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牵动一潭星

作者:未知

  那夜,“玉露初零,霁天空阔”,月色浸润深秋桂子。秦少游像苏东坡一样,独自驾船,慢慢穿过烟渚沙汀,垂钓江中。“金钩细,丝纶慢卷,牵动一潭星。”星星掉落潭中,只是不知,这星,是谁遗落的思念?
  古人说,地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一颗星的出现,就是一个人的诞生。星人相应。我不知道秦少游先生在思念谁,只知我的思念越过万水千山,回到我的童年老家。
  幼时,爱回老家。无端觉得老家的四季就是比深圳好,后来年齿渐长,才明白,老家四季分明:春争荣,夏绚烂,秋静美,冬纯洁,是我喜爱的。
  那年盛夏,蝉鸣阵阵。表妹教我辨认不同知了的叫声,表妹说知了叫,有时是“知了知了——”,有时是“伏天——伏天——”。北京香山的知了还有一种叫法,“咦——”先拖很长的音调,然后,“咦!”短促结束。
  我们坐在姑姥姥的院子里,连着姑姥姥家的大狗,也跟着静默,都仔细地听知了的叫声。表妹大胆,用网捉了知了给我看,将我吓得满院子跑,扰了那群鸡和大白鹅,咕咕叫着四散逃开。后来我想到,知了知了,知道春去了无痕,童年离去了无痕。长大后才觉得知了并不可怕,它饮清露,居疏桐,秋风中,声音能带着我的欢乐时光传向远方。
  长大后,学业忙,也不怎么回老家了,自然鲜少听见知了声。夜深时,偶尔把眼光从书上抬起来,看到天穹里隐隐的星星时,会不自主地想起表妹,想起知了,想起姑姥姥、姑姥爷,想起姥爷、姥姥。再回首,那些美好的童年记忆,牵动了我,一个少年的心,思流年。
  今年中秋佳节,妈妈跟我说,姥爷将家乡的月亮拍了照发给她,妈妈说,深圳也是赏月胜地。姥爷却回,深圳的月亮再美,也断没有家乡的月亮那么纯净而亲切。妈妈与我说这话时,我分明听出了落寞和思念。妈妈常说,父母在,不远游,年轻时她渴望的展翅高飞、浪迹天涯,都比不得“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都比不得生命最后落叶归根。许是为了舒缓这种情绪,妈妈拿出姑姥姥寄来的糖炒栗子,一连吃了好几颗。
  是啊,北国大雪纷飞,木叶凋零时,南国却艳阳高照杜鹃正红。姥姥姥爷思念的呼唤,牵动了妈妈,一个游子的心,欲还家。
  这样想着,仿佛看见天上有好几颗明亮的星星,冲我眨眼睛。
  我想起,每当回到奶奶家,总有一碗“猴子捞月”暖我心,洗去一身风尘仆仆。那是家乡的一种面食,只有面食淡淡的清香,不加佐料,却是我最喜欢的,因为那清甜,正是人生经沉淀后的本味。奶奶的人生,极尽这无关繁华的味道。奶奶闲时养花刺绣,见我来了,便摇着蒲葵扇讲故事,讲谢家宝树,讲举案齐眉。
  我告诉奶奶我的学业进步或退步了。奶奶会说,花开花落,那是起伏的人生;波峰波谷,那是燃烧的生命;顺风逆风,那是岁月的感悟;春去春回,那是别致的风景。
  我告诉奶奶我生命中的故事。奶奶说她常愿我,三冬暖,春不寒,时光能缓,故人不散,定要笑看世事,相伴似锦繁华。
  奶奶是个文化人,她老人家已入耳顺之年,于生命奔波的长河中独善其身,追往昔,经历太多红尘往事。
  天上的星,牵动了奶奶,一个花甲的心,忆平生。秦少游“金钩細,丝纶慢卷,牵动一潭星”,也牵动了记忆长河里的无数人,无数“心”吧。她的才情,溢满了时间和空间。
  只是,秦少游可能不知道,形形色色的人从他的鱼钩上拾走了各自的思念,对故乡,对亲人,对自己经历过、如今已沉淀在记忆中的点点滴滴。
  【点评】思乡,是个永恒的话题,永恒的主题,永恒的母题。写作此文的缘起,文思的流动,情感的真挚,因此独一无二。本文字里行间的真挚情感,恰恰是这一代孩子所缺乏的。有了具体可感的事例,还要有呈现画面感的文字。语言清新素雅,摇曳多姿。从诗词中获得构思的灵感,把诗词的语言诗化到平常琐事中,这是能力,这是素养,这是价值观,这不正是我们提倡的么?
  (指导老师:深圳市罗湖外语学校初中部张宏)
论文来源:《广东教学报·初中语文》 2019年10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2617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