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 见(1)

作者:未知

   初夏的细雨如烟如雾,远处乡野的屋舍若隐若现。
   我举着一把伞,匆匆走在泥泞的田间小路上。回村的路很难走,车子无法通行,更何况下雨后泥土变得松軟。
   我们曾不止一次劝爷爷搬迁,村里要搞开发,邻里乡亲都搬走了,只剩下爷爷固执地赖着,无论是好言相劝还是威逼利诱,爷爷总是板着一张脸一声不吭。
   父亲说,爷爷是受不了城里嘈杂的环境,乡下空气清新、环境优美。
   母亲说,爷爷是舍不得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
   村里人说,爷爷是嫌开发区给的钱少。
   我却不止一次地看见,爷爷独自一人坐在门前那棵老梧桐树下,兀自叹息。
   有一次,我走到爷爷身旁,低头问:“爷爷,为什么不搬呀?城里多热闹!”爷爷摇头不语,抬手深情地抚摸梧桐树粗壮的树干,正是春末,梧桐树开了一树芬芳银白的花朵,风一吹,花落一地,有几朵悄悄地落在爷爷的肩上。爷爷长叹一声说:“我舍不得这棵老梧桐呀!”
   雨有点大了,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爷爷家走。
   听父亲说,那棵梧桐树打他记事起就立在那里了,那是爷爷亲手种下的。在四季的轮回中,叶子绿了黄了,爷爷的头发由黑变白。
   雨更大了,我跑起来,雨点密密斜斜砸下来,打湿了我的衣服。我不禁焦急起来,怎么还不到家?爬了一个又一个小山丘,路更泥泞了,一不小心我摔了一跤,啃了一嘴泥,心里不由得抱怨起那棵梧桐树。
   终于看见了梧桐树,它撑开华盖似的树冠,静立在那里等着与我相遇。瞬间,我所有的疲惫和不悦都烟消云散,我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爷爷不肯搬迁——这里有爷爷深深的眷恋呀!
   这棵梧桐树与爷爷相濡以沫大半辈子,有了这棵树,爷爷的生命才鲜活生动,他的表情才神采飞扬。这棵树是爷爷生命中最美的风景、最美的遇见。它是故乡的标志,是人们心灵的寄托。
   到了爷爷家,我顾不上满身污泥,紧紧抱住梧桐树干,只想也叫它一声“爷爷”。
  (湖北大冶市华中学校)
  简评
   以“我”行走在回乡之路为“线”,串起一个一个以梧桐树为主体的画面的“点”,辐射出人与树在岁月变迁中休戚与共的生活场景的“面”,点、线、面巧妙组合成多层次多角度的鲜活形象:安静而热烈地挚爱着乡土家园的爷爷,在城市化进程中日益衰落的乡村故园,一个在城乡之间奔走、在新旧事物之间思索的小作者。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191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