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成因及对策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历来是一大热点话题,近年来随着中国高新科技的快速发展,中美贸易摩擦也越来越深,我国面临的挑战也随之增加。因此,只有弄清楚中美贸易摩擦在何种背景下发生,原因是什么,以及中美贸易摩擦的本质,才能给出准确有效的中国对策,从而使中美贸易摩擦给各方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小。
  关键词:贸易战;中美关系;中国对策
  中图分类号:F74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20.026
  1 中美贸易摩擦的成因
  从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现状来看,中美“贸易战”更像是一场两国的巨大博弈,在这表象之后,体现的是中美两国政府战略利益的冲突与难以消融的矛盾。归根结底,这场影响范围广、激烈而突发的中美“贸易战”能形成,有着其外在、内在和深层次的三个不同层面的原因。
  1.1 中美贸易摩擦的外在原因
  第一,中美贸易严重失衡,具有市场性、长久性的特征。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自加入世贸组织依赖,对内中国扩大内需积极生产、产品具有大量外销需求,对外美国一直以来都是中国十分重要的出口市场和贸易伙伴,长久下来的结果便是中国拥有巨额贸易顺差,而美对华有着严重的贸易逆差,这不仅是市场化的必然结果,同时该问题也由来已久。但中美贸易严重失衡并不是中国政府所期望看到的现象,为了改善贸易失衡,中国政府长久以来都在进行着努力。同时,中对美巨额贸易顺差并不意味着中国就能在世界贸易市场上长久取得贸易利益,而美国也不如表面上所说的一直处于逆差吃亏状态,相反,中美贸易长期以来都能使美国消费者福利增加,进而惠及美国贸易总体福利。但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只关注于表象,而刻意忽视美国从中美贸易中获得的隐形福利,挑起中美贸易摩擦,是得不偿失的行为。
  第二,恐中国产业升级挤压美在全球价值链的地位。一方面,近年来世界格局有重新“洗牌”的迹象,国际经贸不再是美国一家独大,世界范围内多个新兴经济体如中国等的崛起,使美国逐渐丧失“美国霸权”,而随着中国产业崛起和升级,人民币已成为国际上与美元势均力敌的国际货币,大大削弱了美元的独霸地位。与此同时,美国一直处于发达国家高科技产业的第一梯队,而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只能处于第二甚至第三梯队,但近年来随着高科技产业的快速发展,中国的电子产业、通讯产业等科技水平大幅提高,使得美国制造业、高新产业的世界市场比重屡屡下滑,深受打击,美国的科技创新能力面临着巨大挑战。另一方面,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人口红利正逐渐消失,中国也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目前,中国正面临着如何跨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大坎,为此中央政府才制定了深化供给侧改革战略,深化产业升级以顺利渡过这一尴尬期。而美国却对中国发动“301”调查,并说明中国产业的升级发展大大削弱了美国公司的全球竞争力,而中国的产业规则则剥夺了美国科技产业进入更大市场的机会,中对美的行为是“不公平”、“不公正”的。这一说法也恰恰暴露了中美贸易根深蒂固的摩擦,成为美国对华挑起“贸易战”的原因之一。
  第三,特朗普政府实现承诺的政治选举需要。众所周知,中国的崛起和中国政府大力推行的经济全球化一直以来与美国的“霸权主义”有着不可磨灭的冲突,因此长期以来美国一直视中国为强劲的“假想敌”,美国政治党派中“鹰派”居多,对华一直采取强硬态度。而特朗普政府参与政治竞选时所奉行的是保护国内工人及蓝领阶层的经济利益,塑造了中国恶化美国经济,使美国农民阶层、工人阶层及蓝领阶层丧失就业机会的负面形象,从某一方面来说刚好与美国政治“鹰派”的对华硬主张相符。而特朗普政府成功竞选上台主持大局之后,两派更是无形中形成了“政治盟友”,这直接决定了美国政府对华的政策,因此挑起“贸易战”也是符合形势发展的事。
  1.2 中美贸易摩擦的内在原因
  首先,从美国的政治制度来看。长久以来,美国一直奉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强调追求资本、追逐高利润的本质使得无法兼顾国内的公平,因而导致美国国内不同阶层之间经济上的不平等。同时,以特朗普政府为代表的利益团体将美国国内的经济失衡归咎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以及经济全球化的实行,认为全球化大大损失了美国部分阶层应得的高额利益,这一行为将美国国内长期存在的贸易保护主义推向了另一高峰。
  其次,从美国的经济结构来看。美国高强度下的贸易保护主义只保护着美国经济上层人民的利益,而全球化的推动在客观上加剧了财富分配的不平等,从而导致美国经济阶层利益的不平衡加剧。从经济上层来说,他们希望加大贸易保护的力度,强烈反对全球化,因为他们认为那会使他们已得的财富减少,使应得的利益消失。而美国经济下层阶级则在特朗普团体的竞选承诺下,将怒火集中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和全球化,对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发起“贸易战”。但这实则是一场有预谋、有野心的“骗局”,中美贸易摩擦在这种情况下被放大。
  最后,从美国的经贸政策来看。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将“促进与贸易伙伴对等性”作为首要的经贸政策之一,其认为美国与华经贸不平等均来自美国对华的巨额贸易逆差。然而这既是表象,也是借口,实际上美国国内储蓄-投资处于长期失衡状态,近十几年来,美国国内储蓄率大幅下降,导致储-投比严重失衡,出现巨额投资缺口,由此带来严重的美国财政赤字,美国政府只能利用大量外资来填补赤字,由此才产生大量的逆差。因此从内在原因看,美国经贸政策的不恰当才是导致中美贸易摩擦的真正原因。
  1.3 中美贸易摩擦的深层次原因
  但无论是特朗普政府所宣扬的中美贸易巨额顺差的“不平等”、“不公平”这一表象,还是从美国内部的政治制度、经济结构、经贸政策引发的内在原因,归根结底,中美贸易摩擦能爆发的深层次原因来自全球化推动下全球贸易格局的长期失衡,以及经济深刻变革下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利益诉求的深刻矛盾。
  新興国家和经济体已经逐渐站稳脚跟,开始有了话语权,全球化使得世界各国在某一层面上都能获得贸易往来的利益,长远来看,全球化对每个国家经济福利增长和对全世界经济利益分配是有益而无害的。但从短期来看,新兴国家和经济体的崛起就势必导致全球贸易格局重新洗牌,利益重新分配,对于一直以来宣称“老大哥”的美国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为了重新掌握世界经济贸易格局的发展走向和绝对话语权,美国发动“贸易战”在情理之中,但结果无论是对于新兴国家和经济体而言,或是对于美国本身而言,都是有害而无异的。   2 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
  从短期来看,美国对华发起的“301”调查和之后规模较大的贸易摩擦直接使得中国相关产业出口受到影响,如钢铁、化工、木制品和电子设备等行业,由于美国对此类产品征收较高关税,因此这些行业在短时间内必然会出口减少、利润下降。同时,对于特殊的具有较强时效性的高新技术行业,中美贸易摩擦会使其短时间内在技术引进、输出和合作方面遭到多方面限制,相关的产品价格也会由此而有所上涨,而这一结果也极有可能要由国内消费者来承担。
  从中期来看,一方面,由于美国对部分产品加征较高的关税,导致国内多类产业受到影响,对于那些初期依靠大量融资的企业来说,中美贸易摩擦的持续会导致产品滞销,从而使得企业无法在既定时间内资金顺利回流,不仅会损害企业名誉,更会使企业在融资方信用受损。另一方面,部分外资高新技术企业为了规避高关税风险,从而转移本应流向中国国内的资金和产能至其他周边国家,而一些拥有领先技术水平的企业也会更为谨慎的选择中国作为合作伙伴,这使得中国相关企业在中美贸易摩擦的时点上丧失了一定的优先权和主动权,从而对相关行业带来不小的滞后影响。
  从长期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经贸金融的影响一定是负面的,这种负面影响会首先体现在进出口外贸企业上,进而影响产品价值链的上游和下游,最后负面影响逐渐转移至国内产业,由最先被加征关税的产业逐渐扩大至其他产业,直至通过价格传导机制给我国国内经贸和金融带来较大的影响。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由于我国经济实力日渐增强,当美国挑起“贸易战”时,我国第一时间就有了全方位的法律和规制的应对方案,可以确保我国企业损失保留在最小范围内。同时,我国与各国友好经贸往来,积极推动全球化发展的目的没有变,随着时间的增长,贸易摩擦带来的负面影响必然会逐渐缩小。
  3 中美贸易摩擦的中国对策
  3.1 短期的中国对策
  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战”的打响不是心血来潮的,而是长期的、有预谋的、有目的有针对性的。对于美国的对华打压政策,中国不能自乱阵脚,也不能冲动之下丧失理智,大规模的采取“报复”行动,这样只会使得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越来越恶化,而最终使美国达到了目的,我们自己却丧失了话语权。短期内,首先,我们应该冷静面对,同时要认清楚美国对华发起这次大规模贸易战的原因并不是单纯由于美国贸易逆差,而目的是为了重新夺回美国在世界范围的经济霸权,打压新兴经济体的良好增长势头,中美贸易摩擦的本质也是美国的别有用心。只有认清楚这场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目的和本质,才能不慌不忙,有理有据。其次,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举措,我们作为在世界上有一定影响力的大国,更不能息事宁人,而是在合理范围内有力反击,这样才能保证短期之内我们的损失降到最小。
  3.2 中期的中国对策
  从中期来看,首先,我们要加快产业结构合理的换代升级。美国能对中国打起“贸易战”的重要原因之一还是因为中国给美国提供了“机会”,中国科技能力快速提高,高新电子科技行业发展日新月异,但制造业却随着中国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而面临着换代升级的瓶颈期,产业结构合理快速的升级换代,才是中国能快速跃过中等收入陷阱的最佳方案。
  其次,我们要重视产权保护,加强相关法律法规建设。美国对华采取“301”调查,针对性的打压中国电子科技产品,归根结底还是我国没能高度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国内长期以来也缺乏相关方面的法律法规,而这也正是我国与美国一方面的大不同之处,相比于美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高度意识以及健全的法律法规,我国在这方面的漏洞才给了美国可乘之机。因此从中期来看,我国要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建设,适应时代的发展,才能有效的保护我国高新电子科技产业在世界市场上不受欺负,积极应对未来将面临的各种风险和挑战。
  3.3 长期的中国对策
  从长期来看,首先,我们要换位思考,求同存异,重建中美共赢经贸伙伴关系。要充分理解美国之所以会对中国发起这次贸易战,认清中美之间意识形态的不同是至关重要的,换位思考,我们既要从美国意识形态出发去认清中美贸易摩擦的实质,也要利用美国政策中对华有利的一面积极改善中美经贸关系;求同存异,我们应该不止看到中美经贸之间的摩擦部分,更应该看到在世界这个大市场下中美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利益既是相对的,也是互相的。
  其次,我们要加强全方位的伙伴关系建设,减少对美国的依赖。中国向来是经济全球化的推动者,而作为世界上重要的两大经济体的中国和美国,经贸方面的依赖更是深入的且相互的。但从长远来看,推行全方位的伙伴关系建设,实现“共商共建,互利共赢”才是我国最根本的外交政策目的。因此,借由“一带一路”等政策加强我国同各国的交流合作,减少对美国的依赖,才是从根本上降低中美经贸摩擦的方法之一。
  參考文献
  [1]余淼杰,金洋,刘亚琳.中美贸易摩擦的缘起与对策——一个文献综述[J].长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20(05):42-47.
  [2]段利.中美贸易摩擦分析及对策研究[J].中国商论,2018,(28):73-74.
  [3]邹力行.中美贸易摩擦的深层原因和对策[J].新理财(政府理财),2018,(11):24-2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707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