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在村庄

作者:未知

   雪洋洋洒洒,潇潇洒洒,飘下来,落在天地之间,落在这个村庄。雪显示着天的慷慨和大气。村庄沉浸在雪的世界,先是茫然,再慢慢变得安静,最后瘦小了。风被山梁遮挡,不可名状的细微的声音被雪浥住,小河潺潺的流水声音被覆盖。雪给这个村庄带来更深邃的宁静。雪,让人影从山梁上的小路退出,回到家园;让小鸟从天空退出,回到暖巢;让牲口从外圈里退出,回到内圈。雪让宁静从人的头发渗到肌肤,从肌肤渗到骨肉,再到心灵的深处;让人的心绪,从山野回归家园,回歸热炕,回归深深的内心,倾听心跳的声音。
   雪是冷酷中的美。它用纷纷扬扬的飘动,给季节以灵动。雪是单调冬季跳出的变幻多姿的舞蹈。天以洁白的雪为原料粉妆玉砌了这个世界,用晶莹剔透的梦幻世界驱逐了冬季的萧索晦暗。但这一切都是在愈来愈浓的寒冷中进行的,是冷酷到底。雪加速了这冷,冷又成全了雪的美。这冷酷的美,唯有心火热的人才会喜爱。
   雪把天的心里话说给大地听。这些话语悄悄地滋润了土地、庄稼、草木,安慰了土地、庄稼和村庄,雪也安慰了村庄里的人。雪的到来,表示天还惦记着这个村庄,并没有将它遗忘。雪降落在山梁、沟底、屋檐、院子、树梢、麦地、院墙、河面、山路、塄坎、坟墓,人的眉毛,狗的尾巴上,雪把谁都没有落下,它们都听到了天说给自己的话。天是公平的,雪是温柔的,赶在新年到来之前,把话儿一句一句说给这个村庄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东西听。
   雪让村庄更白更静谧更悠然。雪融化了世界的浮嚣,让人的心灵升腾。雪让火的温暖更暖,更温暖了这些吃苦出力受罪的人。这一场雪融合了天地,柔和了人心,融洽了这个村庄。这是这个村庄今年的第一场雪,也可能是最后一场雪,因为冬天有时只下一场雪。这村庄的雪,不会被记在历史中,只能记在我的心里。这里是偏远山区,是天气预报上说的“局部地区”,存在又不存在。这是无名之雪,最终融化于无名。
  (选自《陕西日报》)
  ●点到为止
   陕西青年作家胡宝林笔下的“雪”是冷酷的,雪用纷纷扬扬的飘动,给季节以灵动;雪在单调冬季跳出的变幻多姿的舞蹈;雪用自己的洁白粉妆玉砌了这个梦幻的世界,驱逐了冬季的萧索晦暗……这一切都是在愈来愈浓的寒冷中进行的,是冷酷到底的;是贴心的,雪把天的心里话说给大地听,这些话语悄悄地滋润了土地、庄稼、草木,安慰了土地、庄稼和村庄,也安慰了村庄里的人;是质朴的,村庄的这场雪,是冬季最普通的景物,是场无名之雪,不会被记在历史中,但会永远留在作者的心中。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286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