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春天住在我的村庄

作者:未知

  我的故乡坐落在古老的沂蒙山区东部,村庄四周的驼背山、鸡鸣山、柴虎山,自然排成弧形扇面,像三双呵护的大手……
  春天的村庄,隐藏在刚冒芽的树木丛中,从远处看只觉得像一幅淡淡的水粉画,透出几分朦胧、神秘和素雅。房前屋后,那椿树、槐树……稀稀疏疏,比赛似的成长。
  无数条的小路,蜿蜿蜒蜒地钻进村子里。路边是高低大小不一的田地,茂密的庄稼尽情享受春风的宠爱。麦秆粗壮,麦叶就像擦了一层光亮亮的油,小麦在风中你推我搡,正忙着蹿个和灌浆。黄色的油菜花,身披暖洋洋的阳光,携手跳着舞蹈。那辛勤的蜜蜂穿行其间,忙着采花酿蜜。那茵茵的青草,就像刚舒展开的绿地毯,铺满河边、田头、路边,一直蔓延到庄稼地边和村头菜园。田野里顶顶草帽或苇笠在浮动,乡亲们正忙着除草。路边的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响着,透出斑驳的光影。路旁,放羊的老人坐在树下的蓑衣上,嘴里含着一根长旱烟袋,哼着吕剧或自编的小曲,眯缝着眼,神态自如,悠然自得。
  靠近村庄,路两边是大大小小、方方正正的菜园。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各家各户的菜园之间没有篱笆和围墙,那菜长得无忧无虑,常常把枝蔓伸到邻居家的菜地里。谁家来了贵客,或者是菜接济不上了,只要说一声,就可跑到邻居的菜园里去采摘。
  春雨中的村庄异常漂亮。灰蒙蒙的雨雾,隐隐地遮住每一栋房舍,村庄就像披着彩纱、含着几分羞涩的姑娘……
  雨过天晴。到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把山岭、田园、村庄涂抹得金灿灿的,水库和塘坝里更是金波荡漾。各家屋顶上早已升起了直直的炊烟。熏暖的微风中,一缕缕饭香扑鼻而来,口水自然就流出来了。这时喊孩子和唤鸡鸭的叫声,牛羊哞哞咩咩的叫声,长一声短一声,高一声低一声,响彻村庄的上空。家家的柴门吱扭吱扭地响着,锅碗瓢盆合奏着。上了年纪的老人,饭前说啥也得品上二两老烧酒,脸色红润,悠然陶醉。
  等圆月从山嘴上升起,把银色的月光洒满山乡的角角落落,村庄已枕着夜色和湿润润的雾气,沉浸到恬静、安谧的夢乡里去了。
  (节选自《厉彦林乡情散文集》,有改动)
  星语点点
  本文在描写村庄美景的同时,表现了乡民们的朴实真诚、纯洁善良、宽容厚道、勤劳知足,二者一同构成了一幅恬静、安适的田园春光图。“蜿蜿蜒蜒”的小路以及路边的景色,让人遐想。一个“钻”字,运用比拟,赋予了静默的小路动感;“菜长得无忧无虑”巧妙地突出了乡民的慷慨厚道,关系融洽。
  作者描写春天的村庄是多角度的。“金灿灿”是视觉描写,“熏暖的”是感觉描写,“饭香”是嗅觉描写,“叫声”是听觉描写。于是,一幅层次丰富的水墨山水画便让读者心驰神往起来。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700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