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梦萦蓼河

作者:未知

     不知何时起,一帘迷人的烟雨被时光的帷幕遮挡,搁浅在季节的窗外。
     独自徘徊在那条留给我无数欢愉的蓼河边,依稀看見,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倒映着婀娜的垂杨柳,也倒映着一群脚步匆匆的行人。这河里,曾有漂流而下的长竹排,有烟雨中船夫吱吱的摇橹声,也有洗衣姑娘的捣衣声。河岸上,王家码头的饺子香曾飘满整个高沙古商城。
     阴阳两相隔,欲问却无凭。如豆的灯光下嘎嘎的纺织声,厚厚的千层底一直温暖着如今的光阴。
     这茫茫蓼河水一如以前的美,可再美也找不回儿时的好光阴。王家码头的饺子、长裕街上的猪血粉丝汤,已成了泛黄的记忆。如果可以,还想再次躺在您怀里,听您轻哼小曲催我入眠,可再也寻不回您温暖的声音。您,永远是我此生最暖最痛的话题!
     寂寂夜色,凭栏瘦红烛,心的站台,总有不舍在纠缠。飘来荡去的异乡生活,愈发对蓼河边的人和事眷念。那烙印于心的一物一景都是那么的美好和温馨。
     蓼河边,那群缪斯女神的崇拜者,如今已天各一方,物是人非。河边,白桦林里谈天说地道古今;临水筑屋的吊脚小木楼里,一袭素衣,一张矮桌,一扇镂窗,一盏油灯,我们把那时的每一段时光都梳理得温馨诗意。脑子里时刻幻想着这古巷里是否也能飘出一个像丁香一样的姑娘,康桥下的水草如何宛转轻飘,静听笙歌的幽幽低徊。
     难舍浮生旧梦,难舍一卷深情,纵然孤单身影站成永远静默凄美的风景,纵然把余生的念想折叠成唐诗宋词的婉韵,纵然把一蓑烟雨梦化作水墨丹青的柔情,也只能是一些零散的记忆。
     岁月渐渐远去,在此去经年的时光碎影里,不再去想迎风的衣袖还会不会有暗香浮动。我只希望自己,今后能守着内心的原风景,守住现有的幸福,在柳绿水清的岸边,对着美丽的夕阳落霞,对着冷色幽暗的月光,安之若素,不染忧伤。做到且行、且歌、且欢欣。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69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