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举梦齐眉

作者:未知

  梁实秋71岁时,一场意外夺去了妻子程季淑的生命。“就像一棵树,突然一声霹雳,电火殛毁了半劈的树干,还剩下半株,有枝有叶,还活着,但是生意尽矣。两个人手拉着手走下山,一个突然倒下去,另一个只好踉踉跄跄的独自继续他的旅程。”悲伤不已的梁实秋,因此写出了《槐园梦忆》。
  《槐园梦忆》是梁实秋对逝去时光的深切回忆,书中文字皆源于生活中的一些零零碎碎的琐事,却蕴涵着革故鼎新、发人深省的道理,足以让人看懂看透世事,教人感念至深。
  在他眼里,程季淑是一个“轻柔而低缓”的女子,而这正是在他看来“女人最好的优点”。他知道,死是寻常的事,但对于妻子的离去,他的悲伤是止不住的。如果眼泪可以用容器度量,他为妻子流下的眼泪,足以装满罗马人用以殉葬的“泪壶”。也许,在别人眼里,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在他的世界里,时间反而会把过往的生活加固加牢,拨弄得愈发清晰。就这样,他的爱妻程季淑始终如梦如幻地起居于他的生活中。
  因为爱妻的离去,他心中惨淡,不但游乐无心,连读书也很勉强。他心中装着程季淑,装得满满当当的,就连妻子戴在指上的戒指的丢失,他也归因于自己让妻子变得瘦削。好在,妻子是深爱他的,她说:“没关系,我们不需要这个。”一个戒指是有限的,而一腔爱意是无限的,这正是有限与无限的转圜轮回。
  最清晰的,永远是初爱时的情景。梁实秋和程季淑在一座公园里的四宜轩品茗。这四宜轩是一个“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的地方,正在水榭对面,从水榭旁边的土山爬上去,下来再钻进一个乱石堆成的又湿又暗的山洞,跨过一个小桥,便是。这是一个风雪弥漫的日子,他们躲在四宜轩里,没有一个客人,只有茶房偶然提着开水壶过来,就在这一天,他们喃喃诉说,窃窃私语,彼此袒露了爱的心迹。怪不得梁实秋会在书中强调说:“人类的历史就是由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在一个花园里开始的。”原本他和爱妻的美好生活起因于一个类似“伊甸园”的情景。
  他自此拥有了一个颇具才情且乐于付出、勤于付出的女人。在凡俗的生活中,她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愿使任何人难过,充满爱、淡然和坚守。正因如此,她成为梁实秋一生一世用心爱着用情怀念着的女人。
  妻子的离去,让他跌落于尘世的梦境,有了举梦齐眉的心思。来到槐园,在妻子墓前,他插好鲜花,灌满清水,然后低声呼唤了几声她的名字,再然后把一两个星期以来所发生的比较重大的事报告给她,这些,是在他看来她所关切的事。他默立在她的墓旁,心灵不受时空限制,飞跃而出和她的心灵密切地吻合在一起。
  在梁实秋笔端,这世上的爱情,不是短暂热烈的激情,而是悠长绵厚的深情,它源于生活一点一滴的汇聚,更得力于岁月年轮一道一道的包裹,所有執子之手、情真意切的点点滴滴,都足以教人动容,也足以让人一生回味。
  伊人已去,物是人非,不能举案齐眉,还可以举梦齐眉,直至终老,如此,也好。
  编辑/杨晓璐
  责任编辑/郭蓓蓓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63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