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引一片水光 养一座村庄

作者:未知

  一
  村子是一片水养活的。否则,村子就会少了一些生气,少了一些灵气,也少了一些清润之意。
  这村子就是塔元,我的故乡。
  沿着山脚走,右边是山,山脚下是房屋。房屋一律都紧挨着山脚,一片葱茏碧翠,有竹,有榆树,有杨树,有椿树柏树和竹子。但是,人家门前却都是柳树,柳树外面则是一条车路。
  车路和人家的场院间隔一条渠,用石头砌的,用石板铺底的。渠中是一条活水,白白亮亮地流淌着,干净如女子脸颊上的微笑,静静的柔柔的。
  水外的路边上植着柳,春来一片碧烟,浮浮荡荡的;夏季则一片翠帘,随着风飘飞着。秋冬叶落,人家就在帘后露出来,黑瓦白墙,或者是两层的小楼,有着一种小家碧玉的清秀之美。有女人提着篮子到水边洗衣,水光也照着女人的眉眼一晃一晃的。那眉眼就微微地眯了,给人一种迷离之感,一种朦胧之感,很典雅很温润的。
  天却不迷离,是晴蓝的,如谁呵了一口气,用丝绢擦拭过,上面飘着一丝丝的白云,轻得羽毛一样。
  小村的空气也不迷离,干干净净的,透着一种水嫩。
  二
  山里泉水多,是真的多。在山里尋猪草,或者砍柴的时候,看见一片茂密的草,不小心一脚踩下去湿淋淋的。拨开草一看,一条白亮亮的溪静悄悄地流淌着,流淌成了一阕小词里的风景。
  这儿的人爱修窨笼。这东西,我后来走遍各地,也很少见到。
  村民们如果发现哪儿有了一股泉水,一村的劳力都马上出动,拿着锄头、铁锨、筐子跑了去。那种气势,如搞一个什么隆重的仪式一般。大家到了泉眼处,挖上一条深深的渠,渠的底部和两壁都铺上石板,将泉水接引着,或引到村头,或引到地边。渠的上面,随之也盖上石板。石板上铺上土,种上庄稼,或栽上树。这样,泉水就等于被延长了一截距离,一点儿也不会浪费。
  老家有这样一条窨笼,一直伸向一个叫阴坡湾的地方。半路上,靠着堤坝的地方,石板断了两块,被一棵香花刺罩着。春天的时候,点点白花密密麻麻的,一片珠光宝气,老远就能嗅着青鲜鲜的花香。夏天,一片绿荫笼罩着一片阴凉。村人放秧水的时候,会坐在旁边打牌。窨笼的清凉之气浮荡上来,坐在旁边的人一身清凉,无一丝汗意。到了秋冬的早晨,刺架上罩着一片雾气,白腾腾的,是从窨笼里升腾出来的。
  村头那条水,也是引来的一股泉水。那股泉水,是在远处的山上引来的,那儿离我家有四里多路远近,一直扯向云里雾里。据我爹说,那股泉水是从地底冒出来的。他说的是冒,不是说流。他说,泉水从一处崖下石窝里咕嘟咕嘟地冒着,有瓦盆粗。那水啊,冒出来时亮得沁人,凉得渗人,六月三伏天喝一口,一直凉到心中。
  村人发现水后,就用一条窨笼将水引着,一直引到村子,然后修一条水渠,随着人家走着,水也就随着人家流淌着。每一家出了门,下了台阶,穿过场院,就有一块饭桌大的石板,摊在渠水上,就成了一座小小的桥。
  水边统一植柳,有时夹杂着一棵两棵果树,或桃或杏,春天的时候,点点花色夹杂在柳色里,如一幅工笔画一样。水渠边摆着石头铺子,洗衣服用的。夏日的上午,几个女人一边洗衣,一边说笑着,长长的眉眼映入水中,白白净净的。
  男人们呢,饭一吃,抄了椅子,几个人一凑,坐在树下下着象棋,品着茶。这儿是茶乡,每一个人都爱品茶,而且能说道出茶好茶次来,不亚于品茶专家。
  三
  这儿的阴坡水意很足。小村的泉水,一般都是在阴坡发现的。阴坡不是黄泥地,一概都是沙土,一捏,松松散散的。
  这土适宜于种茶。茶籽点上,一年发芽,二年生长,三年就青绿一片,就可以采摘了。小村三月,清明前后,几场丝丝的细雨一下,渠中的水还罩着雾气;渠边的柳芽刚刚冒出,垂成一片鹅黄色的帘子,村人们就忙起来,挎着篮子去山坡采茶了。
  村子的前后是两面山,一条沟谷细细地延伸着。茶叶散发着香味润入空气里,一个村子都浮荡着一片茶香,整个空中也浮荡着一片茶香。这时,采茶人的身上,也自然会散发着丝丝缕缕的茶香。
  茶厂就在小村上面山的拐弯处。从水渠里引了一股水,从墙洞进入厂内,一条小渠引着,绕过一圈出来,重新回到村前的渠里,将茶厂和小村也就串联起来。
  四
  在小村,更多的水是用来养田的。小村人以水灌溉田地叫养田。用水最多的是秧田。六月前后,村人就忙碌起来,开始插秧。一家一家按照顺序放了水。这水,也是一眼山泉,有脚盆粗细,因此窨笼眼很大,一个小孩能爬进去。
  窨笼眼里有鱼,时时跑出来,酒杯粗细,没人捉,一甩尾,撩起几朵水花,又游进去了。有人说,窨笼眼里还有龟,锅盖大小,有时笨头笨脑地爬出来,躺在田边晒盖。可是,我一直没有见过。水流过的地方,有个大水塘,一片苇草遮着,还有田田的荷叶亭亭的荷花,也有蜻蜓飞来,停在荷花上,荷花一晃一晃的。水塘,就成了一个微型的江南,青花瓷一般的微型江南。
  水乡,夏季到来,除蛙声多之外,还有一样东西多,就是萤火虫。
  小村夏季的夜晚,萤火虫密密麻麻的,就像一颗颗露珠,在空中飞着,清润润的。
  萤火虫的光是绿的,绿中透着黄。萤火虫的光将它周围空气都照润了,毛茸茸一圈。它飞,那湿漉漉的光也飞。有时,它停在草上,也停在秧苗上,有时甚至停在人身上,等到你去捉,它又飞走了,飞向远处。
  村里的田头地脚,还有沟边,都有萤火虫。萤火虫在秧田上飞着,隔着水雾,带着一点点迷蒙的光。
  小时,坐在院子里,娘给我捉萤火虫,捉了一些,用南瓜花包着,南瓜花也就亮荧荧的。晚上睡觉时,我把南瓜花拿进房里,钻进帐子里打开,一只只萤火虫,在帐子里飞着。帐子里,就出现了一片清润的光色,如月下泉水的光色。
  我的童年在这种水色里静静地睡着了,至今没有醒来。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3310.htm