性的属性,而这个贸易政策在国际贸易中实际上通常体现为贸易摩擦。作为“制度安排”贸易政策具有很强的“内生性”,是各利益集团和政府部门在政治博弈中所形成的均衡决策,因此是一种仅基于本国利益考量而忽视共同利益的短期行为(徐元康,2014)。随着贸易摩擦内生性属性的逐步显现,针对贸易摩擦的国际贸易政策就应当视为一种长期性的政策来研究制定,以随时应对可能出现的具有某种规律性的贸易摩擦。
  贸易摩擦对跨境电商业务的影响
  贸易摩擦的不断出现和增多势必影响到我国跨境电商业务的发展,电子商务的发展已经改变了国际贸易的具体形态,电子商务使得国际贸易更加公平和频繁,率先發起电子商务和能够充分利用电子商务的国家在国际贸易竞争中的主动权日渐明显。我国人口众多,消费市场巨大,是国际贸易市场上不可忽视的力量。一方面,我国消费市场形成的购买力对世界范围内的产品形成巨大消费,有利于生产市场的蓬勃发展;另一方面,“中国制造”的产品行销全球,物美价廉、方便购买已经是中国商品的重要特征,受到国外消费者的青睐。如此一来,我国在生产领域和消费领域的巨大影响对一些国家而言形成了所谓的“威胁”,因此企图借助贸易摩擦的方式以打压中国跨境贸易似乎成为化解矛盾的主要手段。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电子商务成为新型的贸易方式,不仅能够有效弥补各企业资源不足的困境,同时还能充分对企业现有的资源进行优化合理配置(范莉,2015)。电子商务的发展促使国际贸易方式发生巨变,我国对外经济贸易交流日渐频繁,与多国的经济往来份额逐步占据主要地位,中国成为世界范围重要的商业合作主体。跨境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不仅带动对外贸易增长、改善了我国外贸企业的经营管理模式,同时促进了我国服务贸易和信息贸易的发展(赵旭明、杨晓涵,2016)。   在出口方面,随着贸易摩擦的不断出现和升级,我国跨境电商业务受到影响,在关税、知识产权、价格等多个方面都构成威胁。贸易摩擦使得出口到海外的商品在入关时增加多重障碍,通关时间增加,关税提高,导致商品积压严重,而且最终的价格将会转嫁至海外消费者,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商品的正常销售。如果以知识产权起诉跨境电商,由于涉及到不同国家的法律法规,司法程序有所不同,漫长的司法过程将会导致跨境电商无法正常经营,甚至出现倒闭的风险。以中美贸易为例,近年来乃至2018年我国遭遇来自美国的贸易摩擦十分频繁,2018年7月美国首先开始对中国出口美国的部分商品加征关税,中美贸易摩擦进入密集期,见表1所示。贸易摩擦的密集出现严重影响了中美之间的正常贸易,诸多电商企业在贸易摩擦中受到不利影响,但与此同时我国跨境企业在国际贸易中存在的问题也日渐暴露。
  进口方面,海外国家对部分重要性产品或技术实施限制性出口或禁止出口,原本依赖国外生产技术的企业面临重大困境,直接影响正常的生产经营。对于跨境电商而言,贸易摩擦升级将使得部分进口商品价格增加,国内消费者一时难以承受较高的价格,将影响进口商品在国内市场的销售,因此贸易摩擦成为了一种“双输”博弈結果,由于遭遇到来自海外国家的贸易摩擦,我国不得不做出相应的反制措施,最终使得双方的国际贸易遭受巨大损失,见表2所示。
  贸易摩擦对跨境电商业务的启示意义
  贸易摩擦的内生属性逐渐形成,国际贸易中发生贸易摩擦的几率日渐提升,尤其是在国际贸易不断增加、不同国家贸易紧密程度不断提升的情况下,贸易摩擦的出现将会更加频繁,应对贸易摩擦应当成为我国在开展国际贸易活动中始终摆在重要位置的事情。针对屡次出现的贸易摩擦,我国跨境电商企业应当在贸易摩擦中得到一些启示,应当认真思考企业在面对贸易摩擦时如何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现状。从多次的贸易摩擦当中发现,虽然贸易摩擦带有更多的主观色彩和政治色彩,但贸易摩擦暴露出的产品质量问题、知识产权问题、经营模式、法律纠纷处置、产业链管理等问题都有待解决。实际上,贸易摩擦的内生属性对我国的跨境电商而言最为核心的启示主要在知识产权、产品质量这两个核心问题上。
  提高自主知识产权研发力度,提升中国企业科技含量。对于跨境电商而言,一类是生产型企业通过自主电商平台实行跨境贸易,另一类是专业的跨境电商平台,二者都需要在产品的技术含量、相关配套服务支持的技术含量上进行大量的创新。从多次爆发的贸易摩擦可以明显看出自主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许多关键技术我国仍旧存在缺陷,一旦遭遇限制性进口或禁止进口将直接导致相关的产业出现大面积停产甚至是关停的风险。一直以来,国家大力支持企业自主创新,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用于支持企业自主创新,但由于存在追求短期利润的行为而将研发资金用于投资具有短期效应的项目,企业研发成为摆设,一旦遭遇技术封锁则直接危害相关产业的发展,甚至是关系到国家的发展命运。因此,必须大力提高自主研发力度,加强企业自主创新管理,对于跨境电商企业而言更是如此。第一,转变企业绩效考核方式,通过税收优惠、资金支持等多项措施支持企业创新研发活动,但同时必须考核相关研发成果,对于有实际价值产出的企业给予更多支持,切实降低企业税收负担,提高此类企业人才福利待遇。第二,通过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支持跨境电商企业的创新研发活动,完善企业融资市场制度,降低跨境电商企业融资成本。企业创新本身资金投入量大,但产出风险高,因此在融资过程中很难有效获得资金支持,加之没有一个较好的企业创新价值评估体系,跨境电商在创新方面缺少必要的资金支持,也就很难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在产品质量上,严把产品质量关是跨境电商需要认真面对的一项问题。产品质量关系到海外销售,也关系到中国企业的海外形象,乃至国家的形象,加强产品质量管理对跨境电商应对贸易摩擦具有重要作用。产品质量与品牌关联在一起,一直以来我国产品与国际重要同类产品相比存在巨大差距,我国的产品依靠大量劳动力投入,加工技术低端,在全球价值链中可分得的利益较低。在国内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阵痛中,过剩产能输出和通过牺牲环境、浪费资源以及以依赖低廉劳动力投入生产出来的商品进行出口是我国出口贸易的重要特征,这在贸易摩擦当中很容易受到打压和冲击,我国跨境电商企业在国际贸易中具有明显的脆弱性。
  此外,我国跨境电商企业在应对贸易摩擦时,应当充分利用国际贸易准则维护自身利益,应当对出口国相关法规制度、市场环境和人文思想有充分的理解和认识,国际贸易活动不单纯是市场行为,也是法律行为、思想行为和生活行为,不能以自身的思维模式去应对海外国家的惯常模式。我国虽然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日渐提升,但现行的国际贸易规则基本上均是以欧美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制定的,我们更多的是参照执行,因此在国际贸易中本身就存在不对等的地位,加强对现有规则的了解和认识就显得十分重要。与此同时,对于跨境电商而言应当加强精细化运营,形成产品核心竞争力以及企业核心竞争力,降低对海外市场的依赖程度和对海外技术的依赖度,增强海外市场对自身的需求度,从而在应对贸易摩擦时具有更多主动权,以维护自身利益。
  参考文献:
  1.吴韧强,刘海云. 垄断竞争、利益集团与贸易摩擦[J]. 经济学(季刊), 2009, 8(3)
  2.刘英.美国对华贸易摩擦:背景、影响与应对[J].国际经济合作,2018(5)
  3.邝艳湘. 经济相互依赖与中美贸易摩擦:基于多阶段博弈模型的研究[J]. 国际贸易问题, 2010(11)
  4.保罗·克鲁格曼,茅瑞斯·奥伯斯法尔德著.国际经济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
  5.戴翔,张二震,王原雪.特朗普贸易摩擦的基本逻辑、本质及其应对[J].南京社会科学,2018(4)
  6.徐元康. 战略性贸易政策的政治经济学评析——以美国为例[J]. 现代经济探讨,2014(6)
  7.范莉. 跨境电子商务发展与我国对外贸易模式转型[J]. 商业经济研究,2015(31)
  8.赵旭明,杨晓涵. 跨境电子商务发展对我国对外贸易模式转型影响分析[J].商业经济研究,2016(8)
论文来源:《商业经济研究》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2068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