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西北的春天

作者:未知

  我还没准备好,日子总像流水,匆匆又匆匆……
  西北的春天是被肆无忌惮的风沙催来的,于是情绪总是飘忽不定,还挟着拒人千里的高冷;看得到的是忽而天碧云青,倏地就从远山巅跳出一团惹人的风沙,瞬息枝倾草斜,没一阵儿,开着窗的屋里就挤满了风的土腥味,毕竟我的小房间开不了这么多人的派对。
  几只早燕像一抹黑色的闪电,自眼前掠过,它们确乎是春天进行曲的前奏啊!垂柳枝条还没来得及抽青,生硬的土黄色的老枝正断断续续地蜕皮,正如美人入浴之前要解了高挑的发髻,执了梳子将垂在腰际的青丝一一捋顺。
  不经意间瞥见野麦青黄,忽有忽无的生机,其实是在人心底生发出的。然后缓缓地抬头,那成片成片的黄土地,应是少有的温带季风气候和大陆性气候合作的产物,倒像晴空下泛起涟漪的土黄色的湖面。
  憨厚的牛哞声,借着南风吹到山麓还停不下来,微飔倚着人的皮肤,撒娇打滚,那种麻痒的感觉,是早春特有的。黄昏时候,落霞站在西天,遥望着稀疏的槐枝间挂着的月亮,唱起一首不带感情的歌,最讓人感动。掖了衣领回家的时候,才感到后悔,冰皮解冻,河水泠泠,月影在水流中散乱。岸边,卵石击水声微微作响,暖人的牧歌唱起时,我拍手奏以清新的和音。
  近来,又落雨了,淅淅沥沥,仰望天青色,疏密有间的雨丝浮在脸庞,好似婴孩酥润的小手。而校园里裹着微尘的古树,也洗尽铅华,生机焕发。青色也渐渐从树根旁钻出,图书馆前柳条泛绿,就连栅栏上的红锈,也懂人意,在雨的浸染下,变得精致可爱。
  再过些时日,便总能感觉到身边出现了微妙的变化,然而,开口时,却有欲语忘言的感觉。诸如“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之属的古风春意洒在心间,却道不出,是极恼人的。倘若有暇独立在高楼上,极目远眺,南山腰际点染的几处淡粉,半遮半掩的,像及笄少女,不忍酌得酡红。不由生发出远足的念头,骑了单车,约两三旧友,直奔邓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大概是上苍赐予桃最美的特写镜头,这株带着野性的温柔之花仿佛永远定格在先秦的那一卷缱绻水墨中,在历史的吟诵中,晕开醉人的涟漪。
  拾级而上,山气袭人,游人耳颈溢着香汗,驻足微喘,忽然注意力被山鸟的求偶声撩去了。躺在空旷的草滩上,身子似乎被缓缓顶起,眼睛微眯,小憩之余会发现,草萌木长,柔云在山谷间跳荡,花开之声清新得发软,倒映的树影在清风的招惹下留下碎了一地的阴凉。
  再起身徐行,置身桃林中犹如进入仙境,环顾四周,丰腴的花骨朵铆足了劲,几欲崩裂。已绽的花容姽婳,姿态娉婷,将脸凑到近前,手指扇动,沁人的馨香早祛了一路的疲乏,花蕊晶莹,犹如桃美人的玉泪。桃林深处,忽来几声孩提嬉闹声,老人飘远的秦腔音调,大有几分“树深时见鹿”的意味。
  缘木而下,山径错落,松柏苍劲,针叶鲜翠欲滴,若是能在山下一瞥,定成了一幅深远的山水画,于是陶公在孟秋吟咏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在春天便有了新的意蕴。
  而青阳的夜晚,在我看来有一种模糊的神秘感。下了晚自习,只身泡在街灯通明的长街,总有些不自在。等到万籁俱寂,橘色的灯也合上眼后,月光卧在树杈上,折射出若有若无的绿光,将软嫩的枝条轻拽到眼前,它们抽芽的声音,在耳边劈啪作响,夜岚涌动,此时才是自然的狂欢。
  新蝉已经按捺不住,唱了半宿,流云环游世界的脚步声,细心点是能听得到的。这么美的夜,如此美丽的春天,勾起心中一江春水,在月光翕动时,载着花香,乘着草绿,扬着所有美好愿景的风帆,向东漂去……
  因此这个春天不光有了春天的春天,更有了生长着万物的灵动,而我笔下的素笺,也有了生命的花蕾。为了歌颂青春,寻找成长的火种,将年轻植根土壤,在内心的祈愿下,携了勇敢,带上初衷,大踏步地朝春天走去。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154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